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问柳
  • 初夏问柳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贺林朝
  • 更新:2023-05-31 15:22:00
  • 最新章节:初夏问柳第4章
继续看书
「贺林朝,你别挑食。」好半天他才勉强咽下那口菜,好像吃蔬菜真的能要了他的命。贺林朝虽然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但经过我整整两个星期的观察,他好像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如果说没有朋友是因为他将人与人的分寸感掌握得很好。那么他的家人和导师呢?

《初夏问柳》精彩片段

因为早上起来得太早,导致我直接睡到了中午。


完全错过了贺林朝开会结束的时间。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跑到了他教学楼。


站在教学楼前被太阳直晒的傻子不是贺林朝是谁?


我小步跑过去将伞举在他的头顶:「怎么不去遮阴处等我?」


他扭头睥睨着我问:「谁等你了?」


OK,fine~


没有等我,只是有人喜欢晒六月的太阳而已。


也不知道贺林朝闹哪门子的脾气,走得飞快。


一路小跑我才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看着他餐盘里全是炸鸡块,我语重心长地劝导他要饮食营养均衡。


「哦。」他虽应着,但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思。


继续往餐盘里夹炸鸡块。


「贺林朝,炸鸡吃多了会上火。」我贼心不死地劝诫他。


「夏楠,你不要在一个医学生面前糊弄你那并不高的生活常识。」他端着餐盘像盯着一个白痴一样盯着我。


学精神医学也是医生吗?


望着他找座位的背影,我悻悻闭嘴。


只好给自己打了双份的菜,准备一会分给他。


只是我没想到,打个饭的工夫,位置就被别人占了。


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位置,现在坐着别的女生,还是三个!


也不知四个人在聊啥,其中一个女生笑得合不拢嘴。


对她们,贺林朝完全没有对我的毒舌,反而体贴得很。


时不时也会附和地笑两下。


我望着他的方向,明明看上去这么正常的人,究竟为什么才会自杀呢?


正出神,胳膊被人撞了一下,绿豆汤洒在我胳膊上。


「同学,不好意思。」撞我的男生连忙道歉,替我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汤碗。


「我帮你再去打一碗吧。」没等我拒绝,他就重新拿了个碗跑去排队打汤。


贺林朝那边已经没有空位置了,我只好就近坐下,顺便擦擦被打湿的胳膊。


察觉到对面坐了个人,我还以为是刚刚的男生。


抬头一看是不知何时注意到这边的贺林朝。


「他是谁?」贺林朝愠怒地质问。


我表示真的不认识,只是他不小心撞到我了。


说曹操,曹操到。


男生端着汤碗就赶到了我面前,又说了声抱歉才离开。


我顺势将汤推在贺林朝面前:「我是两碗端不稳才被打翻的。」


但他依旧看着面前的碗不动。


直到我将我俩的碗交换,他才浅尝了口。


我谄媚地追问:「好喝吧?我最喜欢这个食堂的绿豆汤了。」


贺林朝早就收起了刚刚那副模样,一本正经地吃他的炸鸡。


我开始分配自认为营养非常均衡的菜给他。


他满脸抗拒,却又在我的淫威下不得不吃了口青菜。


「贺林朝,你别挑食。」


好半天他才勉强咽下那口菜,好像吃蔬菜真的能要了他的命。


贺林朝虽然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但经过我整整两个星期的观察,他好像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如果说没有朋友是因为他将人与人的分寸感掌握得很好。


那么他的家人和导师呢?


他保送的研究生,起码导师再怎么也会对这个学生关爱有加吧?


我暗恋的男生跳楼自杀了。

重来一次,我将爱意讲给他听。

他却威胁我,要让我殉情。

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穿越了。

回到了贺林朝自杀前的一个月。

我暗恋了三年的贺林朝跳楼自杀了。

他的尸体摆在殡仪馆没有人去认领。

整整七天,没有一个亲人朋友出现。

我用光身上所有的钱付清了所有的费用。

那一刻,他好像属于我了。

在他手机里,警察找到了一条对所有人封闭的朋友圈:这个世界没人爱我。

这一次我要向全世界诉说我对他的爱意。

但他听完我的告白只是礼貌地微笑,然后表示谢意。

「能给我你的微信吗?」

我死缠着他不放,他最终无奈妥协。

贺林朝是我大二暗恋的学长,因为他太优秀,我一直没敢向他表白。

为了跟上他的脚步,我废寝忘食地学习才勉强和他一样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

但我还没来得及叫他一声「师兄好」。

他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贺林朝,我是来爱你的。】

打招呼的第一句话,我就单枪直入。

那边却迟迟没有回应。

猜测他肯定害羞了,我准备再发一句话,却发现对面把我删掉了?

红色的感叹号提醒我刚刚的言辞像个变态。

再次添加他,他把我拉黑了。

我被禁止加好友。

出身未捷身先死,我的时间只有 29 天了。

当晚我做了个梦,梦里循环他死去的样子。

我拉不住他,他总是穿过我的身子一次次往下跳。

直至我最后崩溃,随他一起跳了下去。

强烈的失重感将我从梦里惊醒。

室友问我做什么噩梦了,汗流不止。

「梦到小时候养的鱼被我舅舅炖汤喝了。」

室友明显不信,一条鱼而已。

初见贺林朝就是因为一条鱼。

他蹲在卖鱼的小贩面前,让老板卖给他那条炸鳞的小鱼。

老板不卖,说他是个傻子。

这鱼活不了多久。

我好奇地看着这个傻子带着炸鳞的鱼绕了大半个城市。

最后来到一个湖泊边。

「最后的时光快乐去吧。」

那时候我以为他是个单纯善良的人。

现在回想,那句话何尝不是他对自己说的呢?

那他呢?最后的时光快乐吗?


学校并不大,我找到贺林朝简直轻而易举。

「你到底想干嘛?」他终于对我的跟踪行为忍无可忍。

我扬了扬手机:「加回我。」

「不加。」

「那我就一直跟着你。」

贺林朝瞥了我一眼也没妥协:「随你。」

就这样,我成了贺林朝的小跟屁虫。

就算他不理我,我也乐得自在。

假如他一直不理我,至少会因为我盯着而不会自杀吧?

一大早我就蹲在他寝室楼下。

和以往不同,他这次没有直接无视我,而是停在我旁边。

「吃早饭了吗?」

我摇头。

怕他躲我走得太早,我六点就在楼下蹲点了。

一瓶牛奶砸在我怀里,「快过期的,不喝浪费。」

我当然知道这是他口是心非的关心。

屁颠地爬起来跟在他后面。

「今天可以加微信了吗?」

「不行。」

「贺林朝!」

他回头皱眉看着我:「干嘛?」

「我比昨天更喜欢你了哦!」

他赏了我一个白眼自顾自地去找自己导师去了。

等送完他,我才慢慢回寝室补觉。

室友不解,贺林朝对所有人都谦卑有礼,怎么对我就偏偏小气得很。

可这才是原原本本的他,没有伪装成一个正常的人的贺林朝。

因为早上起来得太早,导致我直接睡到了中午。

完全错过了贺林朝开会结束的时间。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跑到了他教学楼。

站在教学楼前被太阳直晒的傻子不是贺林朝是谁?

我小步跑过去将伞举在他的头顶:「怎么不去遮阴处等我?」

他扭头睥睨着我问:「谁等你了?」

OK,fine~

没有等我,只是有人喜欢晒六月的太阳而已。

也不知道贺林朝闹哪门子的脾气,走得飞快。

一路小跑我才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看着他餐盘里全是炸鸡块,我语重心长地劝导他要饮食营养均衡。

「哦。」他虽应着,但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思。

继续往餐盘里夹炸鸡块。

「贺林朝,炸鸡吃多了会上火。」我贼心不死地劝诫他。

「夏楠,你不要在一个医学生面前糊弄你那并不高的生活常识。」他端着餐盘像盯着一个白痴一样盯着我。

学精神医学也是医生吗?

望着他找座位的背影,我悻悻闭嘴。

只好给自己打了双份的菜,准备一会分给他。

只是我没想到,打个饭的工夫,位置就被别人占了。

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位置,现在坐着别的女生,还是三个!

也不知四个人在聊啥,其中一个女生笑得合不拢嘴。

对她们,贺林朝完全没有对我的毒舌,反而体贴得很。

时不时也会附和地笑两下。

我望着他的方向,明明看上去这么正常的人,究竟为什么才会自杀呢?

正出神,胳膊被人撞了一下,绿豆汤洒在我胳膊上。

「同学,不好意思。」撞我的男生连忙道歉,替我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汤碗。

「我帮你再去打一碗吧。」没等我拒绝,他就重新拿了个碗跑去排队打汤。

贺林朝那边已经没有空位置了,我只好就近坐下,顺便擦擦被打湿的胳膊。

察觉到对面坐了个人,我还以为是刚刚的男生。

抬头一看是不知何时注意到这边的贺林朝。

「他是谁?」贺林朝愠怒地质问。

我表示真的不认识,只是他不小心撞到我了。

说曹操,曹操到。

男生端着汤碗就赶到了我面前,又说了声抱歉才离开。

我顺势将汤推在贺林朝面前:「我是两碗端不稳才被打翻的。」

但他依旧看着面前的碗不动。

直到我将我俩的碗交换,他才浅尝了口。

我谄媚地追问:「好喝吧?我最喜欢这个食堂的绿豆汤了。」

贺林朝早就收起了刚刚那副模样,一本正经地吃他的炸鸡。

我开始分配自认为营养非常均衡的菜给他。

他满脸抗拒,却又在我的淫威下不得不吃了口青菜。

「贺林朝,你别挑食。」

好半天他才勉强咽下那口菜,好像吃蔬菜真的能要了他的命。


贺林朝虽然看起来和常人无异,但经过我整整两个星期的观察,他好像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如果说没有朋友是因为他将人与人的分寸感掌握得很好。

那么他的家人和导师呢?

他保送的研究生,起码导师再怎么也会对这个学生关爱有加吧?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出席在他的葬礼?

好奇的东西太多,但我没有时间去搞清楚了。

因为距离他自杀的日子只剩 15 天。

我的微信还没有被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贺林朝,你什么时候才能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啊?」我舔了口手里的冰淇淋。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我是真的很享受和他这种隐秘暧昧拉扯的感觉。

「看心情。」

他嫌弃地擦了擦因为融化得快而滴在他手上的冰淇淋奶油。

他好像很讨厌甜食。

「唉,我晚饭不能和你一起吃了。」

他狐疑地望着我,明明想知道原因,却打死也不愿开口。

「下午有个小组会议,需要帮助一个小学设计校服。」我佯装很遗憾地说,「那这样我就会一整个下午和晚上都没有你的消息。」

手机传来一声响,我打开一看是他的添加好友的消息。

贺林朝脸上依旧没有别的表情。

死闷骚,憋不死你。

等我去开会才发现,那天撞到我的那个男生也在。

看到我,他主动打招呼:「那天真对不起啊,我走得太急了。」

我表示没关系,毕竟是我站在路口走神了。

交谈中才知道他是服装设计的大三学生,我导师是他爸爸的朋友,被带着一起做项目贴金。

「你也不必这么直白地告诉我。」

我咋舌现在的关系户都不用隐藏自己是关系户这件事了吗?

罗浩表示这件事也没啥好隐藏的:「毕竟我实力也摆在这里。」

开会期间,我不忘开小差给贺林朝发消息查岗他晚饭吃了什么。

他没回我,只拍了张照片。

上面是我给他说的晚餐吃得营养的标配。

【真听话!那我奖励一会我开完会来你寝室楼下见你一面吧。】

我忐忑于发这么直白的话会不会再次被他删掉。

好在不仅没有,还收到了他的回复。

【。】

这个句号,大概表示他已阅吧。

开完会已经九点过了。

一出门我就在教学楼大厅看到了穿着黑 T 的贺林朝。

一旁的罗浩还在闹嚷导师不人性化,白天不开会专挑晚上。

他一看到旁边的人扭头就走。

跟罗浩说了声抱歉,我连忙跟上他。

「贺林朝!」

他没搭理我,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

「他是我导师朋友的孩子,跟项目贴金的。」

「我不喜欢他。」他闷闷地憋出一句话。

我赞同地点点头,顺便往他旁边靠了靠,「我也最讨厌关系户了,我跟关系户不共戴天!」

他没接我话,我俩又陷入长久的沉默。

不远处的情侣趁着夜色在树林里亲亲。

我咽了口口水试探地问他:「贺林朝,我能牵手吗?」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我撞起胆子轻轻地靠近他的手。

再趁他不注意一把握住。

感觉他并没有反抗的意思,我胆子直接大了起来,扭头直盯盯地问:「那我们能接吻吗?」

他轻笑了一声:「夏楠,你害不害臊啊?」

我用另一只手虚指小树林的情侣,示意他们都可以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人家是情侣。」

他好像试图唤醒我的色胆。

「那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察觉到我抓住的手微愣了一下,我死死抓住他的手,害怕下一秒他就抽开。

他久久不回复,害我丧失所有耐心,刚准备张口追问,就被他另一只手死死捂住。

「不准说。」

然后他就以一只手牵着我,一只手死死捂住我嘴的奇怪姿势将我送到了寝室楼下。

「不说话我就松开手。」

我点点头,却在他松开我嘴的瞬间凑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贺林朝,我今天也比昨天更喜欢你了。」


因为早上起来得太早,导致我直接睡到了中午。

完全错过了贺林朝开会结束的时间。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跑到了他教学楼。

站在教学楼前被太阳直晒的傻子不是贺林朝是谁?

我小步跑过去将伞举在他的头顶:「怎么不去遮阴处等我?」

他扭头睥睨着我问:「谁等你了?」

OK,fine~

没有等我,只是有人喜欢晒六月的太阳而已。

也不知道贺林朝闹哪门子的脾气,走得飞快。

一路小跑我才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看着他餐盘里全是炸鸡块,我语重心长地劝导他要饮食营养均衡。

「哦。」他虽应着,但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思。

继续往餐盘里夹炸鸡块。

「贺林朝,炸鸡吃多了会上火。」我贼心不死地劝诫他。

「夏楠,你不要在一个医学生面前糊弄你那并不高的生活常识。」他端着餐盘像盯着一个白痴一样盯着我。

学精神医学也是医生吗?

望着他找座位的背影,我悻悻闭嘴。

只好给自己打了双份的菜,准备一会分给他。

只是我没想到,打个饭的工夫,位置就被别人占了。

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位置,现在坐着别的女生,还是三个!

也不知四个人在聊啥,其中一个女生笑得合不拢嘴。

对她们,贺林朝完全没有对我的毒舌,反而体贴得很。

时不时也会附和地笑两下。

我望着他的方向,明明看上去这么正常的人,究竟为什么才会自杀呢?

正出神,胳膊被人撞了一下,绿豆汤洒在我胳膊上。

「同学,不好意思。」撞我的男生连忙道歉,替我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汤碗。

「我帮你再去打一碗吧。」没等我拒绝,他就重新拿了个碗跑去排队打汤。

贺林朝那边已经没有空位置了,我只好就近坐下,顺便擦擦被打湿的胳膊。

察觉到对面坐了个人,我还以为是刚刚的男生。

抬头一看是不知何时注意到这边的贺林朝。

「他是谁?」贺林朝愠怒地质问。

我表示真的不认识,只是他不小心撞到我了。

说曹操,曹操到。

男生端着汤碗就赶到了我面前,又说了声抱歉才离开。

我顺势将汤推在贺林朝面前:「我是两碗端不稳才被打翻的。」

但他依旧看着面前的碗不动。

直到我将我俩的碗交换,他才浅尝了口。

我谄媚地追问:「好喝吧?我最喜欢这个食堂的绿豆汤了。」

贺林朝早就收起了刚刚那副模样,一本正经地吃他的炸鸡。

我开始分配自认为营养非常均衡的菜给他。

他满脸抗拒,却又在我的淫威下不得不吃了口青菜。

「贺林朝,你别挑食。」

好半天他才勉强咽下那口菜,好像吃蔬菜真的能要了他的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