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全本小说
  • 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全本小说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茵漫
  • 更新:2024-02-07 08:38:00
  • 最新章节:第32章
继续看书
穿越重生《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是作者““茵漫”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幺宝苏秀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现在依旧行动不便,为了不更拖累家里,只能继续窝囊囊坐木车。苏大拉车,低着头不语。刚才发生的事情给了他很大冲击,尚且未能平复。苏二在旁帮忙推车,他性子要更外放些,瓮声瓮气,还能听出心头愤懑,“这次幸亏有贵人相助,他娘的!那些狗眼看人低的狗比!”“行了,话多易惹祸,世道便是这般,弱肉强食。”苏老妇叹了声,扭头遥望矗立官道旁的驿站,“那位夫......

《穿成团宠,怎么睁眼全家流放了?全本小说》精彩片段


对着苏家人,年轻美妇敛了威严,示意嬷嬷将人扶起。

“你们不必谢我,我也是被笑声吸引过来的。刚才你们与张管事的对话我听了一些,陷入此等境地,你们尚能不愤世嫉俗怨天尤人,依旧豁达和乐,实属难能可贵。”美妇笑意温和,“此番,就当因缘际会,恰逢有缘吧。”

说罢,美妇眉头轻蹙,偏头往旁掩面轻咳了几声。

苏老妇见状,心头一动,想起木车上还有几个小孙女早上扔出来玩的梨子,立刻返身去取了来,回头递到嬷嬷面前,话却是对美妇人说的,“夫人,这是我们自家里带来的几个梨,罪妇感激夫人相助,这是我们一家仅有拿得出手的了,请夫人莫要嫌弃。我听夫人有些咳嗽,将这些梨跟糖一并炖水喝,能润一润嗓子。”

美妇怔了下,片刻后朝候令的嬷嬷颔首,嬷嬷方将那些梨子接过。

一块陈旧却干净的方布,上面放着四个梨。

个个有成年男子拳头大小,色泽淡黄,表皮细腻无半点瑕疵。

凑近了能闻到梨子散发出的浅淡果香,拿在手里分量十足,可见果子水分充盈。

这等新鲜水灵,像是刚才树上摘下来的一样。

嬷嬷眼底松了几分,对苏家人也浮上满意,并非好这几个梨,而是对苏家人处事多了些认可,是会来事儿的。

“这么新鲜漂亮的梨子,便是府城也难见到,你们有心了。”美妇掩面又咳了几声。

外间风大,嬷嬷见状忙将梨子递给后方丫鬟,上前替主子拢了拢披风,“夫人,外间风大,先进屋吧?免得着凉。现在也晌午了,再待会咱就该启程。”

美妇人点头,跟苏家人几句寒暄别过,在嬷嬷及丫鬟护送下,款款准备离开。

这时一直被她牵在手里的小男娃,突然挣开她的手,从怀里掏出一个刻福字葫芦玉坠,递到苏老妇面前,“这是回礼。我阿娘咳嗽已有多日,多谢婆婆赠梨。”

苏老妇被此举打懵,慌忙拒绝,“不可不可!这万万使不得!”

她不过给了几个梨,那也是贵人先帮了他们,现在哪还敢要对方什么回礼。

再说那可是玉坠子!寻常人家一辈子见不着的好水头!

如此贵重,她更是连碰都不敢碰。

不说苏老妇及苏家人,就是年轻美妇也被儿子的举动弄得露出惊讶,及后她抿唇轻笑,眼底溢出欣慰。

离儿素来爱重她,他人对她好,离儿心里欢喜,所以才会以厚礼回敬。

“大娘,我们家有规矩,礼既赠出,断没有收回的道理,你就收了吧,不然我这孩儿要耿耿于怀了。”她笑道。

苏老妇依旧不敢收,矮身跪拒。

他们什么身份?对方什么身份?

总之这回礼是怎么都不能收的。

小男娃见状,抿抿唇,径自把玉坠子挂到了老妇怀里小娃娃脖颈上。

摆弄间男娃手指不经意触到小娃娃下巴软肉,触感绵软滑腻,让他惊奇得睁圆了眼。

他抬眸,恰跟小娃娃淡淡睨过来的视线对个正着。

“阿娘,小娃娃摸着好舒服!”小男孩圆睁着眼,小手蠢蠢欲动,片刻后再次在小宝宝滑溜小脸蹭了下。

又蹭了下。

爱不释手。

欢喜之余,面容精致的男娃儿,眼睛弯出浅浅笑弧,左眼角下方一粒红色泪痣若隐若现。

苏老妇嘴角抽动,“……”

苏家人眉心轻跳,“……”

甜宝小爪子攥起,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我忍!

要不是看在对方帮了她家,她一爪子挥过去。

“离儿,莫要顽皮。”美妇人忍俊不禁,浅笑着把男娃拉走,方才解救了甜宝,“这是我儿阿离,少有见他如此顽皮,唐突了。”

苏老妇能说啥?

但凡换个人敢这样摸她甜宝小脸蛋,她早叉腰开骂了。

她唯有庆幸小孙女年纪尚幼,对方也只是个垂髫小儿,这大抵、应该、可能还算不得非礼。

轻快笑声中,小男娃被美妇人牵着离去,走远了,小男娃还回头回望了眼,似意犹未尽。

甜宝裹在包被里,扭头淡淡回视对方,即便离远了,她依旧能瞧清小男娃左眼角下微小红色泪痣。

美妇人走后,苏家人也紧急收拾东西重新启程,不想在这个地方再多耽搁。

刚才那场插曲虽然有惊无险,但是也给苏家人提了个醒。

出门在外,尤其是像他们这样比平民百姓还要低一等的罪民,言行更需谨小慎微。

世道如此,无力反抗,就只能接受现实。

“走吧,接下来的路程我们要更小心,世道吃人哪。”苏老汉接过孙女,带着三个小娃子爬上木车。

他腿脚现在依旧行动不便,为了不更拖累家里,只能继续窝囊囊坐木车。

苏大拉车,低着头不语。

刚才发生的事情给了他很大冲击,尚且未能平复。

苏二在旁帮忙推车,他性子要更外放些,瓮声瓮气,还能听出心头愤懑,“这次幸亏有贵人相助,他娘的!那些狗眼看人低的狗比!”

“行了,话多易惹祸,世道便是这般,弱肉强食。”苏老妇叹了声,扭头遥望矗立官道旁的驿站,“那位夫人心善,定会有好报的。”

此刻驿站里,依旧是临窗的食桌。

年轻美妇抱着孩子靠窗而坐,咳嗽声有些压不住。

“定是刚才走出去吹了风,凉着了。”随行嬷嬷皱眉,心疼道,“老奴知道夫人心好,想替那一家子解个围,这等事交由老奴去做也一样的,您还非得自个亲自去,您看看,咳得停不下来了。”

美妇展唇笑笑,“不妨事,歇一会就好了。”

她视线落在摆于桌面的几个梨上,伸出素手拿了个,梨子淡淡果香立刻钻入鼻腔,引人垂涎。

“嬷嬷,洗个梨我尝尝。”

“夫人想吃梨,老奴拿去厨房煮糖水,吃热的好。”

“等梨煮好,我不定已经没胃口了,就这么吃吧。”

嬷嬷到底拗不过当主子的,只得将梨洗好呈上。

美妇先拿了个,送至嘴角轻咬一口,随即眼睛一亮。

梨子皮薄多汁,果味清甜恰到好处,果肉极是清脆鲜嫩,无论味道还是口感都能称绝!

最让美妇惊喜的是,喉间反复发作无法压下的那股痒意,经清凉梨汁滋润后,竟然消失了。

令她整个人为之一轻!

“这梨……绝品!”

说罢他走出堂屋,往院子外走,三步一小咳五步一大喘。

妇人,“你干啥去?”

“我去叫他们过来搬木柴。”

“你敢!”

男人依在院门旁回头,深邃眸子溢着无奈,溢着宠,柔柔的带笑。

“……”妇人便这么老脸一红,吭哧吭哧片刻,牙一咬,“行行行!给给给!老娘亲自去叫他们来搬木柴成了吧?你赶紧回屋去!见风就咳还嫌我不够操心的?”

男人唇角展开,浅浅一笑,“好。”

“……咳。”妇人脸更红了,故作凶狠瞪男人一眼,“狗男人,就知道拿捏老娘!知不知道三十两银子能给你买多少好吃的?烂好人!”

“你就是改不了嘴硬。要不是心软了,哪回来人见过你特意跑出去提醒对方?”

妇人被揭了老底恼羞成怒,又不舍得跟男人耍横,气鼓鼓冲出门。

“喂!叫你们呢!过来搬木柴!”妇人叉腰对着苏家方向,吭哧憋气,“……不要银子!也不白送!先赊给你们,以后有好东西比如药材、吃的这些,逐一拿来抵债!”

正准备动身上山的苏家人瞪眼呆滞,“……”

“要不要?不要算了!”

“要要要!”

男人倚着门框,看着面前叉腰的恶婆娘,片刻后抵唇轻笑。

又遭了妇人回身横他一眼。

苏家人没想到事情还能峰回路转,妇人竟突然愿意白给他们木柴。

至于赊账一说,几乎可忽略不计。

苏家人自不会想着赖账,但是能分清真心假意,妇人大抵是两次言语有悖自觉面子过不去,所以才说出赊账二字来。

但若他们日后有好东西,定会拿出来还与妇人一家。

出门在外能得人相助,便当感恩。

苏家人欢天喜地搬木柴,只有甜宝有点郁郁,噘了小嘴。

她刚刚砍了空间里好几棵好大好大的大树,颇费了点精力劈好,白干了。

苏老妇此刻心情好,低头瞧见心孙女噘着嘴,笑眯眯伸出手指在她小嘴上点了点,“咋个还不高兴了?咱这次得了人方便,屋子总算能搭起来了,也算有了个容身之处。宝儿不兴噘嘴,得人恩果千年记哩。”

苏老汉也凑过来,乐呵呵道,“你阿奶说得对,记恩还情,方是品德。那位婶婶前头过来说的话虽然不太好听,实际上也给我们提了个醒,算得好心了。咱甜宝慢慢长大,也需得知晓人情世理哟。”

甜宝小脑袋偏了下,乌溜溜的大眼睛里露出些许茫然。

苏老妇跟老汉老两口见状,皆浅笑开来,“甜宝还小,不懂也正常,以后阿爷阿奶会教你。”

知道小孙女不同常人,老两口就没把她当普通小婴孩来看,尤其当初娃儿把梨随地扔,已能初窥其性情里透着“莽”,是以老两口有机会就会教她一些人情道理。

甜宝确实不懂这些。

但是阿爷阿奶教得高兴,那她就耐着性子听一听。

只要阿爷阿奶一直对她这么好。

那她,愿意当个乖孩子。

苏家人一个个都是干活的好手,有了足够的材料,搭个茅草屋压根不是难事。

苏大苏二年纪轻力气足,三两下就把屋子支架架起,把早上用枯藤蔓跟荆棘条编好的帘子往支架四面一搭,固定,顶上盖上茅草顶盖,压上一层新邻居额外赠送的树皮,防雨雪。

完成。

虽然比起以前在大槐村的家来差强人意,但是一家人总算在这里有了容身之所。

苏大苏二忙活的时候,其他人也没闲着。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