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团宠锦鲤小奶宝
  • 农门团宠锦鲤小奶宝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小雨点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4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王小悦睡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她穿越了,原主是个刚出生的小婴儿。穿越就穿越吧!穿成一个小婴儿她认了,可开局就让她没了娘亲,又赶上天下大旱,民不聊生,这是不是就有点惨了?好在王小悦被村长抱回家养了起来。回家第一天,就天降甘霖解大旱,从此,刚出生就死了娘亲的小可怜,成了幸福小锦鲤!

《农门团宠锦鲤小奶宝》精彩片段

庆元年间,天下大旱,民不聊生。

王家村处于旱灾中心,迫害首当其冲。

地面干涸开裂不见一丝湿润,别说是庄稼,杂草都看不见一根。

村长王平安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愁眉苦脸想着法子。

没有收成,一村子的人今年只能喝西北风。

思前想后整整三天,王平安翻出了家中所有银钱,去隔壁清平观求卦。

观主孙道年掐指算卦,十分灵验。

听了王平安的所求,他慢抚胡须,幽幽掐指:仙童转世,斗转乾坤,定能解救水火之中的于家村村民。

王平安舔着干裂的嘴唇,搓手问,“那仙童在哪儿?”

孙道年引着他往东方走,“快到了。”

于家村人多向南而居,偏东方人烟罕见,只有一户早被荒废的破旧茅草屋。

王平安四处张望,“观主,仙童到底在哪儿?”

孙道年瞥了他一眼,手指虚空一点,“就在这里!”

他指得正是废弃茅草屋。

王平安犹豫跟着进屋,还未看全屋内情景,耳边突然先听到了婴儿呜咽。

再看地面,躺着一个气息微弱的女子,身旁有个用旧褥子粗粗包裹的初生小婴儿。

王平安认识她,是村中寡妇苏氏。

这苏氏说来也可怜,刚死了男人,就被狠毒自私的婆婆污蔑偷了汉子,赶了出来。

苏氏被气晕了过去,再醒来却发现怀了身子。

村里的人都信因果,背后传苏氏恶有恶报,更别提伸出援手了。

苏氏无处可去,只能一个人艰难挪到破屋等到生产。

小婴儿的声音低弱,引得王平安心疼去抱。

刚一低头,双眼猛然一亮。

世间有这样好看精致的小婴儿!

白白嫩嫩,琥珀般的双瞳晶莹透亮,像是从年画上跳下来的娃娃。

尤其是她见到陌生的王平安时,竟不怕人地笑了,胖嘟嘟的脸上有浅浅的两只小梨涡,实在是童真可爱。

只看了她一眼,心头盘旋的燥气也迅速消逝。

王平安稀罕地逗着小娃娃,却不知道他手中可爱天真的奶娃娃,不止是孙道年口中的仙童转世。

更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王小悦,她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便变成了个刚出生的小婴儿。

她只能哭喊出声,幸好有人听到了。

可是,王小悦提心吊胆地瞪着黑眸。

为什么抱着她的大叔一直盯着她,难不成她长得奇丑无比?

原本嘴角的笑意散开,化作哭声嘶喊了出来。

不会吧!

穿越已经很可怜了,居然还长得丑!

奶娃娃许是哭久了,声音比刚刚更低弱了。

眼尾和鼻间透着粉红,小圆脸上隐约可见的哀愁伤悲。

“真可怜!”

“不可怜。”孙道年摇头,“她正是你要找的仙童,有了她,于家村后福无限。”

王平安瞪眼挠头,“观主,您是认真的?”

救世仙童是个刚出生的奶娃娃?

孙道年郑重点头,“老朽从不说谎!卦象显示,这娃娃就是天赐仙童,生来带福。若能被好生照王,不仅能赐福村子,更能庇护你全家一世安宁繁荣。”

他又从袖中掏出一对长命锁手镯,系在小娃娃的双手上。

王小悦也眨着眼打量孙道年,慈祥和蔼像极了她现代的爷爷,忍不住亲近向往,哭声又化作了笑意。

孙道年耐心哄着,“小娃娃,日后你便跟着王村长,他会护你平安。”

王小悦歪头,她听明白了。

这两人是要把自己当作仙童供起来!

她初来乍到,又是个小小婴儿,只靠自己根本活不下去。

还不如听了这道士打扮的人的建议。

当下笑嘻嘻地晃着脑袋,好似同意了。

刚出生的奶娃娃便如此灵性聪明,即便不是孙道年口中的仙童转世,或许也是个小神童呢

王平安握拳坚定心思,“行!这娃娃日后便是我家的了!”

“孩子......”

地上的苏氏气息微弱,连坐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王平安连忙把小娃娃送到她身边,

王小悦瞧着这个可怜无助的女子,心酸又心疼。

母女连心,她隐隐地察觉到了,苏氏命不久矣。

苏氏虽力竭殆尽,但她却听见了王平安与孙道年的对话。

“谢谢观主,谢谢村长。”

她依依不舍地贴着初生的女儿,迷茫的双眼多了半点期待。

王小悦的小手也使劲地够着,想要再碰碰娘亲。

现代的她无父无母,只有个爷爷照王长大的。后来爷爷去世后,她便独自一人生活长大。

她已经许久没体会过血脉亲情了,此刻却从苏氏的身上感觉到了无奈又绵延的母爱。

她会好好地活下去,不仅为自己,也为了苏氏。

苏氏的笑意慢慢浅淡,她用尽力气将孩子推到了王平安的怀里,随后眼皮垂下,再没了动静。

王小悦哀痛哭嚎,泪珠子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忽然,晴朗半空划过细闪,随后惊雷炸开,大雨随即而下。

雨滴如同奶娃娃的泪水,密集倾盆。

远远地,村内传出村民们开心的叫喊。

“下雨了!终于下雨了!”

“一定是神仙降临,拯救了我们!”

“谢谢老天爷,谢谢神仙!”

王平安再次瞪大双眼,他完全相信了孙道年的话。

奶娃娃果真是救世小仙童!

他仔细搂紧了奶娃娃,等雨停后更是立刻带回了家,还找了人将苏氏好好安葬了。

村长抱了一个奶娃娃回家很快就被众人知晓,流言四起。

最不服气的就是王家的三儿媳吴氏。

王平安一共有四个儿子,其余三子早被分了出去。

老两口如今是跟着三儿子王老三一同住在老房子里的。

王老三性子软懦,但他的媳妇儿却多疑善妒。

“那苏氏可是灾星,她生出来的肯定也是晦气的!公爹是怎么想的?居然还要领回家养着?”

吴氏皱眉,“你也不去说说!”

王老三扯着她的袖子,“你声音小点,娘还不知道呢!”

王平安的老婆赵大芳脾气燥,胆子大,年轻时是村里的霸王花,没人敢惹。

昨天王平安把孩子放在了小屋后,又着急忙慌地去田里看泥土湿润,还没找到机会与赵大芳说。

吴氏撇嘴,“娘早知道了!”

今早她可是将背地里的传言,添盐加醋地全告诉了赵大芳。

现在就等着赵大芳发火,把孩子送走呢。

小屋的王小悦还不知道祸事将至,她张着小嘴,小手晃着,一回头却看见一个冷面的妇人面色不虞地盯着自己。

她眨巴着眼睛,伸手去够。

赵大芳是来兴师问罪的,但看见奶娃娃要抱抱,气竟慢慢地歇了。

低头时,她眼珠子猛然停滞,奶娃娃的肩上居然有颗朱砂痣。

她猛然鼻酸,落下泪来。

早些年夭折的女儿,同样的位置也有这么一颗!

咦?

好似有水落在她脸上。

王小悦瞪着圆溜溜的眼珠子,才发现妇人双眼朦胧,悄悄流泪。

她怎么了?

赵大芳眉头轻皱,面上藏着清晰可见的难过。

多年前,她曾生了一个小女儿,小名是悦悦。

可那年灾祸不断,赵大芳一个孕妇没有油水营养,导致悦悦生来虚弱瘦小,不过一年便没了。

赵大芳一直难过当初没能好好地将悦悦养大了,无数次梦醒时分,她悄悄祈祷着有朝一日悦悦能再托生王家。

让她好好地呵护照顾。

妇人垂泪实在惹人心碎,王小悦舞动着藕节小手,想要安慰她。

却不想小短手只触到了赵大芳的鼻尖,轻且浅。

赵大芳却惊喜交加地抬眸,因为悦悦从前也最爱点她的鼻尖。

“悦悦,是你吗?”

她将奶娃娃搂紧在怀里,“你终于回到娘的身边了。”

发丝垂在王小悦的脖间,挠得她眯眼嘻嘻笑。

“娘的小乖乖。”

赵大芳亲着她的小脸蛋,看着她抿着小酒窝甜笑,心底也欢喜得很。

“咕噜噜!”

突然,奶娃娃的小肚子传来一阵声音。

再看奶娃娃脸涨得通红,好似是不好意思的模样。

赵大芳笑得更开怀了,“原来娘的小乖乖饿了。”

确实,王小悦被王平安带回来时,只匆忙喝了几口稀饭汤。

睡醒后便全消化掉了。

赵大芳揉着她的小脸,“娘这就给悦悦找吃的。”

吴氏就站在屋外,等着赵大芳暴怒下将晦气的小娃娃给扔出来。

不想,赵大芳是喊她了。

只不过话中意思却让她目瞪口呆,“娘要把我们贵哥儿吃的牛奶分给她?”

牛奶多精贵,贵哥儿如今正在上学堂,最需要发育和增添营养的时候。

却要分给苏氏那个晦气女人生下的孩子。

这也太浪费了!

赵大芳头也没抬,“娃娃饿了,你先倒点过来给她喝着,等贵哥儿回来再买些就是了。”

这意思,还要把孩子留着养?

吴氏不乐意地推搡着男人王老三,示意他劝劝。

王老三小声反对,“娘,整个村里都说苏氏晦气不吉利,您真要留下她的孩子啊?”

赵大芳的脾气本来也算不得好,偏偏王老三和吴氏慢慢吞吞。

她吊着眉眼,“胡说八道!什么晦气不吉利的,当初生你时,家中厨房莫名失了火,烧坏了大半片屋子,那时候村内也有人说你不吉利呢!你不还是活得好好的,老王家这么多年也没出什么事!我喜欢这娃娃,以后就要养着她!”

赵大芳算了算时间,“你以后还得叫她姐!”

王老三立刻愣住。

姐?

他得管奶娃娃叫姐!

可王家说话算数的向来就是赵大芳,王老三更不敢反对了,推着吴氏去倒牛奶。

牛奶只有一小碗,王小悦却因为饿极了,喝得着急。

赵大芳心疼地瞧着,“王平安这个蠢货,也不知道给你吃点东西,瞧瞧娘的乖乖饿成什么样子了!等他回来,我非得骂死他!”

王平安刚从地里回来,恰巧听到了她的骂声,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王老三和吴氏,“你娘咋了?为啥又骂我了?”

他心底以为赵大芳是因为他没提前通知,就把娃娃给带回来一事。

吴氏心底的小算盘落了空,正脸色难看的时候,根本没有心思管他。

王平安无奈探头瞧向小屋内,却看见赵大芳温柔小心地抱着奶娃娃。

与他设想的暴怒完全不同。

正要走进去,被赵大芳瞪眼喝退,“脚步轻些,娃娃刚吃饱睡着了!”

王平安下意识地点头,随后才猛然反应过来。

赵大芳是同意要养着救世小仙童了。

他轻声将奶娃娃的身世说了出来。

不想赵大芳听完更加欢喜,更认定了是女儿回到身边。

“这孩子以后就是咱们的女儿,咱们还要给她个名分!”

她拍着床边让王平安坐下,“改日让老大老二也一同瞧瞧,定个辈分。”

王平安不在乎奶娃娃是啥辈分,他之所以养着奶娃娃,便是因为小娃娃是救世仙童,能拯救村子。

但既然赵大芳提议了,他自然没有异议,“行,都听你的。”

站在小屋门口的吴氏气得咬碎了牙。

爹娘难不成都傻了?

居然要养着这个小祸害!

她忍不下去!

可王老三却没什么反应,“爹娘一直想要个女娃娃,如今正好有一个,就让他们养着吧。”

家里也并非穷得吃不起饭,多养一个小娃娃而已!

吴氏梗了一口,“你就是什么都不懂!爹娘日后若是走了,岂不是还要咱们一家子接着养活这个小丫头,赔钱给她攒嫁妆!”

她叉着腰义愤难平,“还要你叫她姐姐,传出去真不怕别人笑话我们贵哥儿!”

贵哥儿就是王老三与吴氏的儿子王金贵,如今八岁了,乖巧懂事,如今正跟着村里的教书先生习字。

吴氏心眼里全是宝贝儿子,在她眼里,所有耽误贵哥儿的人,她都讨厌!

眼瞧着男人不给力,吴氏转动了双眼,想到了两个嫂子。

王家的儿媳妇不止她一个,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姐姐,那两个嫂子的心里肯定该也不得劲!

她着急忙慌地就要去报信,让两个嫂子尽快来一趟老屋。

王家认了苏氏的孩子当女儿,很快整个王家村都知道了。

关系好的只是背地里嘀咕几句,但有些关系偏的可就当着面奚落王平安。

王平安原本是在组织村民们挖水渠。

这段时日的干旱愁坏了所有人,王平安作为村长,自然是想着多挖几个水渠储备着。

只不过,众人费力挖了半天,一点水意都没瞧着!

有人丧气埋怨,“王村长,你最近脑子是不是累坏了!先认了个晦气丫头当闺女,现在还浪费大伙的时间瞎忙活!”

“可不是!”

有人跟着挤眉弄眼,“苏氏的婆婆一直传她和别的男人有染,现在苏氏死了,村长就把孩子领回了家,难不成......”

王平安急了,“别胡说!”

他是真怕被赵大芳听见了这些莫须有的事情!

可不巧得是,赵大芳搂着奶娃出现在他身后,正是几人挖了好半天的水渠边上。

她从来最信任王平安的为人,只不过那些闲言碎语实在难听。

她只能小心捂着不让娃娃听见,才狠狠地骂了一句,“一个个地,就知道背后碎嘴子!”

王小悦在她捂耳之前就听到了,她也想保护王平安。

可惜她如今小胳膊小短腿,软软绵绵,连站起来都费力。

只能咿咿呀呀地晃动手脚发泄出声。

突然,右手腕间的长命锁手镯掉了一只在水渠边上。

她连忙低头去够,低头的一瞬间,水渠底下居然开始慢慢渗水。

赵大芳也随着她的视线瞧着,震惊喊着,“水渠出水了!”

王平安还没发现她,待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咽着唾沫解释,“大芳,你别听他们胡说!”

赵大芳反而急得招手,“你倒是过来瞧!水渠有水了!”

众人原本是在树荫下乘凉,现在全跑了过来。

一会儿功夫,水渠中早聚了大半的水。

看得大家面面相觑,震惊不已。

“怎么突然就有水了?”

“难道真是救世仙童来了,水就来了!”

赵大芳扬眉自信,“什么仙童救世,我可听不懂。但这孩子是我们老王家的闺女,不管是谁都别背后再碎嘴了!”

王小悦的小脑袋埋在她怀里,像是害羞了。

王平安也跟着笑嘻嘻地哄,“真乖!”

众人头点得飞快,更是争着捡小仙童的长命锁手镯,又一个个凑上来想要沾点“仙气”。

赵大芳可不乐意他们刚挖了土的泥手碰到奶娃蛙,立刻搂紧了就要回去。

但是水渠挖成了的事早被传开了。

赵大芳一路都在众人羡慕的眼神中回来的,她从前可从未这么神气过。

下了学堂的王金贵,根本就没把奶娃娃放在眼里。

仙童下凡?

就是一个小娃娃,居然还被传得这么厉害!

他心底有些吃味,从前没有小娃娃时,他是爷爷奶奶最喜爱的孙子。

也因为天资聪颖,六岁就跟着先生上学堂,被村里的人夸是最聪明的孩子,给爷爷奶奶长了不少光。

他鼓着小脸一直想,却刚好遇见了赵大芳。

赵大芳立刻招手让他过来,“贵哥儿下学了?”

她搂着小娃娃凑到王金贵的眼底下,“瞧瞧你小姑姑,可爱不?”

王金贵眼珠子乱转,听到赵大芳的催促才不乐意地瞧向她怀里的小娃娃,可就是这一眼,他双眼立刻瞪大了。

小娃娃也太可爱了!

奶白奶白的皮肤,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又亮又闪,真像他偷偷看得话本子中的小仙女!

王金贵抿着唇不敢说话,生怕吓到了她。

赵大芳将小娃娃递给他,“贵哥儿帮帮奶奶,把小姑姑抱回家去。奶奶要去村尾割点肉,咱们今晚吃!”

软乎乎的小人儿很快到了怀里,王金贵小心地抱着。

等他再抬头去找赵大芳时,却见她走出去好远了。

他重新低头看小娃娃,咬唇不愿,“什么小姑姑!明明比我还小!”

王小悦也在打量着他,才八岁的小男童,完全继承了王家的优点,眉浓瞳黑,长相十分精致。

可惜性子有些许傲,王小悦眯眼笑着。

心底却想:哼,我还不想有你这么大的侄子呢!

瞧见奶娃娃笑意甜美,他脸颊忍不住发红,说话也有些磕绊,“你、你是不是听懂了?哼!我不信!等大伯二伯回来后,一定会把你送走的!”

王小悦愣住了,送走?

要把她送去哪儿?

苏氏早被王平安安排人埋了。

若是王家的人不要她,她一个小娃娃,日后要去哪里?

她小嘴憋着,想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焦急又难过,下一秒好似就要哭出声来。

王金贵有点心虚,他算是明白了,小娃娃是真能听懂他说的话!

“我、我刚刚是随口说,不是真的要送你走!你千万别哭!”

他小大人似的叹气,“家里这么大,多养你一个也没关系!只要你答应长大后孝顺家人,我肯定劝大伯二伯留下你,不把你赶走,不然我们拉钩!”

男童坚定地伸手拉住她的小短手指,郑重承诺!

王小悦瘪着的嘴慢慢平展,小鼻子缓缓抽着,相信了他。

王金贵瞧着小傲娇,却知道要孝顺家人,性子确实好!

与他娘亲吴氏完全不同。

他抱着小娃娃回去,一路上都能听见众人不停地夸小仙童。

虽然不是夸自己,但是王金贵却与有荣焉,小脸蛋红通通地一片,但腰杆却完全挺直了。

还有人千方百计地想要塞东西给小仙童,实在是热情至极。

王金贵平日里对外展现的全是小大人般地聪慧,今日却罕见地有些害羞了。

......

吴氏早早地在家中等着宝贝儿子归来。

见他大包小包地回来,心疼地上前接东西,“回来就回来,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东西?”

等将王金贵怀里的东西都卸掉后,她才看见了软软绵绵的小娃娃。

气恼地指着,“你怎么会抱着她回来?快扔出去,她身上有晦气,别把你给传染了,影响你读书考功名!”

“娘!你在说什么呢?”

王金贵疑惑地问,“奶奶说了要收养她,她以后和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怎么能说她晦气呢?再说了,我读书靠的是脑子,才不怕这些!”

王金贵总跟着先生住在学堂,很少回家。

不想和吴氏许久未见后,母慈子孝的场景没出现,倒争执起来!

吴氏一心为贵哥儿着想,没想到他居然反驳自己。

不过才见过小东西一眼,居然就与她这个娘生份了!

吴氏声音提高,怒不可彻,“王金贵,你才读了几年书,居然为了这个小贱人反抗我?!我这就把她扔出去!”

她伸出长指甲,要将王金贵怀里的奶娃娃给抢过去!

王老三想护着,奈何婆娘太狠,吓得退出去了好几步。

王金贵搂着小娃娃后退,“娘,您别生气!她只是个孩子!”

救命啊!

王小悦眼珠子瞪大,害怕地缩在王金贵的怀里,仔细看,还会发现她一阵地发抖。

大侄子你可要好好保护我!

为什么吴氏这么厌恶自己?她做错了什么!

来个人,救救小宝宝啊!

她心底不断求救,下一刻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坚毅健壮的身影。

“爹娘都不在家,谁敢背着他们把孩子扔了!”

“大哥!”

王老三惊讶地喊,“你怎么回来了?”

来人正是王平安与赵大芳的大儿子,王老大。

除了他,来的还有王家的大孙子,王老大的儿子,王金清。

王老大不耐烦地回,“我和二弟收到了爹娘的通知,今晚回老屋吃饭。只不过二弟还有事,我先回来了。”

吴氏悻悻收手,面上也装着笑意,“大哥一定是回来帮我们做主的。”

她刚刚因为王金贵亲近晦气小娃娃心底气恼,一时间反而忘了分寸。

要是她擅自做主将孩子扔了,只怕王平安与王大芳回来后,有她好果子吃。

但王老大回来了,他只要说一句不愿意收养孩子,其余人想必也不敢再说些什么。

终于到了晚饭时,吴氏一直殷勤地给王老大布菜添饭,生怕他会忘记把小东西扔掉的事情!

吴氏的为人秉性向来不行,王老大悄悄皱眉,到底是说了。

“爹,娘,你们真的要养那个小仙童......”

赵大芳原本开开心心,听到大儿子的话却紧张了。

她性子虽然不太好,但却不是会忽略家中长子的想法的人。

没想到,王老大正了脸色,从腰间荷包取出了一些碎银子,“你们若是实在喜欢,就留下来吧,我们家自然也愿意出一份力!”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