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京泽班盛小说
继续看书
滨海市,著名摄影大厦。阮念初刚回国就受来到国内顶级杂志社ZW的邀请,帮忙拍摄一组代言。此时,她带着助理正赶往拍摄室,不料刚抵达摄影室的拐角处,就直直跟人撞上!往后仰时她连忙护住相机,谁知对方伸手将她拉入怀中,刹那,一抹熟悉的雪松冷香传来。

《周京泽班盛小说》精彩片段

滨海市,著名摄影大厦。

阮念初刚回国就受来到国内顶级杂志社ZW的邀请,帮忙拍摄一组代言。

此时,她带着助理正赶往拍摄室,不料刚抵达摄影室的拐角处,就直直跟人撞上!

往后仰时她连忙护住相机,谁知对方伸手将她拉入怀中,刹那,一抹熟悉的雪松冷香传来

阮念初猛地抬头望去,只一眼就愣在原地。

男人身材高大,五官英挺,浑身上下透露着矜贵高傲的气场。

是他,周京泽,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

时隔五年,这是他们第一次重逢。

阮念初曾经想过很多种再见的场景,却唯独没有想过,相遇会这么冒失。

正当她怔神时,周京泽松开了她。

他看了她一眼,居高临下:“怎么,不认识我了?”

滨海市,著名摄影大厦。阮念初刚回国就受来到国内顶级杂志社ZW的邀请,帮忙拍摄一组代言。此时,她带着助理正赶往拍摄室,不料刚抵达摄影室的拐角处,就直直跟人撞上!往后仰时她连忙护住相机,谁知对方伸手将她拉入怀中,刹那,一抹熟悉的雪松冷香传来

阮念初看了周京泽两眼,低下声音闷闷应答:“恩,我们小时候一起长大。”

周京泽的经纪人张启明也凑上来:“哟,那你们不就是青梅竹马?”

谁知周京泽却冷笑:“人家是刚从海外留学回来的国际摄影师,我可配不上做她的竹马。”

阮念初闻言,抱着相机的手愈发收紧。

‘配不上’这三个字,她曾听过无数次。

十三岁那年,她被周爷爷收养,第一次被带到周家,周京泽见到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是哪来的乡巴佬,也配进我们周家?”

……

思绪收回,阮念初没有说话。

像从前一样,每当周京泽对她冷嘲热讽时,她便以沉默相对。

周京泽见此,不耐出声:“不是要拍照片吗?快拍!”

阮念初黯然垂眸,他对她厌恶至极的样子,倒是跟从前没什么两样。

……

拍摄现场。

阮念初强打起精神,拿起摄像机开始工作。

镜头下的周京泽,仿佛是天生吃这一碗饭的,无论摄像师想要什么样的感觉,他都能营造出来。

拍了一组照片后,中场休息。

阮念初老远就看到周京泽补好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橙汁,她犹豫着走了过去。

可等走到他面前,她又不知道说什么。

视线扫过橘色的果汁,她没话找话:“你好像没怎么变,还是跟从前一样喜欢喝橙汁。”

周京泽抬眼睨向她:“你不也是,还是一副虚情假意的样子,出国五年,都不舍得回来看爷爷一次。”

阮念初不由收紧手,他怎么能这么说她?


阮念初胸口一阵窒息,满脑子都是‘没有半点关系’六个字。

也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这时,周京泽拿起手机站起来:“行了,今天就到这吧。”

刚走过来的经纪人张启明见状,忙说:“天翊,还有两组照片没拍完呢?你在等……”

周京泽扫了一眼手机,神色不耐烦:“我还有重要的事。”

随后他戴上墨镜,被众人簇拥着离去。

阮念初看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

晚上十点,阮念初处理好工作上的事情,才离开办公室。

她在楼下拦了一辆计程车回家

上车后,手机的消息开始响个不停,阮念初还以为是工作上出了什么差错,便点开消息一看。

是同事在群里转发的一条娱乐新闻——

【顶级流量周京泽与当红花旦夏安妍今晚相约烂漫烛光晚餐,恋情再被曝光!】

新闻配图,是周京泽与夏安妍亲密耳语的照片,他那丹凤眼中盛满深情,就好像对方是他的唯一。

阮念初垂下眸,自虐般点进评论区——

“据知情人士爆料,周京泽进圈就是为了跟夏安妍在一起!”

“豪门千金与少爷,两人青梅竹马又门当户对,这爱情我先磕为敬!”

她再也看不下去,正要关上手机的手,这时周爷爷的电话忽然打了进来。

阮念初回神后接起,电话里传来周爷爷中气十足的声音:“玉苏,工作忙完了没有?明天上午我在家里准备了午宴给你接风洗尘,你记得回家啊。”

阮念初渐渐攥紧手机,眼眶不由一热。

回家……

在美国五年,她最想念,也最害怕提及这个词。

缓了几秒,她才轻声回:“好。”

……

第二天上午,周宅。

阮念初下车后,站在门口望着眼前熟悉的地方,一时之间竟有些近乡情怯。

收拾好情绪,她才按响门铃。

没想到周爷爷亲自来开了门,一见面就喜笑颜开拉着她进屋:“你的房间我都让人保持着原样,你快跟我去二楼看看。”

阮念初含着笑,小心扶着周爷爷,两人一边聊天一边走上楼。

不料,他们在去往书房的拐角处时,迎面撞上了周京泽。


阮念初愣住,随即心里一阵闷痛,周京泽怎么好意思问出这句话?

她凝着他的眼睛,脑海里却浮现了五年前的场景。

那天,是周京泽十八岁生日后的第五天,也是周京泽跟她表白,他们确认恋爱关系的第三天。

周京泽和朋友在台球室玩到忘了时间,她特地找他回去吃饭。

而她抵达台球室门外,刚要推开门,里面却传来周京泽跟别人的谈话——

“周少,你不是一直说阮念初配不上你吗?怎么还跟她在一起了?”

接着,门内就响起周京泽满不在乎的话音:“还能为什么,玩玩而已。”

“阮念初天天一副好学生样,就知道讨爷爷欢心,我倒想看看她怎么跟爷爷交代这件事。”

周京泽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狠狠地插进阮念初心口。

原来她以为的两情相悦,竟然只是一个玩笑,甚至是阴谋……

这时,周京泽忽然说话,打断回忆:“怎么,你该不会是愧疚的说不出话来了吧?”

思绪回神,阮念初仰头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对于你,我问心无愧。”

周京泽脸色一沉:“真不愧是你,阮念初。”

话落,他就转身出去,‘嘭’的一声,像是发泄什么,门被重重关上。

阮念初好像卸下了所有气力,无力地滑坐到地上。

……

中午,阮念初整理好情绪,下楼陪周爷爷吃饭,而周京泽一直没有下楼。

一直等到她快要吃完的时候,楼梯上才传来一阵动。

她下意识就抬头望了过去,就见周京泽身穿米棕色长款大衣,手里拿着一副墨镜,脸上是惯有的面无表情,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见状,周爷爷马上板起脸训斥:“饭都不吃?又想跑哪去鬼混!”


盛夏,叶赛宁白天拍完国内四大女刊其中一本杂志,晚上还要参加一个时尚品牌晚宴。


化妆间的里人忙得人仰马翻,摩肩擦踵,十几个工作人员,全都在围着她这个大明星转。米加偏头用肩膀夹着手机接电话,一边拿着一件华伦天奴最新款的黑色长裙小声地问叶赛宁喜欢吗?


倏忽,化妆师不小心扯到了她的一根头发,痛感传来,叶赛宁皱了一下眉,像是油画美人裂了一道缝。


化妆师连连说“sorry宝贝,没弄疼你吧”。


叶赛宁没理,只是看了一眼米加手里的露背黑裙子,视线收回,朝她比了一个手指。


米加立刻心领神会,立刻滚去重新给她拿衣服。


一连换了十几套。


叶赛宁终于看上一件暗红色的丝绒深V长裙。


换好衣服,弄好造型后,叶赛宁提着裙摆参加晚宴。


宴会上衣香鬓影,钻石吊灯投在高脚酒杯上,流光溢彩。人人穿上华服,脸上堆起虚以委蛇的笑,像夜行的百鬼。


叶赛宁一瞬间忽然感觉很疲惫。


于是她任性地鸽掉了品牌方的上台发言环节,溜了出去。


房车内,叶赛宁蹬掉十厘米的水晶高跟鞋,露出纤白的脚踝,仰头靠在后座上,闭上眼,鸦羽似的睫毛垂下,车窗外的灯光扫过她的半截红唇。


美得惊心动魄。


手机在寂静无垠的夜发出清脆的叮咚响起。


寇丹色的指甲摸到手机,熄亮屏幕,朋友发来消息,很简短的一句话:


filone,他结婚了。


那一刻,心脏被人扼住,叶赛宁感觉整个人被摁进水里,周围只有咕噜咕噜气泡声,呼吸一寸寸被夺走,想挣扎,又不能。


“停车。”叶赛宁开口。


“你先走吧,我下去逛逛。”叶赛宁说道。


不等男助理开始念叨,叶赛宁迅速下车,“嘭”地一声,门关得震天响,她还朝后比了个中指。


那一抹摇曳着绒面的暗红色裙摆,消失在夜色里。


叶赛宁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走着走着,她居然晃到了一家水族馆面前。


可惜灯已闭,店主早已打烊。


叶赛宁提着裙摆,走上去,固执地敲了敲卷闸门。


蓝色卷闸门发出砰砰作响的声音,灰尘掉下来,拂到她精致的脸上。


像是珍珠蒙了尘。


叶赛宁干脆坐在水族馆前的台阶前,也不管傍晚下过雨湿漉漉的地面。


七位数的裙子就这样被糟蹋,她眼睛都没眨一下。


叶赛宁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红唇衔住,机匣发出“喀嚓”一声,点燃,橙红色的烟火照亮她的侧脸。


灰白的烟缓缓呼出来。


漂亮又懒倦。


不知道是不是夜晚太静,还是因为她此刻正坐在水族馆前,一刻钟收到了他结婚的消息。


叶赛宁一下子想起了很多前尘往事。


谁能想到,炙手可热的女明星穿着大红裙,丝毫不顾及形象,此刻正坐在小巷前满是灰尘的台阶上怀念一个人。


叶赛宁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很好看,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她的出生是腐烂向下的,虽然牌抓得不好,但她知道可以选择怎么打才响亮。


美貌可以变现,但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叶赛宁一直在风月场所当服务员卖酒,她想攒钱出国留学,想逃离喝酒烂赌的父亲,逃脱怎么也逃脱不了的原生家庭。


她终日在潮湿又冰冷的阁楼与霓虹四射的酒吧两点间徘徊,希望一直很渺茫。


直到她遇见了周京泽。


叶赛宁会帮他根本不是因为什么一时心血来潮,或是骨子里的善良。


她之所以能再酒吧待那么久,是因为她的性格是那种对方当众火拼把血溅到脸上,也只是选择把血擦干净,继续工作。


事不关己一向是她的生存法则。


叶赛宁肯出手帮周京泽完全是因为另一件事。


叶赛宁租住的地方在穷人区,下班要侧着身子走进巷子,头顶的成片的晾衣杆如鲨鱼的锯齿,不停地往下滴水,后背湿了一片。


随时有人喝得一滩烂醉坐在墙角边流里流气地看着你,吹口哨。


周末叶赛宁下晚班的时候,她那个喝得烂醉的邻居深更半夜地不停地拍打她的门,说着下流的脏话。


水管忽然出不来热水,叶赛宁洗了个冷水澡出来后冻得直哆嗦,连抽烟的手都在抖。


外面的敲门声和咒骂声还在持续,这样的骚扰不是一回两回了。


那木门也顶不了多久,门板被拉开巨大的缝隙,夜晚的风灌进来,恶魔随时入室。


到底是女孩子,叶赛宁心里还是害怕的,她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瓶乌苏,壮胆似的吹了半瓶。


“嘭”地一下,窗户哐啷被推开,一只白皙的手伸了出来,橘色的灯光打下来黏腻在手上。


叶赛宁伸出一根食指往上勾了勾。


无声的诱惑。


醉汉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踉跄地扶着墙走过来。


手刚碰上嫩出水的指尖,头低下去,使劲嗅了嗅,属于女孩的清香飘过来。


还没来得及回味,一个绿色的酒瓶砸了下来。


“砰”地一声,酒瓶碎裂,额头的血不停地往下滴。


最后醉汉抱着头大叫跑走了。


人走后,叶赛宁整个人贴着墙壁慢慢滑落坐在地上。


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地方也待不下去了,叶赛宁决定搬家。


搬走之后,叶赛宁仍觉得心神不宁,托人打听,但都没有确切的消息。


有人说他脑袋缝了几针,有人说他成了傻子。


叶赛宁信因果报应,但她不后悔,为了抵消心里的一点负疚,她出手救了周京泽。


叶赛宁救人只是想做好事,抵消做过的坏事。


但周京泽找上门来道歉她就是没有想到的。


毕竟周京泽是酒吧里的常客,人长得很帅,男女通吃的那种,是个超级富二代,听说家里还有背景。


但人也浑。


跟彭子那样的人混在一起,没一个好货。


明明前一晚叶赛宁还无意中撞见周京泽带着一帮人在酒吧后街打架。


当时周京泽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五官凌厉,高挺的眉骨上沾着血,他一脚踩中躺在地上人的喉骨上,对方不停地翻白眼,发出嘶哑的惨叫。


对方的声音叫到痛苦最大值时,周京泽会抬脚松力度,当他以为能获救时,脚又重重地踹了下来。


反复折磨。


对于听到的哀嚎声,他眼睛都没眨一下,还慢悠悠地点了根烟。


机匣发出“啪”地一声,虎口蹿出橙红的一簇火,他低下头点燃,灰白的烟雾吐出的同时,不经意地瞭起眼皮往路口一扫。


叶赛宁刚好看过去。


周京泽穿着黑衣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