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墙的秘密小说
继续看书
我在表白墙后台收到了别人给我男朋友的告白,本来还喜滋滋地觉得他是个抢手货,结果第二天女生留言,「感谢墙墙,我们在一起啦。」我看着身边的男朋友,陷入沉思。我运营了我们大学的表白墙账号,因为觉得看着别人表白很有意思。

《校墙的秘密小说》精彩片段

我在表白墙后台收到了别人给我男朋友的告白,本来还喜滋滋地觉得他是个抢手货,结果第二天女生留言,「感谢墙墙,我们在一起啦。」

我看着身边的男朋友,陷入沉思。

我运营了我们大学的表白墙账号,因为觉得看着别人表白很有意思。

没告诉任何人这个号皮下是我,因为担心会让表白墙失去神秘感,也担心吃不到朋友的瓜。

但是我没想到有一天会收到别的女生,给我男朋友的表白。

那份表白很简单,大概就是某学院的蒋学长,我很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并附上了一张背影图。

那张背影,烧成灰我也认识,一看就是我男朋友。

我本来还美滋滋地觉得,还是老娘眼光好啊,看中的男人竟然是个抢手货。

随后我也没拿这当回事,转头就忘了。

谁能想到,第二天,这个女生又来私信我。

「谢谢墙墙,我们在一起啦,特意来还愿,不用发出去啦。」

???

我看着正在跟我一起吃饭的男朋友,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川鸣,你最近,咋样?」

他抬头略显茫然地看我一眼,「啊?我不是天天跟你在一起吗?」

是啊,所以我更迷茫了。

我之所以会对那条表白不当回事,是因为在我心里,蒋川鸣是绝对不会出轨的那种人。

会随时报备,会随叫随到,手机不设密码,随时让我翻查。

我们俩从高中到现在大三,在一起快六年了,甚至约定好毕业就结婚。

这样的人会出轨,我是万万不信的。

所以我还是决定先给他一点信任,从那个女孩子入手,了解一下是不是女孩子认错了人,或者只是一个误会。

所以我开了一个小号去加那个女孩子,备注写的是蒋的朋友。

没想到竟然很快就通过了,但是女孩子好像很警惕,只是打了个问号。

「没事,是老蒋让我加你的,他不方便说话。」

女孩子还是没说什么,只是发了个,「哦。」

但就是这个哦,让我起了疑心。

按照正常人来说,听到这样奇怪的话,至少会问一句。

但是她竟然没有质疑,只是回了个哦。

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就是女孩子的直觉。

我突然福至心灵地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两件事。

大概一年半以前,蒋川鸣所在的摄影社团好像去了一个女孩子当模特。

我记得成片出来以后,我还夸了一句,「挺可爱的小姑娘。」

一年前,蒋川鸣突然往背包上挂了一个小鸭子。

因为很可爱,所以我留意到了,「川鸣,我记得你以前不太喜欢小玩偶啊。」

他只是拿着捏了捏,「我那天看见觉得还挺可爱的,就挂着了,你喜欢?那给你?」

「你觉得可爱就挂着吧。」

很简单的两件事,却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

我还记得那个姑娘是他的直系学妹,偶尔会在校园里碰见,还会跟我们两个打招呼。

当我仔细看小姑娘的空间时,发现很干净,没有任何信息,也像小号。

我跟川鸣告别后,回宿舍的路上,我去翻他们社团的微博。

翻遍了一年到两年前所有的微博,终于找到了那女孩做模特的那一条。

我在评论区里顺藤找到了那个女孩的同学账号,又从点赞记录里,找到了女孩本人的账号。

发现女孩子好像是有男朋友的???

这个男朋友,我越看越眼熟,这不是川鸣的同班同学吗???

我开始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多虑了,可能并不是这个女孩子呢。

但是我翻了翻她的主页,竟然发现,她发过跟川鸣那只玩偶一模一样的小鸭子??

「玩这么大吗?!」


人既然起了疑心,那就会觉得处处都透着可疑。

我跟蒋川鸣在不同的系,所以课表是不同的。

我们分享过彼此的课表,总会挑两个人都空的时间再见面。

这一天,我挑了一节他不太重要的选修课,潜了进去。

我戴了口罩和帽子,早早地坐在阶梯教室最后排的角落里。

眼看着临近上课时间,学生一个个进来,我几乎是目不转睛,但是并没有看见蒋川鸣走进这间教室。

刚开始,我还愿意抱着期望,想他是不是翘课了。

上课十分钟以后,老师拿出花名册开始点名。

竟然,没有他的名字!

我发誓我没有漏听过任何一个名字,但是,竟然没有蒋川鸣的名字。

本来只是抱着好奇心的八卦心态,甚至始终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一样看着这场闹剧。

一直到这一刻,我感觉我的心终于一寸一寸地凉下去。

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在一起五年,我们经历过那么多事,上千个我以为相爱的日夜。

我笑着跟他规划未来的时候,他大概在冷眼旁观计划着怎么离开。

想着想着,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因为在上课,所以我不能发出声音,只能把头埋下去,把涌出来的眼泪一点点擦干。

「同学?你还好吧?」

我吓了一跳,抬起头摆了摆手,「抱歉抱歉,我没事。」

他递过来一包纸巾,「擦擦吧。」

跟他道谢的时候,我才认真看了一下身边的人,竟然就是那个女孩子的男朋友。

他好像没认出我是蒋川鸣的女朋友,只是礼貌地递给我纸巾后,就转过去安心听课了。

「那个,同学,我也是这个课的,我能加你个微信吗?可以一起组小组,做作业。」

其实我并没有把握他会同意,毕竟他是有女朋友的人。

加女生微信可能会觉得不太好吧。

他果然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了思索的表情。

正当我以为他要拒绝我的时候,他说,「好啊。」

男孩子长得清秀白净,看着是很内向文静的性格。

真是他妈的瞎了眼,有这么好看的男朋友,非要跟我抢一坨屎。

下课以后我们礼貌地告别,并说好了下次互相占座。

我翻着男孩子的朋友圈,设置了三天可见,签名和背景都是空白的,看着并不像在谈恋爱的状态。

走到校园里顺着下课的人流,我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满脑子想的都是跟蒋川鸣过去的点点滴滴。

我开始怀疑,是不是那些快乐的瞬间,都是假的。

是不是他说的每一句誓言,都是假的。

是不是从他看见那个女孩子的第一眼起,我就已经不再是他放在心里第一位的人。

走着走着我忍不住又哭了起来,但是周围的人太多,我只好躲进小路,一直顺着走到偏僻的人工湖一角。

然后就正好看见,有两个人,正在长椅上牵着手,女孩子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我刚想离开,就听见蒋川鸣的声音传来,「你的手真软。」

离得有些距离,女孩子挡住了他的脸,但我记得他的声音。

每天都通电话,连续通了五年的声音,我怎么会听不出。

然后我傻愣在那,眼看着男孩子伸手抚上了女孩子的头。

他们俩,在接吻。

那一瞬间,我特别想冲过去,给他们两个每人一个耳光。

再大声质问,你们为什么能这么不要脸!

我胸腔里的火,几乎冲破了我的理智。

但是,不够,不够!

这样过去捅破这层窗户纸分手,就等于直接起身让位,让这对狗男女毫无心理负担地在一起。

除了几秒钟肉体上的疼痛,三言两语凌辱,他们浓情蜜意,又怎么会感同身受我今天半分的疼。

我绝不会这样轻易地放过他们。

于是一个邪恶的念头在我心里悄然而生,你绿我,那我也绿绿你。

切肤之痛,总要身临其境才足够鲜血淋漓。

我会用尽一切办法,留在蒋川鸣的身边,让你们的感情永远留下地下。

然后得到你的男朋友,你的每一任男朋友。

蒋川鸣,我要你的内心从此以后,再也得不到片刻的安宁。


我拍下了他们的照片,上传到我空间里的私密相册,再把手机里的痕迹清除掉。

大哭一场以后,我仔细回顾了过去的点滴。

我根本无法确定,也不敢确定,到底是哪一刻,我们的感情里出现了第三个人。

哭够以后,我回到宿舍,看着镜子里的人,仔细端详。

胡乱打理的头发,素面朝面发黄的脸,身上套着宽大的中性卫衣,永远压着半张脸的棒球帽。

自从恋爱以后,除了有什么特殊场合,或者心情很好,我鲜少化妆。

买了很多漂亮裙子,但因为不喜欢洗头,觉得画风不搭,吊牌都没拆过。

我想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长什么样子闭着眼睛也烂熟于心了,何必搞这些花里胡哨的虚招子。

我把镜子扣下去,把衣柜里所有衣服都搬出来。

清理出一小堆破烂 T 恤,黑白灰的肥大外套,男女不分的五分短裤。

一件件叠好放进干净的口袋里,放进楼下回收旧衣服的大箱子。

衣服丢完,我拎着澡框去学校的浴池洗澡,想着去一去晦气,重振旗鼓。

谁想到在这又遇见了那个女孩。

北方的浴池是大众浴池,脱了衣服在几十个淋浴头下面,大家坦诚相见。

浴池里雾气蒸蒸,糊住了大家的面孔。

我在她的对面,正在往头上搓泡泡。

瞥了两眼,纤细柔嫩的女孩子,小腹平坦,花苞似的凹凸有致。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小肚子倒是波澜壮阔。

那一秒钟,我有一点泄气,甚至暗自嘲讽自己,我这样的女孩子是不是活该被男人甩。

她转过身去搓背,我一抬头,正看见她颈后头发下一块泛着青紫的嫣红。

是草莓印。

这两个穷比,开不起房的?

我的斗志一下又昂扬起来,我值不值得被爱,凭什么要靠这种畜生评判?

洗了澡,我直奔理发店花了二十块钱把头发拉直吹蓬。

回到宿舍,又扒拉出一条修身的雾粉长裙,把框架眼镜也收起来,戴了小直径的美瞳,化了个淡妆。

室友们啧啧称奇,「今儿是什么大日子?」

我一边化妆一边给蒋川鸣发信息,「川鸣,想你了,一会儿陪我走走。」

那边消息很快传过来,「好啊,我也想你了。」

我看着那条信息,久久出神,眼线差点顺着眼皮描进头皮里。

一颗心真的能割裂出互不干扰的两部分,去分别爱不同的人吗?

等我下楼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坐在台阶上低着头打游戏。

他总是会提前等我,不管等我多久也不会急。

我不禁想,你等她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川鸣,对不起,我下来晚啦。」

一看见他,我扯出笑脸去拉他的手,贴在他的肩膀旁仰着脸看他。

他一看见我,眉头一挑,「宝贝今天怎么这么漂亮啊?」

往日里他都是牵着我的手,今天却搂上我的腰,把头埋进我的头发里晃晃,「你好香啊。」

说着就凑过来要亲我。

我看着那张嘴,心里直泛恶心,就伸手捂住他,夹着嗓音娇娇地问,「让你等我有没有生气啊?」

往日里我都会直接捞着他的手大剌剌地往前走,鲜少朝他嘘寒问暖地撒娇。

他有些疑惑,但又很受用,「没有,怎么会跟漂亮宝贝生气。」

我们牵着手走,「你一会是不是有晚课?」

「是啊。」

「那我陪你去吧?」

我是个自己的课都懒得上的人,所以从来没有提过要陪他上课,甚至于他提议我也会拒绝。

「反正都在一个学校,什么时候见不行,哪差这一会儿。」

以前我总是这么说。

他听完后沉默了一会,然后面色坦然地说,「算了,晚课是小课,带着你去有点显眼。」

哦,有猫腻,但是无所谓。

「好吧,那我去接你晚自习吧。」

他搂在我腰上的手暗自一紧,然后轻轻松开,「今天怎么啦?你怎么有点反常啊宝贝。」

我笑嘻嘻的,攀着他的手臂缠上去,

「我妈说要给我买房子,想问问你喜欢多大的,要不要加你的名字呢。」

宝贝,姐姐有的是钱。

你就算不念旧情,我不信你,不喜欢钱。

果然,他吞吞吐吐地,

「啊,这样啊,那我一会看看晚自习有没有事,没事的话叫你过去好吗?」

啧啧啧,看来也就不过如此。

「没关系,既然你忙,那就算了,改天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