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下雨
  • 军训下雨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席延孟蕉
  • 更新:2022-09-10 14:23:00
  • 最新章节:军训下雨第5章
继续看书
《军训下雨》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军训下雨》小说主要讲述了席延孟蕉的故事,同时,席延孟蕉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军训下雨》精彩片段

天气太热,我爹怕我军训中暑,花了六千万包下 A 市一个月的人工降雨。

可辅导员来「慰问」教官时,却透露自己家里有权有势,这次的人工降雨是她怕教官太辛苦,跟领导父亲求来的。

我和教官亲哥对视一眼,疑惑——

管理气象的领导不是我们邻居曾阿姨吗?怎么成她父亲了?

雨是在下午降的,牛皮是雨停后在军训场吹的。

得知是辅导员求的雨,同学们都很给面子,纷纷高呼牛掰,666。

辅导员红着脸谦虚:「也还好啦~也就人工降雨发射架麻烦点,40 万,火箭弹成本其实都不高的,只要 4000 元左右一颗。再加点气象探测和七七八八运输保管还有人工费用,降雨一次几百万就下来了。」

她瞥向一旁休息的教官:「我觉得很值,主要是太心疼席教官大热天的还要来我们学校训练新生~」

我听了「噗嗤」一下笑出声。

没想到啊没想到。

我家掏钱下的雨,转头就被辅导员拿去吹牛皮泡我哥了。

没错,「巧」得很。

我们班席教官就是我的冤种亲哥。

不过他跟我妈姓,叫席延。

我跟我爸姓,叫孟蕉。

他是隔壁国防科大的,知道我大一军训,特意打了申请来带我们班。

他一来就被我们学院辅导员周粥看上了。

我的笑声有点大。

周粥听见了。

不过她现在没空理我。

悄默声白了我一眼后,她拿出一瓶冰镇可乐递给我哥:「席教官,我特意给你拿了最冰的可乐~」

我哥淡声拒绝:「我们有纪律。」

可周粥却用着撒娇语气:「这是我们学校统一给大家的福利啦,其他教官也让人送去了。席教官~这么多学生看着呢,你就给我个面子好不好?」

声音之嗲,让我大热天都打了个冷颤。

我哥应该也头皮发麻,求助的眼神看向我。

我视若无睹瞥开目光。

我还想看戏呢。

而且大学期间,我想低调做人,

并不想开局就让人知道我有个帅比教官亲哥。

哥你自求多福吧。

谁叫你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

于是,我不仁,他不义。

他竟然从周粥手里接过那瓶可乐,直直向我走来。

边走还边动作自然地拧开瓶盖。

众目睽睽之下把可乐递给我后,他对其他人道:「这是你们周辅导员给你们带的福利,你们谢谢辅导员。」

众人立马欢呼一声,冲向了周粥脚边那箱冰可乐。

「谢谢辅导员!」

那一刻,我看到周粥的脸都黑了。

她死死盯着我仰头吨吨吨喝完那瓶可乐,像是要生吞活剥了我。

嗐。

我真傻。

真的。

我一时没经受住冰可乐的诱惑,竟被我哥祸水东引了。

这可是「席教官」亲自给我开的可乐诶~

周粥可不得恨上我。

果然!

下一秒,她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噔来到我面前,居高临下,脸色阴沉。

可在我哥扭头看向她时,她立马换上一副为人师表的担忧面孔:「孟蕉同学,看到你我可算想起了正事。有人跟我反映,说你昨晚训练结束,跟一个中年男人上了一辆豪车,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

话音落下,旁边喝着可乐的同学们目光纷纷聚了过来。

「卧槽,有大瓜!」

「什么?辅导员说的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孟蕉她……」

「不是吧……我还想追她来着……」

众人已经控制不住议论纷纷了。

而我:???

昨晚我确实上了豪车去了酒店。

我奶奶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办寿宴。

那个中年男人是我爸派来接我的司机。

可这从周粥嘴里描述出来,怎么感觉就变味了呢?

我看了眼我哥。

他本来被太阳晒黑的脸,似乎更黑了。

周粥却很满意大伙儿的反应,不露痕迹地勾勾唇,继续苦口婆心状:「孟蕉同学,你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一起解决。身为你的辅导员,你要是走了歪路我会很痛心的……」

这话就差直说了。

我算是彻底懂了。

周粥不知道我哥是我哥,还怕我哥会看上我。

于是直接给我泼脏水。

这话里话外,不就是跟我哥暗示我不检点,被老男人包养吗?

可把我给气笑了。

周粥借着人工降雨吹牛皮我本来是懒得揭穿的。

没想到她还得寸进尺!

去特么的低调!

我哥的拳头也硬了,我觉得下一秒就可能落在周粥的脸上。

我连忙握了握他的手,阻止了他。

亲哥冤种归冤种,可不能让他为我犯了纪律。

这事还得我来。

不就是茶言茶语吗?

谁还不会似的。

我抬眼看向辅导员,吸了吸鼻子,眼眶说红就红:「辅导员,我不是,我没有,你怎么能瞎说?」

「我知道,副校长是你叔叔,气象局领导是你父亲。你一句话,你叔就能给你开后门让你当上 A 大辅导员,你爸就能动用公款给你人工降雨。」

「我是比不上你家世好,没人宠也没人爱,就像地里的小白菜。但我也有尊严和原则,怎么可能和老男人去酒店夜不归宿?」

我茶言茶语完,立马听取卧槽一片。

周粥刚才拿人工降雨吹牛时,同学们一时间还没意识到其中的深意,只会大喊 666。

此时已经纷纷开始百度纪检举报电话了。

然后下一秒,班级群里就有人发了张 A 市气象局真领导的百度百科截图。

人群中也有人怯怯发声:「那个……我顺道百度了一下,A 市管气象的领导怎么是个女同志啊?」

「我也是……我还百度了省级别领导,国家级别领导,没一个姓周的……」

「啊这……辅导员,你爸爸是不是不姓周啊?」

周粥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但她瞎编故事的本事跟我一样,一流。

不过几秒钟,她就掩饰好了失态,找到了搪塞的借口:「我们家讲究男女平等,我跟我妈姓。

「我爸是哪个领导不重要,说到底,都是人民的公仆。而且我爸对于人工降雨一事,是综合多方面决策的。

「酷暑之下,户外工作人员本就谋生艰难,甚至有不少人因此热死。人工降雨本就在计划之内,意在降低户外劳动人民的生存阻力。

「我请求父亲,也只是出于对你们和教官的关心,希望我爸的手下对我们校区气象多加关照,不要错过任何可以完成人工降雨的天机,并不算公款私用。」

周粥这一段「演讲」说得极其伟光正。

人工降雨的主体,也从一开始的「席教官」升级到了「你们和教官」,以及广大人民群众。

周粥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但她瞎编故事的本事跟我一样,一流。

不过几秒钟,她就掩饰好了失态,找到了搪塞的借口:「我们家讲究男女平等,我跟我妈姓。

「我爸是哪个领导不重要,说到底,都是人民的公仆。而且我爸对于人工降雨一事,是综合多方面决策的。

「酷暑之下,户外工作人员本就谋生艰难,甚至有不少人因此热死。人工降雨本就在计划之内,意在降低户外劳动人民的生存阻力。

「我请求父亲,也只是出于对你们和教官的关心,希望我爸的手下对我们校区气象多加关照,不要错过任何可以完成人工降雨的天机,并不算公款私用。」

周粥这一段「演讲」说得极其伟光正。

人工降雨的主体,也从一开始的「席教官」升级到了「你们和教官」,以及广大人民群众。

她的脸上甚至还配上了扇形图表情——三分忧国忧民,三分被误解的伤心,四分漫不经心。

而我在心里捧哏:嗯,NSDD。

当初我爹就是这么想的。

六千万,买个偏颇和上心,别错过任何可以完成人工降雨的天机。

吸了吸鼻子,周粥眼眶微红,继续:「同学们,我知道你们对公职人员腐败行为的痛恨,但我不希望你们被有心人利用。」

我撑着下巴看她表演,心里继续捧哏。

哦。

我应该就是那个有心人。

周粥接着道:「我爸是农民的儿子,是本本分分的小镇做题家,他靠自己勤勤恳恳的工作,才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职位上,他一直不改初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不希望有人诋毁他。」

说到情动处时,她抹了抹眼泪,跟大家鞠了个躬:「希望大家嘴上留情。」

话说到这个份上,主题升华到了这个程度,大家都有些动容,也不好意思再抓着不放了。

她这个辅导员还是有点子煽动性在身上的。

我虽然知道周粥在扯谎,她甚至刻意略过了她走后门成为辅导员的问题。

但我也不想因为她,否定那些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公职人员的功劳。

再掰扯就没意思了。

来日方长。

她成为辅导员的方式,是她给自己埋下的雷。

迟早要完。

这时,军训集合的哨声响起,休息时间结束。

我神游着站起身,列队集合,心里琢磨着。

不过,周粥有句话提醒了我。

酷暑之下,户外工作人员谋生艰难。

嘶……

看来,下了军训得给老爹打个电话,让他这个「万恶的资本家」赶紧为人民群众做点好事,跟我一起提高思想觉悟。

人工降雨虽然普惠大众,但毕竟不是龙王在世,说布几寸就几寸,说下哪里就下哪里,

还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

有点子玄学,

不如做点实际的。

比如,国内各个户外免费取水点的水源供应,赶紧安排上!

免费纳凉点,爱心驿站,赶紧捐钱砸物资设立起来!

可晚上还没等我给我爹打电话,我爹就主动给我弹来了视频。

「咳……咳……」他裹着厚厚的被子,一接通视频,就断断续续咳了起来,然后一脸虚弱地对我说,「闺女啊,我怕是命不久矣了……你赶紧回来见我最后一面吧……」

可晚上还没等我给我爹打电话,我爹就主动给我弹来了视频。

「咳……咳……」他裹着厚厚的被子,一接通视频,就断断续续咳了起来,然后一脸虚弱地对我说,「闺女啊,我怕是命不久矣了……你赶紧回来见我最后一面吧……」

我:?

「老孟,说这话之前,你好歹先关了你身后 18 度的空调!」

「一把年纪了,还吹 18 度的空调,你以为你永远十八岁啊?」

视频内出现一只瓷白柔嫩的手,调高了空调温度,然后一把扯掉老爹的被子:「还不如女儿懂事!」

我一看这手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我妈,连忙附和:「就是就是!妈妈说得对!老孟,你可不能任性,多注意身体!」

我爹却是一个葛优躺,生无可恋:「可我只是想见一见女儿,我又有什么错呢?」

……

我无语。

我爹是大忙人,一年到头都在全世界出差。

等我下次回家他可能又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不是他忙,就是我忙。

我能理解他铆足了劲儿想见我的心情。

他这张脸又不适合出现在学校看我,容易打破我低调做人的原则。

但装病骗我回家看他这招,也太损了。

竟然不惜咒自己命不久矣……

我叹气。

算了,老爹实在是太不省心,我还是回去看看他吧。

而等我在校门口和老哥相遇时,我就知道,老孟这招在我哥那里也用了一遍。

所幸家离学校不远。

我们兄妹俩连夜赶回家。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

家父重病,命不久矣的传闻就在学院里传开了。

等我再回学校时,辅导员正在强迫大家给我捐款:

「同学们应该也听说了,孟蕉同学的父亲情况很不好。孟蕉同学的家庭情况,想必大家也有所耳闻。

「但其实她家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艰难。开学那日,我还看到送她来的是个老头,拎着个编织袋,是一路捡废弃瓶子硬纸板过来的。

那应该是她的爷爷。一个捡破烂的,不仅要供孟蕉上学,还要给重病的儿子治病,怕是早已入不敷出。

再联想一下之前豪车酒店事件,我突然理解了。

但我实在不忍心孟蕉这样毁了自己的前途。

作为同学,我希望人人都能献出一份爱心,帮助孟蕉同学走出困境。

「不过大家心意到了就行,一人小几百,积少成多总能解决问题的。」

说着,她还掏出一个本子:「大家的捐款数目我会公开,绝不私吞,名单也会交给孟蕉,想必等她毕业了会还给大家的。」

我站在教室门口,听着这番荒谬的话,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穿到了平行宇宙。

捡废弃瓶子硬纸板的老头子其实是我外公。

那天是他在一大家子里抽签胜出送我来学校。

但我外公是退休院士,平日里资助着数十个贫困大学生,也节俭惯了,就爱捡废弃瓶子硬纸板,看不得浪费。

而且捡破烂怎么了?

我还帮我外公捡了好几个旺仔牛奶易拉罐,赚了好几毛,开心着呢!

捡破烂归捡破烂,但我不需要捐款。

还捐个小几百,还数目会公开。

大家都是大一新生,靠家里一个月给生活费,捐出个小几百,自己吃什么?

这不是故意给我拉仇恨吗?

道德绑架这招,还真是够毒的。

那就别怪我现学现卖了!

我一把推开教室门,泫然欲泣:「辅导员,看来昨天我对你的认知还是太浮于表面了,没想到你这么为我着想,我很感动。

「不过,同学们都是未成年或者刚成年,经济还没独立,也正在长身体,给我捐了钱可能自己就吃不上饭了,我实在是不忍心。」

我也学着昨天周粥的姿态,给同学们鞠了个躬:「同学们的心意我领了,捐款就免了。」

然后,我扭头看向周粥,眼底含泪:「辅导员,你心地这么善良,活该你家庭优越,工作稳定,经济独立。

「辅导员,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有不少存款吧?你能亲自帮帮我吗?」

我抹了抹眼角终于被我挤出来的泪,哽咽:「先给我捐个百八十万,帮帮我可怜的老父亲,帮帮我这个艰难的家庭可以吗?我人品很好的,虽然是捐赠,但等我毕业工作发财了,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我一时没经受住冰可乐的诱惑,竟被我哥祸水东引了。

这可是「席教官」亲自给我开的可乐诶~

周粥可不得恨上我。

果然!

下一秒,她就踩着高跟鞋噔噔噔来到我面前,居高临下,脸色阴沉。

可在我哥扭头看向她时,她立马换上一副为人师表的担忧面孔:「孟蕉同学,看到你我可算想起了正事。有人跟我反映,说你昨晚训练结束,跟一个中年男人上了一辆豪车,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

话音落下,旁边喝着可乐的同学们目光纷纷聚了过来。

「卧槽,有大瓜!」

「什么?辅导员说的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孟蕉她……」

「不是吧……我还想追她来着……」

众人已经控制不住议论纷纷了。

而我:???

2.

昨晚我确实上了豪车去了酒店。

我奶奶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办寿宴。

那个中年男人是我爸派来接我的司机。

可这从周粥嘴里描述出来,怎么感觉就变味了呢?

我看了眼我哥。

他本来被太阳晒黑的脸,似乎更黑了。

周粥却很满意大伙儿的反应,不露痕迹地勾勾唇,继续苦口婆心状:「孟蕉同学,你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告诉我,我会帮你一起解决。身为你的辅导员,你要是走了歪路我会很痛心的……」

这话就差直说了。

我算是彻底懂了。

周粥不知道我哥是我哥,还怕我哥会看上我。

于是直接给我泼脏水。

这话里话外,不就是跟我哥暗示我不检点,被老男人包养吗?

可把我给气笑了。

周粥借着人工降雨吹牛皮我本来是懒得揭穿的。

没想到她还得寸进尺!

去特么的低调!

我哥的拳头也硬了,我觉得下一秒就可能落在周粥的脸上。

我连忙握了握他的手,阻止了他。

亲哥冤种归冤种,可不能让他为我犯了纪律。

这事还得我来。

不就是茶言茶语吗?

谁还不会似的。

我抬眼看向辅导员,吸了吸鼻子,眼眶说红就红:「辅导员,我不是,我没有,你怎么能瞎说?」

「我知道,副校长是你叔叔,气象局领导是你父亲。你一句话,你叔就能给你开后门让你当上 A 大辅导员,你爸就能动用公款给你人工降雨。」

「我是比不上你家世好,没人宠也没人爱,就像地里的小白菜。但我也有尊严和原则,怎么可能和老男人去酒店夜不归宿?」

我茶言茶语完,立马听取卧槽一片。

周粥刚才拿人工降雨吹牛时,同学们一时间还没意识到其中的深意,只会大喊 666。

此时已经纷纷开始百度纪检举报电话了。

然后下一秒,班级群里就有人发了张 A 市气象局真领导的百度百科截图。

人群中也有人怯怯发声:「那个……我顺道百度了一下,A 市管气象的领导怎么是个女同志啊?」

「我也是……我还百度了省级别领导,国家级别领导,没一个姓周的……」

「啊这……辅导员,你爸爸是不是不姓周啊?」

周粥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但她瞎编故事的本事跟我一样,一流。

不过几秒钟,她就掩饰好了失态,找到了搪塞的借口:「我们家讲究男女平等,我跟我妈姓。

「我爸是哪个领导不重要,说到底,都是人民的公仆。而且我爸对于人工降雨一事,是综合多方面决策的。

「酷暑之下,户外工作人员本就谋生艰难,甚至有不少人因此热死。人工降雨本就在计划之内,意在降低户外劳动人民的生存阻力。

「我请求父亲,也只是出于对你们和教官的关心,希望我爸的手下对我们校区气象多加关照,不要错过任何可以完成人工降雨的天机,并不算公款私用。」

周粥这一段「演讲」说得极其伟光正。

人工降雨的主体,也从一开始的「席教官」升级到了「你们和教官」,以及广大人民群众。

她的脸上甚至还配上了扇形图表情——三分忧国忧民,三分被误解的伤心,四分漫不经心。

而我在心里捧哏:嗯,NSDD。

当初我爹就是这么想的。

六千万,买个偏颇和上心,别错过任何可以完成人工降雨的天机。

吸了吸鼻子,周粥眼眶微红,继续:「同学们,我知道你们对公职人员腐败行为的痛恨,但我不希望你们被有心人利用。」

我撑着下巴看她表演,心里继续捧哏。

哦。

我应该就是那个有心人。

周粥接着道:「我爸是农民的儿子,是本本分分的小镇做题家,他靠自己勤勤恳恳的工作,才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职位上,他一直不改初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不希望有人诋毁他。」

说到情动处时,她抹了抹眼泪,跟大家鞠了个躬:「希望大家嘴上留情。」

话说到这个份上,主题升华到了这个程度,大家都有些动容,也不好意思再抓着不放了。

她这个辅导员还是有点子煽动性在身上的。

我虽然知道周粥在扯谎,她甚至刻意略过了她走后门成为辅导员的问题。

但我也不想因为她,否定那些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公职人员的功劳。

再掰扯就没意思了。

来日方长。

她成为辅导员的方式,是她给自己埋下的雷。

迟早要完。

这时,军训集合的哨声响起,休息时间结束。

我神游着站起身,列队集合,心里琢磨着。

不过,周粥有句话提醒了我。

酷暑之下,户外工作人员谋生艰难。

嘶……

看来,下了军训得给老爹打个电话,让他这个「万恶的资本家」赶紧为人民群众做点好事,跟我一起提高思想觉悟。

人工降雨虽然普惠大众,但毕竟不是龙王在世,说布几寸就几寸,说下哪里就下哪里,

还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

有点子玄学,

不如做点实际的。

比如,国内各个户外免费取水点的水源供应,赶紧安排上!

免费纳凉点,爱心驿站,赶紧捐钱砸物资设立起来!

可晚上还没等我给我爹打电话,我爹就主动给我弹来了视频。

「咳……咳……」他裹着厚厚的被子,一接通视频,就断断续续咳了起来,然后一脸虚弱地对我说,「闺女啊,我怕是命不久矣了……你赶紧回来见我最后一面吧……」

我:?

「老孟,说这话之前,你好歹先关了你身后 18 度的空调!」

「一把年纪了,还吹 18 度的空调,你以为你永远十八岁啊?」

视频内出现一只瓷白柔嫩的手,调高了空调温度,然后一把扯掉老爹的被子:「还不如女儿懂事!」

我一看这手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我妈,连忙附和:「就是就是!妈妈说得对!老孟,你可不能任性,多注意身体!」

我爹却是一个葛优躺,生无可恋:「可我只是想见一见女儿,我又有什么错呢?」

……

我无语。

我爹是大忙人,一年到头都在全世界出差。

等我下次回家他可能又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不是他忙,就是我忙。

我能理解他铆足了劲儿想见我的心情。

他这张脸又不适合出现在学校看我,容易打破我低调做人的原则。

但装病骗我回家看他这招,也太损了。

竟然不惜咒自己命不久矣……

我叹气。

算了,老爹实在是太不省心,我还是回去看看他吧。

而等我在校门口和老哥相遇时,我就知道,老孟这招在我哥那里也用了一遍。

所幸家离学校不远。

我们兄妹俩连夜赶回家。

没想到的是,第二天——

家父重病,命不久矣的传闻就在学院里传开了。

等我再回学校时,辅导员正在强迫大家给我捐款:

「同学们应该也听说了,孟蕉同学的父亲情况很不好。孟蕉同学的家庭情况,想必大家也有所耳闻。

「但其实她家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艰难。开学那日,我还看到送她来的是个老头,拎着个编织袋,是一路捡废弃瓶子硬纸板过来的。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