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愿君心如月
  • 唯愿君心如月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佚名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41:00
  • 最新章节:第03章
继续看书
五年前,凌长司生了重病,只有顾清月的血才能救他,为此,凌王府找上了她。爱慕男人许久的她当机立断选择嫁给了他,那时她心中的念想只有一个,让他活下去。期间,她遭受了无尽的痛苦折磨,可是她毫无怨言。她本以为自己的这番付出早已感动了这个冷漠的男人,可谁知那一日,他却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将她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唯愿君心如月》精彩片段

“啪。”

重重地一巴掌,打在顾清月脸上。

凌长司愤怒无比的掐住她的脖子,“你杀了林诗诗!”

“不,不是我。我来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还敢狡辩!顾清月,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一直都恨透了她!”说着,凌长司一把将她摔了出去。

“是林诗诗主动约的我,我才到,她就是这般模样了。”

顾清月解释着,然而,凌长司根本不信她。

凌长司眸子森寒,“顾清月到现在你还不认罪是吗,本王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以慰诗诗亡魂!”

顾清月绝望的看着眼前俊美如斯的男人。

她是他的王妃,可过的却不如一个青楼女林诗诗。

顾清月一直都知道林诗诗是他的白月光,五年前,因为凌长司重病,唯独她的血可以救他。

凌王府找上她,她什么都没要,只想嫁给他。

顾清月如愿成了凌王妃,凌长司的病也好了,抛弃他远走的林诗诗回来了,他却原因原谅她,并选择纳她为妃。

凌长司一把抓住顾清月的头发,目光狠戾说道,“诗诗才告诉本王她有身孕了,本王马上就要娶她了,你就对她动手了。”

顾清月愕然的看着他。

“凌长司!你怎么可以让她怀你的孩子,那我算什么!”

这些年为了给凌长司治病,她身体极差,夜里尝尝受尽针扎般的疼痛。

为了凌长司,所有的一切她都忍了。

却没想到,到头来,却为了他人做嫁衣。

凌长司身上寒气逼人,“你算什么?你什么都不算。顾清月,当年若不是你逼迫,本王断然早就娶了诗诗,也不会让诗诗难过的客走他乡。好不容易本王寻到诗诗,竟然就这么遭到你的毒手。”

“顾清月,本王定要让你备受折磨,你不是看不起诗诗出身吗?”

“来人,给我将凌王妃丢去青楼,从今起,再无凌王妃,只有妓女顾清月!”

“是,王爷!”

侍卫将顾清月一左一右拉拽着,而凌长司却弯下腰,爱惜的为林诗诗的尸体擦去污迹,将她小心翼翼的抱起。

这一幕,深深地刺痛了顾清月。

他对她,永远是残暴的。

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从未如此温柔过,就仿佛呵护一件易碎的珍宝一般。

她爱了他十年,跟了他五年,这究竟算什么!

……

青楼。

老鸨将顾清月推进了房间,挑了挑眉说道:“这是新来的顶替诗诗位置的,你们好好招呼招呼。”

顾清月周围聚集了不少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你们要做什么……”顾清月忍着害怕,故作镇定的说道,“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

“凌王妃是吗?哈哈哈哈,好一个凌王妃最后不也成了青楼妓女了吗?”

“凌王妃,我们打的就是凌王妃!”

说着女人们对她拳打脚踢起来,她们都避开了她的脸,下手丝毫不轻。

顾清月忍着痛,弓着腰。

她知道凌长司恨她,林诗诗的死点燃了他所有怒火。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他真的能够心狠地将她打入青楼为娼。

“看着点,可别打坏了,教训教训,让她知道规矩就行,打坏了,明天怎么接客?”

老鸨站在门口点了水烟抽着说道。

凌王府到处挂满了白布。

谁都没想到,如此隆重的葬礼是凌王爷给一个青楼女举办的。

皇陵。

凌长司亲手将林诗诗入土,他抚摸着墓碑眼中布满了伤痛,“诗诗,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残害你的凶手好过!”

凌长司正难过之际,身侧站着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子,她声音婉转,模样动人,仔细看,和棺材里的人一模一样。

“王爷,你别这样,姐姐在天之灵知道王爷如此难过,她也会不安心的。”

凌长司闻言转头看了过去,是林诗诗的双胞胎妹妹,林音音。

两人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林音音擦着眼泪柔弱的就想往凌长司往里靠,却被他微微侧身避开了。

一模一样的脸,却是两个人。

凌长司神情冷漠的问向旁边的侍卫,“顾清月丢去青楼没有?”

侍卫木华回道:“回凌王,今日老鸨便安排王妃接客。”

凌长司抚摸着墓碑,“把她带过来!”

木华不知道凌王的安排,还是照做。

旁边林音音眼底划过恶毒,“王爷,她这般害了姐姐。光是让她去青楼接客不便宜了她,倒不如赐她一死。”

“本王要做什么,还轮不到别人使唤。”凌长司冷声说道。

林音音被他凶狠的眼神吓住,“我,我只是替姐姐不值。”

凌长司向来不喜欢别人忤逆他。

若不是因为林音音有着一张和林诗诗一模一样的的脸,他早就令人将她赶走了。

更何况,要如何处置顾清月,也是他的事。轮不到别人来指挥。

很快,顾清月就被带来了。

她被迫穿上了一件薄如纱的白衣,青楼的衣裙都是特别定制。

为的就是吸引客人,凌长司只看了一眼,就眼中生出火来,他上前一步,一把拽住顾清月骂道:“你还真是天生的贱胚。穿成这样,更方便你接客是吗?”

“凌长司,不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吗?”顾清月也红了眼,吼了一句。

下一刻,她便被他一把按在墓碑前,

“跪下!”

顾清月握紧拳头,“林诗诗不是我害死的的,我不跪她!”

“你这杀人凶手,还敢狡辩。王爷,你可一定要为我姐姐报仇啊!”林音音在旁边说道。

“好,好!”凌长司冷笑一声,“你以为,本王当真拿你无法吗?”

他拽着她的头发,将她狠狠地按了下去。

可偏偏顾清月骨头硬,她整个头都在地上了,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就是膝盖不松。

林音音见此,上前朝着她膝盖踹了一脚。

顾清月所有委屈都爆发了。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朝着凌长司的手重重地咬了一口,然后疯了一般朝着林音音扑了过去,厮打她。

“你这疯子,王爷,王爷救我。我耳朵都要被她咬掉了,好疼!”林音音哭喊着。

凌长司眸子一沉,想起了林诗诗,不知道顾清月害死诗诗那晚,是否也是这样无助可怜的求救过。

凌长司上前,一把拽住顾清月的胳膊将她丢到旁边。

顾清月眼中愤恨,“你还真是多情,林音音你也心疼了是吗?”

“她是诗诗的妹妹。”

“我还是你王妃!”

“你配吗?”凌长司阴狠着脸,“顾清月,你比本王想象中更恶毒。”

顾清月从未比此刻还觉得眼前的人是如此的陌生。

他说的每一句话比刀子还要刺痛她的心。

“林诗诗不是我害死的,让我跪她,我宁肯去接客。”顾清月咬紧牙关说道。

“你这么想被千人枕,万人睡是吗。本王成全你!”

凌长司说着当着众人的面,一把撕破她薄如蝉翼的裙子。

冰冷的空气刺激的她的肌肤,这份耻辱比直接杀了她还要折磨。

“凌长司,你知不知道你有多瞎。十年前你在河边被刺客追杀,是我不顾危险救了你,帮你引开刺客。不是你心心念念的林诗诗!”

凌长司脸色越发阴沉,“你以为我会信你?”

顾清月恨恨说道,“当时为了救你,引开那群刺客,我被其中一个刺伤了左耳,到现在我左耳都听不见。我想找人来救你,可当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不见了。”

“后来我才知道是林诗诗正好路过,把你带回了青楼。”

凌长司薄凉的俊颜更是冷到极点,“顾清月,够了!”

他一把掐住她的脖颈,眼神凶恶,“你明知道诗诗被你害死了,现在死无对证,你竟然连她的功劳也要抢。”

“哈哈哈哈!”顾清月错愕了一下,突然笑了出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她早在十年前就爱上了这个男人,可是他却爱上了恰好捡走他的林诗诗。

顾清月看着凌长司,她至今还记得,他被她从河里救起来时,嗓音沙哑的说:“本王无以为报,这辈子宠你。”

后来,他病重,她主动当了血奴,用自己的血给他做药引。

两次相救,谁能想到,会是这般结果。

“凌长司,我不怪你,我只怪自己眼瞎。是我眼瞎,为什么十年前要救你,五年前还要给你当药奴。是我瞎了眼,爱上了你。”

“好,我跪。”

顾清月走到林诗诗面前,眼中水雾迷茫,她头磕在坚硬冰凉的石头上:“我有罪,我该死。”

她有罪,为何要爱上这个男人。

凌长司微眯着眼看着她,他认识的顾清月,骨子里有股傲气。

他本以为她真的会跟他磨很久,可是当她给林诗诗的墓碑跪下的那一刻,凌长司一时间精神也有些恍惚。

他缓了好半天,这才收回目光。

“凌长司,我们恩断义绝。从此,和离。”顾清月说道。

恩断义绝,和离?

“我只当自己从未遇见过你。”

凌长司盯着那抹坚硬的背影,脑海里不仅浮现出,这女人给他当血奴时也是那般的毅然决然。

她做事,向来坚定,一旦决定的,就不会改变。

凌长司薄唇微抿,转身,冷漠离开。

从今往后,他再无王妃,王府更不会有顾清月。

青楼。

顾清月坐在椅子上,对峙着老鸨说道:“让我接客是不可能的,你若是不想你这青楼背负几条命案,我可以帮你提供新的揽客思路。”

“呦,你算什么东西,跟老娘讨价还价了?”老鸨抽了一口水烟冷嗤着。

顾清月拿出小刀,一下朝着自己手心狠狠地扎了进去。

鲜红的血,流的到处都是,她连叫都不叫一声,手背被刀刺穿,扎在桌子上。

就连看的人都觉得疼了。

她曾经给凌长司到血奴,身上哪里没有留过口子,那时候流的血,比现在都多。

青楼这种地方,她若是不拿出一点威严,只怕正要成了一双玉臂千人枕,一抹朱唇万人尝了。

纵使她现在不是凌王妃了,这个威信她也必须建立起来。

果然。

她的这个行为,让见多识广的老鸨一时间都不由惊了一下。

其他女人更是对顾清月害怕极了。

“我实话跟你说了,我肚子里,有凌王的种。”顾清月说道。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