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非寒沈知初小说
继续看书
一九七六年,春。 芜村卫生院内。 程非寒站在病床边,紧张注视着医生检查沈知初腿上的伤口。 她已经重生了两天,也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死后还能回到四十年前。

《程非寒沈知初小说》精彩片段

一九七六年,春。

芜村卫生院内。

程非寒站在病床边,紧张注视着医生检查沈知初腿上的伤口。

她已经重生了两天,也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死后还能回到四十年前。

只是回来的时间很不凑巧,三天前沈知初为了救自己,被蛇咬了,已经在卫生院足足躺了两天。

正想着,医生已经检查好了:“体内余毒勉强清除,剩下就看你自己身体恢复了。”

程非寒心里松了口气。

送走医生后,心怀忐忑的坐在病床前。

她轻轻握住沈知初的手:“感觉身体好点了吗?”

话落,沈知初手上一顿。

那双黑不见底的眼眸停在程非寒嫩白的脸上,叫人看不出情绪。

下一秒,他却把手抽走,嗓音清冽:“无碍。”

程非寒心里一紧,有些适应不了他突然的冷漠。

她压住不安,俯身上前:“让我看看你额头还烫不烫。”

沈知初身体后仰,再一次躲开她的触碰:“我没事。”

程非寒的身子僵住,有些无措扯着衣角::“那你饿不饿,想吃什……”

话还没说完,却被对方直接打断:“你出去,我现在只想休息。”

接二连三被拒,让程非寒更加局促。

印象中,她嫁给沈知初后,他从来没对她冷过脸,哪怕最后他们离婚了,他也没有放弃爱她。

难道他现在是生气三天前自己的离家出走?

想到这,程非寒掐着手指,小声道歉:“对不起,我以后不乱跑了……”

说着,她暗暗看向沈知初,但他只闭目养神,一副不想被打扰的模样。

心头一阵失落,可她也没有哄人的经验,只好退步说:“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家了。”

出了卫生处,程非寒打着伞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脑袋里浮现出一幕幕前世的场景。

前世,她被人算计意外和沈知初发生关系,不情不愿和他结了婚。

因为嫌弃他是乡下人,还有所谓的克死全部亲人的‘命硬阎罗’,所以就算婚后沈知初对自己再好,她统统看不见。

后来,她听父母的话跟沈知初离婚,回城后嫁给了门当户对青梅竹马季齐韫。

而这,也是她悲惨命运的开始。

季齐韫是个伪君子,他在乎的只有她爸妈的钱,得不到钱,就拳打脚踢。

甚至还威胁她,敢说出去就把她弄死。

爸妈死后,她也得了重病,季齐韫干脆将她扔进医院自身自灭。

就在她万念俱灰时,沈知初出现了。

那个曾经被自己嫌弃的男人已是亿万身价的大老板。

他不计前嫌,放下一切帮她,甚至死在了为她求药的路上……

思绪回神,程非寒抹了一把满脸的泪水,暗暗发誓,我这辈子一定要和沈知初好好过日子。

再也不要辜负他。

……

次日一早。

程非寒缓缓醒来,却听见院里一阵响动。

她起身下床查看,发现沈知初已经回来了,还在院子里做着别人定制的红木柜子。

程非寒担心他身体,关心上前:“怎么就回来了?医生怎么说?”

但沈知初就像没有听见,只自顾自做着手中的活。

程非寒顿住,心里像是扎了跟刺一样。

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一阵敲门声。

程非寒上前开门,却见那人直接从绿色邮差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宋同学,恭喜啊,你的回城文件下来了,过几天会有人来接你回去。”

程非寒脑袋骤然轰鸣一声。

她这才想起,上辈子自己确实提交了回城申请,算算时间,现在爸妈收到消息,该来接她了。

愣神中,文件已经被塞进了手里,很是滚烫。

程非寒认命的转身,却瞬间跌入一双夜色深海般的黑眸。

只见沈知初默然矗立看着她,颜色很淡的嘴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身上每一处轮廓线条仿佛都蕴藏着寒意。

程非寒心里忽然被狠狠的揪了一下,他刚才肯定都听见了。

她赶紧上前说:“这是误会,我没打算离开,我只想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沈知初只是淡淡扫过她手里的文件,接着面无表情继续工作。

程非寒心里一阵疼意席卷。

她忍不住问:“你就不好奇我的解释吗?”

话落,沈知初终于舍得开口:“不好奇。”

程非寒顿住,清澈的眼眸也忽然黯淡下来。

她驻足静默了许久,而沈知初却似乎全然当她是空气一样,只忙手里事。

憋屈进屋,她燥热的将桌上一茶杯的水一口气喝光。

她不知道沈知初究竟怎么了。

越想,她心里越不安。

程非寒回到卧房,将文件塞进底层抽屉,看见自己一直舍不得用的日记本,有了主意。

自己每天写日记,把发生的事都记下来,平时多看看,说不定就能记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这样,以后像今天这样的尴尬就可以避免了。

想到这,程非寒再次信心满满。

只要自己好好待下去,对沈知初体贴照顾,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

次日醒来,程非寒就去厨房忙碌。

今天沈知初出工早,正好给了她表现的机会。

前世后半辈子吃尽了苦,她学会了做饭,不过还从未做给沈知初吃过。

午饭之际,程非寒捧着饭盒出门。

一路上,她心里暖洋洋,想象着沈知初收到午饭惊喜的样子。

来到田里,程非寒一眼就看到了田埂上站着的沈知初。

此刻,他正被一群女人围着,全身散发的寒气,拧着的双眉透露了一丝烦躁。

这幅场景程非寒已经司空见惯了,谁让沈知初长了张英俊绝伦的脸。

反正,沈知初在婚前婚后一直都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根本不会让其他女人接近。

想到这,程非寒心头有些小甜蜜。

但接着,她的视线陡然和沈知初相对,他那双眸子黑不见底,眸光意味不明。

随后,沈知初率先挪开眼睛,就近接过了一个饭盒。

而那些女人见沈知初愿意接了,便纷纷将饭盒递给他,而沈知初竟然全部接受!

程非寒怔住,心里就像堵了一块石头一样喘不过气。

看着他被花团锦簇,她忍着醋意上前。

将手里的饭盒递过去:“沈知初,我给你带了饭,你把别人的饭还给她们。”

沈知初看着她泛红的眼间,眼里闪过一丝隐晦。

就在这时,不只是谁推了一下,程非寒没拿稳,饭盒直接掉在地上洒落出来。

那卖相不错的菜,此刻在地上却是一抔黄土,引得大家嘲笑。

“呦,这菜都炒焉了,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宋同学来咱们芜村怎么还连个菜都不会炒啊,看来是下乡深造还不够啊。”

“肯定啦,人家屋里有能人,她来这里连工分都不用赚,就有粮票送上门,她炒的菜鬼知道能不能吃。”

在大家层层叠叠的羞辱声中,程非寒被压得喘不过气,还被这群女人故意挤了出去。

而沈知初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始终还是那一双淡漠的眼神,冷的刺骨。

程非寒的心就像是那个被推翻的饭盒一样,被踢的到处滚,满身泥泞。

接着,饭盒咕噜滚到脚底下。

忽的她鼻子一酸,再也待不下去。

低头将饭盒捡起离开,她逃也似的离开。

程非寒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沈知初怎么突然变得无情?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走到家门口。

心不在焉间,也丝毫没有注意到家门口站着的人。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抱进怀里,接着,耳边响起季齐韫恶心的话语:“瓷瓷,你受苦了,我来接你回家。”

程非寒浑身血液凝住,脑袋倏地闪过前世凄惨的画面。

每当自己血痕累累,鼻青脸肿时,都是眼前的季齐韫一脸残暴的在旁边笑。

无数的恨意屈辱交杂,程非寒将人狠狠推开,语气愤怒:“离我远点!”

季齐韫没有预料,踉踉跄跄的后退好几步。

他蹙眉望向反常的程非寒。

眼神闪了闪,歉意的道:“瓷瓷是在怪我没有早点来接你吗?”

程非寒压着心里的恶心感:“滚,别这么叫我!”

这时,俩人的纠缠正好被路过的婆子们看见,纷纷投来眼神。

“哟,大家快来看,这城里来的宋同学,光天化日下就给自家男人带有颜色帽子了啦!”

“呸,真不要脸,长得妖媚的样子,果然不是好女人!”

不堪入耳的话,让程非寒面色难堪。

季齐韫见状,厉着眼神狠狠瞪了过去,吓的那群婆子立马跑开。

他极为不悦的回头,又拉住程非寒的手:“这乡下人就是没素质,你在这里待着迟早都会受影响,现在我来解救你,别怕。”

话音刚落,身后却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放开她。”

程非寒回头,就见沈知初高大挺拔的身影走来。

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不远处,沈知初提着做农活的锄头,气场冷峻走过来,一双黑眸更是有让人望而生怯的凌厉。

程非寒心中一紧,费劲的要将手抽出,她还从未见过沈知初这么可怕的样子。

偏偏季齐韫不怕死,还说:“瓷瓷,就这种乡里野蛮人根本斗不过我,你今天就和我走,我看他能把你怎么样。”

可程非寒却挣扎的更厉害了,她可不想沈知初误会自己和季齐韫的关系。

下一秒,手臂上传来一阵力道,接着她整个人被沈知初扯了过去。

沈知初冷着脸将程非寒自己护在身后,手中的锄头重重的落在地上,瞬间在地上形成一个小土坑。

同时,眼神阴冷盯向季齐韫:“你找死?”

他维护的举动,让程非寒心瞬间漏了一拍。

手臂上传来他手掌炽热的温度,温暖顺着肌肤渗透游过了全身直至心里。

而季齐韫眼底流露出慌张,仿佛那个被砸出的土坑就是自己的脑袋。

他话锋一转:“你们农村人就是野蛮,无视法律,我今天先不和你计较,瓷瓷,你等我下次再来接你!”

沈知初闻言,不耐的挑眉,季齐韫见状,立马跨上停在一旁的单车离开。

见人总算是走了,程非寒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手上的力道骤减。

见沈知初甩开她进屋,程非寒顿时心慌跟上。

屋内,沈知初正面无表情倒水喝。

程非寒着急上前,压住情绪解释:“沈知初,你千万别误会,我和季齐韫没有关系,我也不想走,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话落,倒水声戛然而止。

接着,屋内响起沈知初淡漠至极的声音:“我们离婚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