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命哑巴甜妻开口撒娇了
  • 要命哑巴甜妻开口撒娇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唐棉花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51:00
  • 最新章节:第三章 自恋狂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阮琳羽因为后天的原因而成为了一个人见人怜的哑巴,可即便如此,老天却依旧没有放过这个可怜的少女。因为她那张美丽的脸蛋,她被自己的无良继父强行送给了商家的继承人,从此,她与那个恶名昭彰的商家大少彻底纠缠在了一起……

《要命哑巴甜妻开口撒娇了》精彩片段

商家祖宅,“啪”地一声,茶杯落地应声而碎。

阮琳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蹙眉看着地上的碎片。

紧接着一道不留情面的斥责声响起:“阮琳羽,别以为你进了商家的门,以后就是商家少奶奶,我儿子年纪轻轻事业有成,他要娶也该娶个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而不是你这种……总之,你这个儿媳妇,我绝对不会认。”

阮琳羽仿佛早有所料般,面无表情地弯腰收拾好碎片,然后抬眸静静地盯着玉娇柳。

她虽然发不出声音,但长了双水灵动人似是会说话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时,显得十分无辜。

玉娇柳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感觉反倒像是自己在无理取闹,刚刚的怒火也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些恼羞成怒道:“真想不通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嫁进商家……”

“行了!你有点儿长辈的样子。”商振华厉声喝止了她,“事已至此,琳羽肚子里说不定已经有了商家的长孙,难道你要让他成为私生子?”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玉娇柳连忙否认,又冷冷地瞥了阮琳羽一眼,“商家的后代固然重要,可一个哑巴没资格做商家长孙的母亲,谁知道孩子出生会不会遗传她,要是真有了也得打掉。”

听到这些话,阮琳羽不以为然地弯了弯唇,心想:放心,我只是来还债的,并不想当什么养尊处优的商家少奶奶,况且早在那事过后她就已经及时给自己配了药,怎么都不会怀孕的。

毕竟有了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就多了一份牵挂,她想还完债后,无牵无挂一身轻松地离开。

“打掉?”商振华闻言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淡淡地看向玉娇柳,“你这辈子可能也就这一个孙子了,难道你想让商家绝后不成?”

“怎么可能!爸,你话说得太严重了。”玉娇柳不甘心地反驳道,“子默年纪轻轻就是家族企业掌舵人,他不缺听话合格的妻子,商家自然也不缺门当户对的儿媳,您心心念念想抱的长孙,迟早会有的。”

老爷子忍不住怒道:“你儿子什么样你自己不清楚?二十多年了,你在他身边看到过半个女性吗?况且就他哪个样子哪个女人不害怕?”

“这……”玉娇柳声音弱了下去,“那是子默他自己不愿意找,只要他主动一点,不愁没有女人往上贴。”

“就以他那暴君的传闻,哪家正常大小姐愿意嫁给他?”想到孙子那暴躁易怒的性格,商振华深深叹了口气,看向阮琳羽,眸色以为不明。

然后对着玉娇柳坚定道:“我看琳羽就很好,性子安静,人也沉稳,和小默正好互补。商家少奶奶不过是个名号,谁用着都一样,分什么三六九等。”

一听到阮琳羽的名字,玉娇柳仿佛被踩到了什么开关,想到以后别的太太会如何看她,立刻尖锐道:“不可能,我绝对不会承认她这个儿媳妇。”

 

“你承不承认有用?是你个人的私心重要,还是商家的未来重要?”商振华声音重新冷了下来。

老爷子毕竟掌权多年,身上自带一股上位者的权威,这番没留情面的话一出口,玉娇柳脸色立刻红了几分。

她斜睨了阮琳羽一眼,见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似乎带着笑意,就跟嘲讽似的,火气顿时又上来了。

“爸,我还是不能认同您的决定。”她虽然在同老爷子讲话,但却是看向了阮琳羽,“子默除了脾气有点急躁之外,完全符合高富帅的标准,不知有多少女人抢着想和他结婚,随便挑出来一个都比这女人强上百倍,为什么非得选个最不起眼的出来。”

“他那是有点急躁吗?你不知道他发起疯来是什么样子?”

“我……反正让她做商家孙媳妇,就是不行。”

阮琳羽沉默地低着头,不可避免觉得尴尬。

这两个长辈光明正大地对她评头论足半天,全然不顾忌她本人还在场,想来在他们眼中她也不过是个工具人罢了。

想到这儿她自嘲地笑了笑:本来不就是吗?如果不是为了还继父唐高峻养育她几年的恩情,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琳羽,我听说你从小就学音乐,会十多种乐器,对吗?”商振华直接无视了玉娇柳,和蔼地问道。

见老爷子替她解围,阮琳羽松了口气,轻轻点头。

“爸,您就别给她镀金了。”玉娇柳倨傲地扬起下巴,“有件事您别忘了,当初是她主动爬上子默的床,现在抱住他大腿就不肯松开了,这是大家闺秀能干出来的勾当?我还没见过哪个女人像她这么不要脸!”

“闭嘴!”商振华忍不住怒斥,“这种话是你作为商家夫人能说出来的?”

“我说的是事实,不管您信不信情况就是这样,这女人表面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实际上对商家另有图谋!”

“有图谋也图不到你头上!”

阮琳羽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不要生气,她是来还债的,商家人无论什么脸色她都得受着。

一番心理建设后,她睁开了眼,眸光依旧亮得惊人。

“你是想说什么吗?”商振华面向她时,又挂上了一贯温和的笑意。

阮琳羽点了点头,目光急切地在客厅内搜寻,最终落在一张全家福上。

她指了指合照上的商子默,又指了指自己,双手在胸前打叉摇头:我不喜欢他。

言外之意是她清楚自己几斤几两,还完人情就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去,绝对不会对他死缠烂打。

但除了爷爷奶奶,从没有人为她特意学习手语,连这简单的手势,商家的两位长辈都看得一脸茫然。

阮琳羽有些难堪地咬了咬唇。

玉娇柳见状忍不住冷嘲热讽:“你看,连想说的话都表达不清楚,难道指望商家上上下下跟你比划着交流?”

“丫头,你别着急,爷爷差不多能看懂了。”商振华耐心地鼓励她,“你重新再‘说’一遍。”

阮琳羽从他温和的态度中感受到了尊重,于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还配上口型:你们放心,我不喜欢他。

刚走到客厅的商子默正好看见了这一幕,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地站着。

不过一个哑巴女人,哪儿来的脸面着急忙慌地表达看不上他!

玉娇柳第一时间发现了儿子的存在,立刻笑着道:“子默,你回来了。”

阮琳羽顿时浑身一僵,扭头去看身后的男人。

商子默一身黑色西装,衬得身材修长挺拔,五官深刻而冷峻,很容易给人带来压迫感。

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商子默一脸嘲讽地看了过去,“明明看不上还处心积虑地巴上来,死皮赖脸要嫁,到底怎么想的。”

阮琳羽淡淡地移开视线,心想又不是她愿意的,都是为了还人情。

商子默见她一脸平静,感觉自己吃了闷头亏,语气更加不善:“一个哑巴能嫁给我,已经是三世修来的福分,哪儿来的脸嫌弃别人?”

阮琳羽忍不住蹙眉看着他。

她从小生活的环境单纯,没接触过豪门里长大的人,虽说之前早就想象得到自己的未婚夫多少会有点少爷脾气,但真正面对面打交道,她还是觉得这种不礼貌的态度让人不舒服。

商子默同样也在看她,那张巴掌大的精致面孔,有一半是被那对水润的眸子占去了,因为眼睛太大,细小的情绪都显露得一清二楚,仿佛会说话一般。

——他坚信自己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了不屑。

商子默紧了紧拳头,冷笑着质问:“怎么,你还真嫌弃?”

阮琳羽无意与他争吵,轻轻偏开头。

这个动作一下子激怒了商子默。

他捏着阮琳羽肩膀将人逼到墙角,低吼道:“躲什么,回答我!”

眼前的男人面目狰狞,双眼充血,如同一只被逼到绝境的猛兽,仿佛下一刻就能将猎物撕碎。

阮琳羽被他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但很快就平静如初。她跟着爷爷奶奶学医时,见过形形色·色的人,面前这个人不过是情绪失控,她顺着安抚就行了。

于是面对暴怒的商子默,她淡定地点了点头。

商子默见她还真敢这么回答,差点气笑了。

他强忍着一拳挥向墙面的冲动,五指用力收拢,终于渐渐平静下来。

“儿子,你没事吧?”玉娇柳连忙上前,将他拉到一旁。

情绪控制是商家长房的必修课,她不能进行干预,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失控的情绪折磨直至平复,这对一个母亲来说无异于上刑。所以她才希望嫁进商家的能是个各方面都完美的儿媳妇,可以替她好好照顾儿子。

商子默拂开她的手,转头看向商振华,“不管您出于什么目的做出这个决定,我都不会顺从。就算世界上只剩她一个女人,我也绝不会娶她!”

阮琳羽心里刚生出的一点同情,立刻被这话浇了个灭,医者的仁心不适合用在这个男人身上。

“小默,你别激动,你爷爷最疼你了,这件事肯定还有回旋的余地。”玉娇柳心疼地拉着儿子安抚,向商振华投去个哀求的眼神。

商振华不为所动,食指轻轻敲着沙发扶手。

玉娇柳气恼地收回目光,视线一转又落在阮琳羽身上,忍不住嘲讽道:“我儿子的情况如今你也看到了,你刚才非但没安抚他的情绪,还故意激怒他,这样的女人我们商家怎么敢娶进门?”

商子默不知被哪句话刺激到,喘·息突然急促起来。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