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有家
  • 佳佳有家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陈佳顾霄
  • 更新:2022-09-11 12:31:00
  • 最新章节:佳佳有家第5章
继续看书
孩子爹是谁?""……"我闷着不说话。"陈佳,你是28岁了,不是8岁了,你还在外面乱来?你有没有脑子?""你是不是想把你妈气死才甘心?""哦。"我转身上了楼,把门反锁了。

《佳佳有家》精彩片段

分手6年,我坐在他的急诊室。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他脸色铁青,"什么孩子怀6年?"


一时间气氛僵硬到极致。


"不认?"


"你觉得我会做接盘侠?"他反问我。


我沉默几秒,"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


九个月后。


他恶狠狠拽着主刀医生,"兄弟,算老子求你,给她划好看一点,她爱美。"




和相亲对象去做婚前体检。


体检出来一个孩子。


婚事黄了。


媒婆跑来我家,把我妈骂了一顿。


"你说你们家姑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个黄花大闺女,孩子都两个月了!"


"真是招牌都被你们家给砸了!"


"以后别找我了,晦气!"


……


我妈被骂的狗血淋头。


然后我被我妈骂的狗血淋头。


"孩子爹是谁?"


"……"我闷着不说话。


"陈佳,你是28岁了,不是8岁了,你还在外面乱来?你有没有脑子?"


"你是不是想把你妈气死才甘心?"


"哦。"我转身上了楼,把门反锁了。


我躺在床上,回想大姨妈确实推迟了三周没来了。


最近总觉得有些没胃口。


平时周期50天,不准到完全没法记。


我以为这都是熬夜熬出来的。


没想过怀孕。


孩子爹,没有别人。


是我分手6年的前男友。


两个月前去参加同学会,他来的很晚,喝得很醉。


我送回去的。


去的时候,我几乎扛着他进去的。


出来的时候,我是连滚带爬走的。


出租车师傅还以为我怎么了,一路上在后视镜瞟我,不敢吭声。


在家里想了几天,我还是去了顾霄医院。


排队,缴费,做检查,最后拿着报告去了他科室。


"上午就诊结束,等下午吧。"


我刚进去,他头也没抬,一句话打发我。


大概感觉我没出去,他突然抬头就看到了我。


他的目光一震,瞳孔微缩。


一副6年后才见到我的样子。


真会装啊,怎么之前同学会把我当别人了?


玩什么言情……


"陈佳……?"他张了张口。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把报告规规矩矩的放在他面前。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我开门见山。


"……"他低头瞟了一眼报告,面色凝重。


我隐约觉得他怕了。


"什么孩子怀6年?"他修长的手指敲着报告单,"失忆了?我们分手6年了。"


我被他一句话堵死。


面色难堪。


"你不想认?"我咬着牙问他。


他抬眼望我,神色难辨,


"陈佳,后悔要有后悔的样子,怎么……你觉得我会当接盘侠?"


他没再看那张报告单,埋头写病例,不想再理我。


"接你……?"国粹差点脱口而出。


我万万没想到,他不承认就罢了,居然说老子后悔了?


就他这种渣男,我陈佳一辈子都不会后悔。


就算……后悔,也绝不能被他看出来!


"……"我让自己冷静了几秒,想想该怎么说。


"你不觉得那孩子眼睛长得跟你一模一样?"


"……"他埋着的头还是往报告单瞟了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


是吧?


他终于承认了?


"一个10周的B超照,你给我说说他眼睛在哪里?"


吼……


一瞬间我顿感失策。


算了,你没法叫醒一个不想当爹的人。


"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


扔下这句话,我转身出了他的门。


顾霄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


医学院的高岭之花。


很不好追。


我舔了整整四年,终于在毕业前几个月把他追到了。


她们都说顾霄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把顾霄弄烦了。


"要不然高高在上的A大才子怎么看得上又胖又丑的历史系陈佳?"


"就她那肚子吃饱了活活像怀了5个月。"


她们不知道为了追顾霄我瘦了30斤,体重从120降到90。


卸载了所有外卖软件,早上苹果,晚上黄瓜。


吃了几个月,看见蚊帐里的长脚蚊都馋的流口水。


人是瘦了,大姨妈严重不正常,睡眠严重紊乱。


就为了让顾霄多看我一眼。


有一天,我在操场跑步,跟在他后面,他回过头看我。


看了好久好久,我整张脸羞得绯红。


他喜欢我,一定是。


我紧张的走过去,想着我的开场白——


"你是陈佳表妹?"


他一句话像一盆冷水从头给我泼到底。


我又气又觉得好笑。


"算……算是。"


他沉默一会,递给我一瓶水,"那你回去告诉她,别缠着我了。"


我接过他给的水,第一次离他那么近。


他睫毛好长,鼻子好挺。


谈吐也好温柔。


可是,他的文字好冰冷。


"行。"我把委屈咽进肚子。


于是,后来我们经常在操场相遇。


相遇的第10天,他要了我的微信。


我第一次感觉到我瘦的30斤,值!


因为我从小到大,除了在街上卖广告的,还没有人向我要过微信。


我约他去看电影他没拒绝。


谈恋爱我提出的,他也没拒绝。


就连最后我提出分手,他也没拒绝。


反倒是我自己在寝室哭了一天一夜。


室友问我,"失恋有这么难过吗?"


我哭着说,"还行。"


"就像是送走了一位故人,总还是要哭一哭的。"


他就像是湖底的一潭死水。


平静到我有恐惧症。


只是听说他的朋友后来在他面前从来不敢提我的名字。


一提就翻脸。


这感觉,我理解。


他这样的大游艇在我的小阴沟翻了船?


郁闷和气愤是难免的。


要说恨,估计我还不配。


毕业后我回了老家的市区工作。


工资4500,我妈一年给我相十次亲。


大大小小相了百来次,我早已经麻木。


以至于这次,媒婆介绍,认识不到一个月就敲定了婚事。


对方镇上小学老师,30岁,工作稳定,父母待在农村,有个上高中的弟弟。


"他这样的条件可不好找。他弟弟上高中大学能用多少钱啊。"


"你都28了,再不结婚就只有找二婚的了。"


"现在二婚带娃的,要知道你家里还有个这样的妹妹,估计也难。"


……


我妈在桌边低声下气,不停地点头。


"你问问清楚,对方不介意我们的家庭对吗?"


"你告诉他们放心,佳佳妹妹不会拖累他们,我们还年轻,还能干活……"


每次看我妈这个样子我就有点烦。


我好像是被明码标价的商品,还是最低廉的那种。


我妈讨好的送走媒婆,走的时候又给她塞了一个大红包。


一切准备就绪。


结果我出了那档子事。


我妈气了好几天没跟我说话。


气归气,我妈没几天就提着一纸箱鸡蛋来城里看我。


纸箱上缠了她的外套,里面放了大米,我妈整个人头发都快散了,鸡蛋一个没坏。


“去医院检查了吗?”我妈小心翼翼把鸡蛋放在冰箱,转过头来问我。


“检查什么?”我玩着手机,“没有。”


“看看孩子长得怎么样啊!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不上心。”我妈说着就要拉着我往外走。


“有什么好看的?”


我挣脱了。


“你真不打算要?”


我妈认真的担忧的看着我。


气氛有些尴尬。


“……”我沉默了。


不是我不想要,是他不想要。


“你年龄也不小了,你这次不要,以后要困难了怎么办?”


“你反正也相亲,你把那个男孩子找过来,我和你爸看看,如果人还不错,干脆把婚结了。”


……


把婚结了?


她倒是想得远,想得美。


“你别管了,我过两天去医院,做手术。”我把我妈打发走了。


我妈听我这样决绝,又想再劝我。


“你别冲动,那是一条命。”我妈在我关上门的一瞬间还在挣扎。


“你当年就是这样生下陈玉的吗?”我脱口而出。


“……”我妈一下子闭嘴了。


她眼神里很受伤。


陈玉是我的妹妹。


是我妈的死穴。


因为她是个癫痫儿,今年10岁了不会说话。


气走她后,我胸口闷得慌。


每次说出那些话,我觉得是报复,却又觉得后悔。


我拿起手机,挂了一个号,去了医院。


去的路上,我甚至在认真的考虑我妈的那句话,“要不然结婚算了。”


我在思考,如果嫁给顾霄我愿意吗?


为什么不愿意,这是我曾经的梦想啊。


路过一楼急诊科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顾霄。


一群护士医生围着一个刚送来的病人抢救。


而他穿着白大褂,刚为病人插上气管,就一个侧脸就迷得我呼吸乱了节奏。


所以我想,就算再来一次,同学会那天晚上我还是推不开他。


在我看到他的瞬间,他也看到了我。


他只匆忙看了我一秒,收回目光,继续抢救。


他好忙。


我不敢上前打扰,只好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他。


我想清楚了,就算是他再次拒绝我,我也要问清楚。


他为什么同学会那天表现得对我那样热烈,过后却不认。


就算,他不认,做手术,他也该陪着我去做……


我没钱。


在等他的十几分钟内,我想了好多好多种可能。


每一种都给自己想好了退路。


一切却在我点开QQ空间看见他的那条说说的时候化为乌有……


“六斤六两,母子平安--顾霄。”


我心猛地抖了一下,像是被人抽干了力气。


他结婚了,还有孩子了,今天刚生。


难怪,他不承认那天晚上的事。


难怪,他不要孩子。


我觉得有些可笑。


他那天晚上喝醉了,红着眼问我,“你是不是陈佳?”


我犹豫了一下,“是。”


他却泄气的看我一眼,“你不是。”


“那你说说找她干嘛?”我笑着问他。


“讨债。”


讨债?


我笑容僵住。


“什么债?”


“情债。”他整个人显得苍白无助,冷冷的来了一句,“没有人敢耍老子。”


听他说讨情债,我一下子失了神。


下一秒,他吻了我。


我没推开。


当然后来失去控制也算是有我纵容的成分。


暧昧上头,我以为那一刻或许他还是爱我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妇产科。


整个过程浑浑噩噩的。


就听见医生说,HCG含量低,子宫内壁薄,掉的风险很大。


给我开保胎针,我拒绝了。


我想着他那条说说,还保什么胎啊……


我坐着车灰溜溜的回去。


手机上突然响了。


是一个陌生号码。


“在哪?”是顾霄。


六年没打过电话,我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声音。


孤傲,清冷。


“车上。”我调整呼吸,平复情绪。


“你刚才找我?什么事?”依旧是高傲的语气。


“……”我顿了一秒,“嗯,现在没事了。”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还不死心?我们没可能了。”


“……那行,挂了。”我很干脆的就要挂电话。


他却不愿意了。


“我听你的主治医生说了,你的情况不太好,你还是回来打保胎针,我会跟医生说一声,相识一场,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啪……


我挂了电话。


渣男!


谁要他帮。


他却又发了一条短信,气急败坏的问我,“陈佳,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没礼貌了?”


我委屈的炸裂,“怎样才算礼貌?你有功夫在这教育我,还不如回家多换两片尿不湿。”


“?”他发一个问号。


我懒得回他。


他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任他拿捏得陈佳吗?


他发一条心情,我都要小心翼翼揣摩半天?


跟他聊天从来不敢让以他的回答结束。


费劲心思找各种话题,结果被他回一句,


“睡了。”“我去洗澡。”“回聊。”“……”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拿出了和他的合影,通通剪碎,然后把他的头冲进马桶。


狗男人,见鬼去吧!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出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