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神医叶辰
  • 绝世神医叶辰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书剑飘零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4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天海李家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叶辰入赘到张家做上门女婿,入赘三年,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从不敢有丝毫的怨言。他跟妻子有名无实,甚至连妻子的手都没拉过,惨遭妻子背叛羞辱之后,他愤怒到了极点。愤怒绝望之余,叶辰意外获得上古医仙传承,从此,他踏上最强逆袭打脸之路!狂龙出世,翱翔九天,且看他如何翻云覆雨,纵横都市!

《绝世神医叶辰》精彩片段

“你好坏啊!”

“今晚去轩豪酒店吗?我还可以更坏!”

看着病房里的一切,叶辰握紧了拳头。

入赘张家三年来,他勤勤恳恳,连老婆的手都没碰过。

而现在,老婆张梦涵,正穿着妩媚,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撒娇!

“嘭!”

叶辰猛的踹开门,将他们吓了一跳。

“叶辰,你怎么回来了?”

张梦涵诧异了半秒,脸色冰冷的问道。

“我不回来,你们是不是要在这里搞上了?”

看着她绯红的脸颊,叶辰的心在绞痛。

张梦涵脚扭了,叫叶辰回家找钱,原来是为了支开他,更好的和男人幽会!

“你就是叶辰吧?我替梦涵宣布了,以后我才是她的老公,你识相就赶紧滚!”

房间里的男人十分霸道,把手放在张梦涵的丝袜腿上摸着,不可一世的说道。

仿佛是上帝下达的指令。

“你说什么?”

叶辰的眼神锋利,怒火升腾。

“哎呀,人家差点忘记说了,叶辰,你快滚吧,今天起我们就离婚了!”

张梦涵享受的翘着长腿,扑在陆子豪的胸膛上,一副迷醉的表情。

“为什么!”

叶辰身躯颤抖,艰难问道。

“哈哈!为什么?”

张梦涵被逗笑了,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人家子豪是陆氏集团的继承人,而你呢?不过是一个哑巴环卫工收养的废物!哪里有可比性?”

“再说了,我早就受够了你的窝囊样!只有子豪这么英勇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我!”

陆子豪瞟了叶辰一眼,满是轻蔑与不屑。

他亲了张梦涵一口,对叶辰挑衅说道:“我和梦涵才认识一天,她就决定把自己给我了,羡慕吗?”

“轰!”

这句话一出,叶辰如遭晴天霹雳!

想到自己憋屈的三年,失控的朝陆子豪冲了过去。

“啪!”

不过,陆子豪学过跆拳道,他完全不是对手,一巴掌就被扇倒在地。

“废物就是废物,给老子乖乖爬着,你的女人我就笑纳了!”

“以后不要再出现,不然我弄死你!”

陆子豪将叶辰踩在脚下,嫌弃的吐了几口口水,拎起病房内的氧气罐直接砸下来。

“咚!”

叶辰的身体都像被砸扁了,无力躺在地上,渐渐失去了意识。

在他昏迷的时候,胸前的玉佩碰到鲜血,化为一道绿光,冲进了他的体内。

“张!梦!涵!陆!子!豪!”

不知过了多久,叶辰嘶吼着醒了过来。

眼睛凶狠的扫视病房,发现那两人已经不见,旁边的另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

“怎么回事?”

叶辰的视线刚看过去,骤然发现,那个容颜绝美的女人,竟然没有穿任何衣服!

而对方玲珑曼妙的身躯,每一丝诱人的曲线,全部展现在了叶辰眼里。

“我是在做梦吗!”

叶辰掐了自己一下,发现是真实的。

甩了甩脑袋,看到那女人又有了衣服。

“不可能!”

叶辰觉得自己见了鬼。

但是,胸口传来的温润感,让他明白自己经历了什么。

原来,玉佩中有着医仙传承,因为血液刺激,认叶辰为主。

叶辰不但得到了医仙的绝妙医术,还拥有了修炼成仙的无价功法!

“那么透视能力呢?”

正在深思的时候,病房外涌进来一群医生。

“江小姐怎么样了?”

市医院的院长表情紧张,对旁边的几个科室主任问道。

“回院长,情况……不太好!”

一个医生战战兢兢,还是说出了实况。

“不太好?什么叫不太好?”

院长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想到江小姐的家世,整个人焦虑到了极点。

这可是江家的小公主,如果治不好的话,在整个天海市,谁能承受江家的怒火?

人家一句话,院长就得下任!

“院长,你快看心跳仪!”

在他发愣间,一个医生惊呼道。

心跳仪已经趋近直线,表示江清雨再不经过治疗,就要从此夭折!

“完了!”

院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这个姑娘还有救!”

突然,旁边病床的叶辰开口了。

医生们现在才发现,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病人。

“你什么意思?”

院长浓眉紧皱,威严的问道。

从江清雨转来这里,他们时刻不敢耽搁,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对于她的病都束手无策。

而此时,这个年轻人竟然说她还有救?

“我可以试一试,说不一定有效!”

叶辰目光炯炯,有点跃跃欲试。

得到医仙传承后,他需要验证一下。

“小子!不要胡言乱语!”

如果不是叶辰目光明亮,医生们恐怕都以为他得的是精神病了!

自己全院都没有办法的事,看他这么年轻,能有什么能力?

“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院长虎目锐利的盯着叶辰,目光仿佛要将他钉透。

但叶辰不为所动,淡淡的点了点头。

“有没有银针?”

下床来到江清雨身边,他转头对医生们问道。

“银针?用银针医治?我没有听错吧!”

这一问,病房内都炸开锅了!

江清雨的病古怪至极,而叶辰竟然要用银针医治,简直是天方夜谭!

“中医科的主任呢?快点找银针来!”

见到江清雨的生命越来越微弱,院长再也顾不得其他,对一个半百老人吼道。

很快,银针到叶辰手上。

看着江清雨,叶辰脑里自动浮现出一种超绝医技,乾坤平劫针。

由于第一次使用,感到晦涩至极。

连续运针十多次,才勉强有点起色。

旁边一众医生,脸几乎黑成锅底,认为叶辰就是一个哗众取宠的骗子!

就当有人想上前制止的时候,叶辰的动作瞬间变了。

手里的银针像落花飞舞,精准的刺在江清雨的几个关键穴位处,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让人眼花缭乱。

“好了!”

叶辰收手的时候,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

“她已经没有大碍!剩下的一些小症,你们可以治好!”

说完这句话,叶辰心绪复杂的走出病房。

“滴滴滴!”

心跳仪恢复正常的时候,院长和医生们才被惊醒。

“刚刚那个神医呢?快给我追回来!”

院长翻江倒海般震惊,急切的朝身边人叫道。

医院外面,红霞遍天。

叶辰打了一张车,回往养母住的地方,自己唯一的家。

他没有在病房多呆,一是不想被医生们过多询问,不好回答,二是刚刚又能透视,让他将床上女子看了个遍,受到的冲击不小。

没一会,出租车停到目的地。

叶辰来到门口,神色猛的一变。

养母陈荷的住处杂乱不堪,仅有的家具破碎一地,入目全是狼藉。

里面有几道黑色人影。

“陆少爷给的钱可不少,把这个哑巴的腿弄断,他应该满意了吧?”

一个刀疤混混面相阴狠,拎着陈荷无比桀骜的笑道。

“大哥,待会我们回去再要点小费,就说哑巴力气不小,还反击了!”

他旁边有两个小弟,一副狗腿的样子。

陈荷满脸泪水,显然被这几人折磨得不行。

“你们全部给我去死!”

看到这一幕,叶辰的胸口都快炸开了,大步流星的冲了过去。

“谁!”

刀疤脸还没看清,就被一拳轰飞。

“陈姨!”

叶辰接过养母,心里像被针扎,泪水汹涌不尽的流下。

从叶辰记事起,就一直被养母照料。

在最艰难的时候,都是养母清扫大街,才勉强取得点收入,让两人得已活下来。

而叶辰这辈子唯一的亲人,竟然被混混们欺负辱打!

陈荷的手轻轻拂过叶辰的脸,似乎是在告诉他自己没事。

“谁叫你们来的?”

叶辰的五指紧捏,煞气冲天的对混混们斥道。

“是陆子豪陆少爷!”

刀疤脸在小弟的搀扶下,艰难的爬了起来,随即毒辣威胁道:“你敢动我,等我回去向陆少爷报告,他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是吗?你们回不去了!”

叶辰将养母抱到破沙发上,一步步朝三人走了过去。

“给我上!用刀砍了他!”

刀疤脸向小弟挥手,感觉叶辰不太好惹。

“噗嗤!”

小弟们的刀还没递出,叶辰已经鬼魅的移动到他们的面前,将刀锋折转过去,反刺在他们身上。

“啊!”

“啊!”

没过几秒钟,两个小弟就被废了,手脚流血,失去了行动能力。

“你不要过来!”

刀疤脸心神惧颤,知道自己惹了个狠角色,不断向墙角退去。

“伤陈姨,你们都得死!”

叶辰暴怒,要将今天受到的屈辱全部发泄出来,双拳握紧,冲了上去。

“小辰……”

在他快将混混灭口的时候,一向说不出话被认为是哑巴的陈荷,突然喊了他一句。

“什……什么?”

这一刻,叶辰完全懵了。

这个声音,是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仿佛陈姨从小喊他到大一样。

可是,陈姨不是个哑巴吗?

“快逃!”

混混们趁机,拔腿跑了出去。

“陈姨!你别动!”

叶辰看到陈荷想坐起来,急忙跑过去扶住。

他脑里浮现出一种接续手法,可以为陈荷接腿。

“陈姨,你等我一下。”

手掌有着薄光,叶辰放在陈姨的腿上,用力一按。

一会儿后。

“我的腿能动了?”

陈荷有点诧异,轻微动了动,发现已经不疼了。

“小辰,你爸妈果然没有说错,在你二十一岁,会突然觉醒!”

这话一出,叶辰心头一颤。

“我的父母?”

自己不是个孤儿吗?哪里来什么父母?

“我也该告诉你一些事了!”

陈荷目光沉凝,悲恨的说道:

“小辰!你记住了,你本是白龙市三大家族之一陈家的少主,有着无尽权势,但在你三岁那年,家族横生变故,你父亲的家主之位被篡夺,你们一家遭到追杀,被逼无奈,我才带你来到天海!”

听着陈荷的话,叶辰脑里轰然。

白龙市他听过,那是大夏国第二大城市,比天海繁荣不知道多少倍。

而陈家是三大家族之一,可想而知它到底有多强大!

“我的父母呢?”

关于陈家如何,他并不关心,只想知道父母的去处!

“当时我们分成两路,我带你南下,他们往北,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陈荷叹了口气,编了一个谎言。

早些日子她通过一些渠道,探查到叶辰的父母早就被暗杀,只是不想让叶辰痛心而已。

“陈姨,把所有事和我说清楚,好吗?”

叶辰的脑里如同一团浆糊,根本难以接受突然其来的身世。

“当今阶段,我只能和你说这么多!等以后你变强,有着自己的依靠时,我会和你说明一切。”

陈荷转过脸去,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而叶辰,心绪难平。

听陈荷说的,一定是真的。

能够篡夺陈家家主之位的人,肯定权势滔天,如果自己现在去触碰,无疑是找死!

只有自己变强,才能找回父母,夺回一切。

“陈姨,我出去走走。”

死死地握紧拳头,叶辰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傍晚,吹了会风,他来到轩豪酒店。

知道身世之后,他整个人骤然清醒。

无论之前过得有多不如意,从现在开始,他要快意恩仇,做一个绝世强者!

而第一步,就是把张梦涵和陆子豪给处理了。

叶辰在酒店前台,说是给陆少爷送东西,成功知道了他的房间号。

“子豪!你好棒啊!”

“哈哈哈!快换另一套情趣内衣,今晚我要七次!”

三零六房间里,传来两人放荡不羁的声音。

“咚咚咚!”

就在他们干柴烈火时,叶辰面无表情的敲响了门。

“谁啊!”

陆子豪暴躁不爽的骂道,谁特么这么不长眼?

叶辰没说话,一直敲门。

“混蛋!”

陆子豪怒了,裹上浴袍来开门,打算好好收拾一下门外的家伙。

“唰!”

一开门,和叶辰四目相对,陆子豪呆滞了一秒。

“是你这个废物?”

不过,他很快嗤笑道,觉得滑稽无比。

“你说谁是废物?”

叶辰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子豪,是谁啊?”

张梦涵娇声问道,好奇地跑了过来。

一看到是叶辰后,眼睛不由自主的睁大。

“叶辰,赶紧给我滚!看见你就烦!”

嫌弃的挥了挥手,她暗道晦气。

“是吗?”

叶辰冷笑,用力一甩,将陆子豪猛砸在张梦涵身上。

“哎哟!”

张梦涵的睡袍破了,露出了性感的制服。

“王八蛋!力气长了不少啊?”

陆子豪也摔得七荤八素,狰狞的爬了起来。

同时有些心惊,叶辰不但没有伤势,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你们敢找人打我养母?”

叶辰眼睛发红,来到两人面前,一人一个大嘴巴子。

“啪!”

张梦涵捂着脸,完全不敢相信。

这还是之前那个唯命是从、窝囊软弱的丈夫吗?

“叶辰是吧?敢动我你必死!”

陆子豪躁怒难忍,冷冷地道:“陆氏集团的能量,不是你可以想象的!”

“威胁我?”

叶辰反笑,握紧拳头,按住陆子豪就一顿狂揍。

旁边的张梦涵都吓呆了,红唇打着哆嗦。

“别打了!”

陆子豪身体健硕,但完全不是叶辰对手,才一会儿,就鬼哭狼嚎的求饶道。

“我不会这么快灭了你,我们慢慢玩!”

叶辰掏出一根银针,以极其隐秘的手段,破坏了陆子豪体内的一些窍穴。

随后,像扔死狗一样扔开了。

“贱女人!三天之后,我会到张家退婚!”

叶辰转身对张梦涵说道,对她暴露的身材没多看一眼,只觉得十分恶心。

“你要退婚?”

张梦涵眉头紧皱,不爽至极。

她要和叶辰离婚,那是理所当然。

而叶辰休了她,那意义就不同了。

以后她肯定会被家族里的其他子弟耻笑!

“你们张家的账,后面我会算清楚!”

叶辰冷然一笑,直接走了出去。

不是他不想让这两人消失,只是他现在还不能做得太过,还有更强的仇人在等他。

“不知天高地厚的垃圾,我一定要让你死!”

陆子豪被张梦涵搀扶着起来,看着叶辰背影,阴毒到极点的吼道。

……

叶辰走在街上,朝四处观望着。

打算找一家中药铺子,买点药给陈荷补补。

来到一家“李氏药阁”,他停下了脚步。

这家店古朴大气,里面传来阵阵药香。

“你好,请问下有这些药材吗?”

看店的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叶辰拿出手机,谦逊的问道。

“咦?”

老头见到叶辰后,眼前一亮,又看了下他手机上的药名,逐渐变得慎重起来。

“小兄弟!你取的这些药,是同一副药方里的吗?”

叶辰点了点头,丝毫不避嫌。

这药方来自医仙传承,即便别人知晓所有药名,不通过一定的手法,永远都炼不出想要的药。

老头翻腾着药柜,一会后拿出个纸包。

“小兄弟,你需要的药基本都凑齐了,只是红娘虫有毒,我也不敢取,在最里面那个房间,你亲自去取吧。”

叶辰皱了皱眉,也没多说什么。

打开老头说的房间,他瞬间就傻眼了。

里面哪里有红娘虫?明明是一个背影绝美,足以让人窒息的少女在沐浴!

玫瑰花瓣衬托下,格外动人心弦。

“谁!”

少女听到动静,急忙滑到水里,转过头来清冷喝道。

“怎么会这样?”

叶辰还没反应过来,又被眼前的场景惊住了。

这个少女的身材世间罕有,但是她的脸上,却有一个蜘蛛胎记,挡住了她所有的美。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想要做什么?”

李秋雪又气又怕的问道,因为脸上的胎记,难堪的低下了头。

“被那老头坑了。”

叶辰深吸口气,郑重说道:“你误会了,我是进来取药的,没有冒犯的意思!”

李秋雪一愣,想到了什么,气得脸都红了。

指着叶辰命令道:“你赶紧给我出去!”

叶辰灰溜溜来到前柜,老头在那嘿嘿笑着。

“老人家,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辰皱眉,不高兴的问道。

“爷爷!你怎么能这样?”

老头还没说话,李秋雪气冲冲的跑了出来,脸上戴着面纱。

“秋雪啊,爷爷这不是为了你好吗?只要为你找到良配,你脸上的胎记,就会消失了!”

老头叹了口气,苦口婆心的劝道。

“你就是听算命先生说的,那是封建迷信!”

李秋雪气得脸颊发红,粉拳握得紧紧的。

叶辰站在一旁,算是明白了。

看来这老头是想拿自己做实验,看能不能治好自己的孙女,只是这手法,有点过激了……

“老人家,我付一下药钱!”

这时,叶辰才发现,原来药是齐的。

“一共十万!”

老头见孙女生气,也没办法,摇了摇头道。

“十万!这么贵?”

叶辰眼神一滞,自己身上总共才两万,还是这三年省下来的,根本就不够啊。

“这样吧,老人家,如果我能把你孙女的胎记消去,这药钱,能不能免了?”

叶辰讪讪一笑,无奈地说道。

“哦?”

老头一下坐了起来,眯着眼睛看叶辰。

“爷爷,你别信他,他怎么可能会有办法?”

李秋雪差点被气昏,扶着胸口很恨说道。

“小伙子,如果你能把秋雪治好,你就是李家最大的恩人!”

老头沉凝片刻,目光锋利无比。

刚刚他看过叶辰的药方,没想到世上竟然有这种配药方法!

因此判断,叶辰绝非池中之物。

“爷爷!”

李秋雪怔住,爷爷还真信了?

“天海中医世家,李家吗?”

叶辰心里一震,把银针拿了出来。

指着旁边的沙发:“李小姐,请躺下。”

“治不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李秋雪气得牙痒痒,盘算如何刁难叶辰。

顺势躺下后,勾勒出她诱人的曲线。

叶辰本来没心思欣赏,但是当眼睛看到李秋雪,一下子呆住了。

只见李秋雪身上不着一缕,没有任何秘密的展示在他面前。

“我这是,又能透视了?”

叶辰心绪澎湃,气血沸腾。

“你看什么呢!”

李秋雪气恼的话,将他惊醒。

“我是先观察一下。”

叶辰压下心神,目光移到李秋雪脸上,将蜘蛛胎记给看透了。

里面竟然是紫色的血液。

他捏着银针,直直刺去。

李秋雪尖叫一声,害怕的闭上眼睛。

“鸿引针法!”

当叶辰行动时,老头一下握紧扶手,不可思议的惊道。

银针就在胎记中心,没有丝毫动弹,但是针尾却源源不断的淌出紫血。

过了几分钟,叶辰收回银针。

只见李秋雪脸上已经光洁一片,她美眸一睁,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也不为过。

“好美。”

叶辰神情恍惚,情不自禁的赞道。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