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
继续看书
顾家的真千金找回来了! 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老师瞧不上,同学看不起,家人接她回来也只为了让她给亲爹换肾? 某大佬神色清冷,不以为然。 老师骂她学渣,她反手一个高考状元。 同学笑她网盲,她代表国家队出站夺冠。 妹妹说她没有才艺,她琴棋书画相关马甲纷纷掉落...... 甚至,神鬼莫测的蛊神巫医,地下世界的第一杀手,随着一个又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马甲被爆,众人惊掉下巴。 傅承洲表情得意:这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是我家渺渺不会的! 大佬瞥了他一眼,语气悠悠:有啊,比如,我不会爱你。

《真千金马甲掉一地清冷大佬破防了》精彩片段

姜渺刚走进高三一班的教室,顾婉婉就迎上前,一脸关心地问道:

“姐姐,你昨天上了那辆跑车后,怎么一晚上没回家?你干什么去了?妈妈都快担心死了。”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全班人听到。

果然,原本还十分热闹的班里瞬间安静下来,纷纷竖起耳朵想吃瓜。

一旁的林湘翻了个白眼,道:

“大晚上的男男女女,还能干什么?无非就是和金主的二三事呗!”

啪!

姜渺干脆利落地抬起手,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林湘捂着脸,满眼不敢置信。

“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姜渺声音极冷,“小小年纪思想那么龌龊嘴那么脏。下次再让我听见你说这种话,我就直接撕烂你的嘴。”

狠戾的幽光从姜渺的眼中快速划过,林湘突然想到了孙元的下场,顿时不寒而栗,没敢再出声。

紧接着,姜渺又淡漠地瞥了一眼顾婉婉,带着森森的凛意。

“我去哪里,做了些什么,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指责过问。”

她特意加重了“外人”这两个字的音量。

顾婉婉脸色骤然变得惨白,低下头陷入了沉默。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上午,中午放学,姜渺刚走出教学楼没两步,就看到纪栀柔和顾婉婉站在一棵榕树下。

纪栀柔一脸焦急地问道:“婉婉,你姐姐上午去学校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昨天晚上她见顾婉婉一个人回家,还听她说什么姜渺上了一辆陌生人的跑车,硬是担惊受怕了一整夜。

顾婉婉正好看见姜渺路过的身影,努了努嘴:

“妈妈,你还是让姐姐亲自跟你说吧。”

纪栀柔顺着她的眼神看了过去,发现姜渺正一脸散漫地向自己走来。

她急忙拉过姜渺的手,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些埋怨:

“渺渺,你一夜未归,也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妈妈吓死了,生怕你出事!”

姜渺抽出手,神情冷漠道:“你什么时候告诉过我家里的电话号码?”

纪栀柔一愣。

自己好像确实没有和女儿交换过电话号码,甚至连好友都没加......

她突然感到有些尴尬和不安,还以为是自己的粗心大意才导致女儿对自己如此疏离。

不行,她必须得想个办法让姜渺与顾家快速培养出感情,建立起真正的羁绊,让她在顾家有归属感。

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或许,带姜渺去医院看看顾云起的话,说不定能缓和她和家人之间的关系?

想到这里,她换上一副温和的语气,轻轻揽过姜渺的肩,柔声说道:

“渺渺,妈妈中午带你去医院看看爸爸,好不好?你都回来两天了,爸爸还没见过你呢。”

姜渺对这些事都无所谓,也就点了点头。

到了特护病房,顾婉婉第一个快步走了进去。

“爸爸,我们来看您啦!”

她扑向病床上一脸沧桑倦怠的中年男人,不断地撒着娇。

顾云起一见到顾婉婉,脸上切换成高兴的神情,慈爱地摸了摸她的头,沙哑着嗓音笑道:

“臭丫头,好几天没来看爸爸了,我看你是快把我给忘咯!”

顾婉婉嘟起小嘴,嗔怪道:

“爸爸,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把您给忘了!”

“顾婉婉,别折腾你爸了,他昨天才做的透析。”

说这话的是坐在病床旁边的另一个男人,语气中带着宠溺。

他是顾云起的弟弟顾云疏,年龄与顾云起相仿,但看起来却比顾云起年轻不少,十分精神的样子。

顾婉婉冲他吐了吐舌头:“叔叔,我看你就是嫉妒我爸爸有我这么个好女儿!”

顾云疏立刻做出假装要揍她的动作,被顾婉婉嬉笑着躲开了。

眼前闹哄哄的几人亲昵无间,姜渺在旁边像一个插不进去的外人。

不过她丝毫也不在意就是了。

这时,纪栀柔拉着姜渺也走进了病房。

“好啦好啦,你们几个别闹了,老公,我带咱们的亲生女儿来见你了。”

顾婉婉在听到“亲生女儿”这四个字时,脸色微变。

真烦。

为什么妈妈每次都要强调“亲生”这两个字!

难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就比不过姜渺在她心中的地位吗?

顾云疏在一旁看出了顾婉婉的委屈与不忿,起身笑着打圆场道:

“嫂子,恭喜你啊,又多了一位掌上明珠,唉,我可太羡慕你和哥了!”

纪栀柔打趣道:“你要是真羡慕,就赶紧找个合适人家结婚,别成天抱着你那些古董文玩过日子了。”

她又揽过姜渺,向她介绍着:

“渺渺,这是爸爸和叔叔。”

姜渺走近病床,脸上依旧没什么太大表情,淡淡问候道:

“爸爸好,叔叔好。”

紧接着,她吸了吸鼻子,嗅到病床上的男人身上散发出了一丝微不可闻的奇怪气息。

那是落实回的味道。

落实回,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慢性毒药,服用下它的人,一开始不会出现任何症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被其慢慢攻击先天之本,如果得不到及时救治,最终会因肾衰竭而死。

究竟是谁,想要如此处心积虑地害他?

姜渺眉心微动,身为医者的本能让她没有多想便不自觉地说出了口:

“你平时在外得罪了什么人吗?”

大家闻言都是一愣:不明白姜渺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的病,是中毒引起的。”姜渺解释道,“而且是慢性毒,这说明,你身边有人要害你。”

原本还欣慰地注视着她的顾云起,在听到这话后,倏地变了脸色,紧紧皱着眉头,满脸戒备。

纪栀柔更是惊慌失措,十分愕然。

“渺渺,你在胡说些什么呢!我们怎么可能给你爸爸下毒!”

平日里照顾顾云起生活起居的基本上都是纪栀柔,姜渺这样说,倒像是指责纪栀柔给顾云起下毒似的。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阐述事实。”

顾婉婉忍不住出声,语气里带着几分讽意:“姐姐,你别在这乱说,你和我一样都只是个高中生,怎么可能懂这些东西呢?”

姜渺冷冷瞥了她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纪栀柔摇了摇头。

“渺渺,我明白你是关心你爸爸的病情,但是有那么多专业的医生给他仔仔细细做过检查,如果真的是中毒,他们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顾云疏在一旁沉默着,表情有点微妙。

顾云起则是眉头锁得更紧了,沉声道:

“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不懂装懂,我的病我自己清楚得很。你这样胡说八道,会伤了家里人的心你知道么!”

显然是对这个初次见面的女儿感到有些不满。

姜渺见无人相信她的话,也就不再过多解释,只甩下一句“该说的我都说了,信不信随你们”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纪栀柔刚要动身去追,顾婉婉却拦下了她。

“妈妈,你还是让姐姐一个人冷静一下吧。”她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估计姐姐是一时间接受不了爸爸重病的事实,也不愿意给爸爸换肾才会这样说,咱们不能逼她逼得太紧。”

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听起来仿佛没有任何毛病。

可这无疑是在潜移默化地给他们洗脑——

姜渺不仅不愿意给顾云起捐肾,还满嘴瞎话。

姜渺离开医院后,自己打了个车回到学校。

见时间还早,她便去了学校里的小超市,准备买点甜食。

她在冷柜里拿起一个冰淇淋走到收银台结完账准备离去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道讶异的声音。

“顾明哲,这是不是就是你那个从乡下找回来的亲姐啊?”

站在顾明哲身边的男生指着姜渺,嬉皮笑脸地问道。

顾明哲向来看不上姜渺,听到同学这样说,顿时觉得很没面子,;立即反驳道:

“什么狗屁姐姐,我姐姐只有顾婉婉一个!她算个什么东西。”

他身边的几个人好整以暇地看着姜渺,仿佛想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不过姜渺就好似没听见一般,甚至根本没有抬眼看顾明哲一眼,就这样淡然离去了。

她这样不屑一顾的反应,却更加惹恼了顾明哲,他冲上前去对着姜渺吼道:“喂!你耳聋啊!没听到小爷在叫你吗?”

姜渺终于给了他一个眼神,冷冷道:“走路时听到狗在旁边吠叫了两声,我就必须停下脚步来跟他对峙么?”

顾明哲的脸涨得通红:“你骂我是狗?你别忘了,我们可是一家人!我是狗,那你是什么?”

“你刚才不还说你的姐姐只有顾婉婉一个吗?所以当然你们俩是狗,我是人咯。”

姜渺轻飘飘丢下这么一句话后准备离开,气到爆炸的顾明哲刚想拉住她,却被她回头的一个眼神吓得一个激灵。

“别烦我。”

那一瞬间,他居然感觉到后背发凉,出了一身冷汗。

直到姜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他的眼前,他才从那种震撼中回过神来。

“明哲,你这个姐姐好酷啊!”旁边一个人感叹道。

“就是,有种又美又飒的感觉,完全看不出来是乡下来的呢!”

顾明哲听着却是心中一阵烦躁,推开他们自顾自的闷头朝着教室走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