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娇妻带崽跑了
  • 傅少娇妻带崽跑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玛仁糖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06: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没有之一
继续看书
唐浅浅和傅斯年从小一起长大,但他们之间没有青梅竹马的美好感情,因为他们是死对头,互相看不上,对彼此百般嫌弃。一场阴差阳错,酒后做错事,两个人的关系看似近了一步,实则误会横生,更加厌恶彼此。唐浅浅不愿继续忍受傅斯年的指责,怀着孩子远走他乡。多年后,傅少知道了当年事情的真相,他霸道的将女人困在怀里,再也不肯放手。

《傅少娇妻带崽跑了》精彩片段

唐浅浅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

此刻的她脑袋昏沉,喉咙发干,想喝水。然而脚刚沾到那触感不同的地毯上时,她忽然睁大了眼睛,开始检查四周。

手掌触碰到的是华贵柔软的天蚕丝床单,而头顶的灯是千面琉璃水晶灯,还有……她手腕上的吻痕那样的清晰新鲜……

身后那熟睡的绝美男人不是别人,是她从小的死对头傅斯年。

她昨晚跑出酒店之后究竟干了什么?

唐浅浅捂着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下床收拾地上凌乱的衣服,随便将衣服穿上,头也不回地向外跑……

然而她刚跑过床边,手就被一个人狠狠拉住……

“放开我!”唐浅浅挣扎着,想摆脱男人的手。

可是男人的大手又上来勒住她的脖子,然后丝毫不费力气地将她拽到床上。

唐浅浅被摔的七荤八素,抬起头看眼前的男人时,发现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中燃着的是熊熊怒火,他那原本就冷若冰霜的脸,更是寒的骇人。

“唐浅浅,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傅斯年愤怒地看着唐浅浅。

这个可恶的女人,这个他最讨厌的女人,昨晚竟然趁他喝醉……

傅斯年的目光在唐浅浅身上定了定,就看到唐浅浅的眼睛随着大脑快速转动。

“傅斯年,你这么生气干什么!现在难受的应该是我吧,我第一次没了,还是跟你!要生气也是我该生气!”唐浅浅也是生气,她被家人下药,睡了自己最讨厌的男人,而且下面还那么疼,该恼火的人是她啊。

“况且你技术那么差,你还敢跟我生气!姑奶奶还没跟你算账,让你赔钱呢!”

赔钱?傅斯年脸颊紧绷,双眉拧作一团,漆黑的眸子如蛰伏的兽,盯着面前这个头发凌乱,看似倔强的女人。

她的锁骨很美,锁骨上还有他留下的痕迹,就像是一朵朵梅花开在枝头一般。

晚上的画面再次闪现在脑海中,傅斯年下腹忽然一热,再次感受到某种欲望涌动起来。

他将视线从她脸上挪开。

可恶的女人,给他下药,还用药效这么强的。

唐浅浅看傅斯年一时睖睁,用尽全力推了男人一把,不顾一切地跳下床,朝门那边跑。

“唐浅浅!”

听到男人嘶了一声,唐浅浅回头做了个鬼脸,“看什么看,你这种技术,老娘不满意,以后也不想再见到你!”

“你!”傅斯年握紧了拳头,想起身追唐浅浅时,手机忽然来了个重要的电话……

逃出傅斯年房间的唐浅浅低头看着手机,想起昨晚的事,心很疼。给她下药的是亲爹,是她珍惜的家人。

他们是想卖了她吧!没想到,她在乎的家人是这样。

唐浅浅冷笑着,走出酒店之后,手机响了。

“浅浅,你在哪儿?快回家吧,爸爸现在很生气,说是要把你赶出家门呢!你快回家跟爸爸道歉啊。”电话那头的是唐浅浅那个从小就笼罩着仙女光圈,待人善良礼貌的姐姐唐慕云。

在今天之前,唐浅浅觉得她的家很好,每个人都很善良,姐姐虽然跟她同父异母,却是最疼她的。现在,她却不这么认为,她的家人全部戴着面具,对她的好全是假的。

唐浅浅嘴角勾起一抹忧伤,“好,我现在就回去。”

“嗯嗯。快点儿哦,晚了爸爸会更生气!”

唐慕云说着挂断电话,回头看一眼沙发上早已气得双眼发红的唐万荣,温柔地走了过去,娇滴滴地抱着唐万荣的胳膊,撒娇道:“爸爸,你别生气啦。昨天没成,明天后天都可以啊。浅浅是个书呆子,什么都不懂,昨晚可能是被张总吓到了。你要给她时间适应啊。”

“哼!给她时间?给她时间我的项目就黄了!张总也是,看上谁不好,偏偏看上那个死丫头!早知道就不送她去什么寄宿学校,让她跟你妈妈好好在家学着怎么当个乖女儿!”唐万荣怒声道。

“我妈可教不好她。爸爸,要我说也别弄什么虚的了,等会儿她回来,就直接摊牌,她如果愿意献身,她就还是我们唐家的小公主,大家眼中的乖乖女。她如果不听,就赶出去,让她吃一两个月苦,她就知道服软啦。”唐家成点了一支烟,像个小混混般摇晃着身子。

“是啊,我觉得家成的主意好。反正我们也不是真心喜欢那个小丫头,就摊开了说呗。这些年,每次她回来一个礼拜,我们就演一个礼拜的戏,我也累了。”

说话的是林玉芬,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虽然是这个年龄,可她看起来仍旧是三十多岁的模样,满脸的胶原蛋白跟整容的痕迹。

唐万荣看妻子也这么说,便长出一口气,点头说:“行,就等她回来!”

……

与此同时,坐在出租车上的唐浅浅看着手机里的照片,仔细回忆着这些年她在唐家看到听到的。

她出生没多久母亲便去世,不到一年林玉芬便进了唐家的门。当时唐万荣告诉所有人,林玉芬是他的前妻,他不忍前妻跟女儿在外受苦,想负起责任。

那个时候没人会细问这些,更没有人关心唐浅浅这样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

后来,不知道是什么人说唐浅浅跟唐家风水不合,不能留在唐家。于是,从唐浅浅有记忆开始,她就一直在寄宿学校,每年回家就冬夏两次,每次一周。

她在家的一周,其实跟家人相处的时间也不算多。她大多数时间都是跟傅思思他们一起玩。她从没融入过那个家,从没了解过他们,所以看到从不是真实的他们。

唐浅浅的车缓缓停在唐家的小别墅门口,她心情复杂地走下车,刚进院子,就看到唐家成点着一根烟,斜靠在门口的白色柱子上,一脸的不悦。

唐浅浅面无表情,当是自己没看到他,笔直地朝里面走。

唐家成被忽视,掐灭手里的烟,从后面叫住唐浅浅,“唐浅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礼貌?一晚上不回家,现在牛气了?”

唐浅浅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唐家成,冷嘲道:“家成,你之前不是这样的啊?”

唐家成清秀的脸暗沉了一番,“爸爸在里面,你快进去给他一个解释。”

唐浅浅哦了一声,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唐家那个仿欧式装修的客厅里,唐万荣正沉着脸气势凌人地坐着,看到唐浅浅进来,他瞪了女孩一眼,不悦地说:“知道回来了?昨晚从酒店跑走之后,去哪儿鬼混了?”

鬼混?唐浅浅心底一寒,说不出的难受。她那和蔼可亲的爸爸今天是要撕下面具了啊。

“哎呀,万年,你不能这么跟浅浅说话,她还是个孩子。让我来……”林玉芬仍旧是明媚和善。

唐浅浅盯了林玉芬几秒,低头笑笑,“爸爸,我昨晚能去哪儿,您给我的饮料那么好,我能去哪儿?我去朋友家住了!”

“去朋友家?哪个朋友,男的女的!”唐万荣想起唐浅浅昨天身上还有药,他现在开始怕女儿还没卖出去就废了。

“有男有女,我们昨天喝多了。”唐浅浅淡淡地说。

这下唐万荣恼了,他怒吼着:“你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在外面喝酒不回家,不知道给家里打个电话?”

“我看她不是不知道,是玩的太嗨,忘记了吧。”眼尖的唐家成在唐浅浅脖颈处发现了吻痕,嘴角勾起一丝邪肆,他抓到了学霸女的短处。

唐浅浅没有回答,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家人,她在等他们撕开所有的面具。

见唐浅浅不说话,唐家成撇了撇嘴,走过来捉住唐浅浅的手,将她的袖子撸下去,看到那些显眼的吻痕,他笑的更加灿烂了。

果然,跟他猜的一样。

“爸爸,你快看,唐浅浅昨天跟人鬼混上床了!”唐家成带着几分兴奋地说。

“什么?”瞥到唐浅浅胳膊上的东西,唐万荣是气得够呛,他一个箭步上来,不由分说地扬起手。一个巴掌落在唐浅浅脸上。

“贱人!跟你妈一个样!”唐万荣目光沉沉,仿佛要将唐浅浅杀了。

唐浅浅很少听唐万荣提起自己的母亲,以前她偶尔问起,唐万荣只说她母亲是个美人。可现在,他竟用这样的词,唐浅浅的心很疼。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亲情崩塌更让人难过。

“这可怎么办啊,她十八岁就破了身子,张总肯定不会要了。”林玉芬刚才还带着笑容的脸,瞬间也阴沉下来。

唐万荣气得浑身发抖,再一次举起巴掌。

只是这一次唐浅浅身子向后一撤,躲过了唐万荣的巴掌,她仰起小脸,眼角噙着泪,声音暗哑的问着:“爸爸,你真的一直都当我是你的女儿吗?”

唐万荣不想跟唐浅浅说话,他此刻满脑子都是自己的项目飞了,他的钱没了。

倒是林玉芬,并没有唐万荣那么生气了,她经过的风浪多,此刻脑袋里突然有了一个新想法。只见她走过来握着唐浅浅的手,眼中无尽温柔,好像唐浅浅就是她的亲女儿一般。

“浅浅,没关系,身子破了我们可以再补啊。你爸爸刚才不是真要打你。你啊当然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啊……乖,别跟他生气。听阿姨说,好吗?”

唐浅浅将手抽了出来,略带疏离的问:“阿姨想说什么?”

“是这样的,你爸爸最近跟张总谈了一个项目。张总那个人没什么特别爱好,就喜欢年轻的身体。昨天他是真看上你了……只要你陪他睡一个晚上,他就把项目给你爸爸。顺便再给唐家一百万。我们都觉得这挺好的。你是不是给家里出点儿力啊?”

林玉芬的笑容很假,假的让人恶心,唐浅浅看着看着,忽然笑了,“如果,我不想出力呢?”

“不想出力就滚!从今以后再也别当唐家的人!”唐万荣本来就生气,看到唐浅浅说不想,那瞬时是火冒三丈,大手又一次举起。

唐浅浅看着此刻的父亲,已经笑不出来,她心痛地说:“爸爸,在你眼中,我从来都不是唐家人吧?”

“你要是跟张总睡,你就是。你要是不睡,就什么也不是。就这么简单!”唐家成凑上来说着。

唐浅浅强压着心痛,转身看着唐万荣,带着最后一丝侥幸,“爸爸,真是这样吗?”

唐万荣冷睨了唐浅浅一眼,“对!我唐家的女儿就该这样。”

就该这样?唐浅浅咬着嘴唇,长出一口气,原来唐家的女儿就是用来卖钱的。好,真好!

那她唐浅浅就不做这个唐家女儿!

“唐浅浅,你去哪儿!”

“你记住,你今天离开,以后就不再是唐家的女儿!我们唐家将你除名!”

唐浅浅向外跑着,她克制眼泪,不让自己的脆弱暴露出来!

……

五年后,狮城华远帝景小区。

写剧本写的头大的唐浅浅伸了个懒腰,推开窗子,站在阳台上吹风。她棕色的波浪大卷发被风吹起,俏丽的她此刻就像是迎风而立的女神一般。

“叮……你有新的电话,快接啊,快接啊!”特立独行的手机铃声响起,唐浅浅一看号码,点了个接听。

“宝贝儿,怎么才接电话啊。是不是背着我找野男人了?”说话的是傅思思。

唐浅浅从唐家跑出来之后,是傅思思一直帮助她照顾她。她生孩子的时候是她在身边,她读夜校的时候也是她在给她出学费,说到唐浅浅最感激的人,那一定是傅思思莫属。

“亲爱的,怎么会呢。你知道我的,最近在赶一个剧本,哪有功夫出去艳遇啊。”唐浅浅笑着。

“嗯嗯!听到你没找别的男人,我也就放心啦。宝贝儿,有件事我要通知你一下。”傅思思忽然变得认真起来。

唐浅浅嗯了一声,又轻笑着说:“这么认真,是什么事?”

“我堂哥傅斯年要订婚了哦。今天下午六点订婚晚宴,你确定不来看看?现在订飞机票的话,从狮城到云城也就六个小时,你抢婚来得及。”傅思思说。

当年知道自己怀孕后,唐浅浅把那晚自己睡过傅斯年的事告诉了傅思思。

傅思思当时就问过唐浅浅跟傅斯年有没有可能。

唐浅浅斩钉截铁说没有!她最讨厌的人就是傅斯年,没有之一。怎么可能跟他再发展?

傅思思今天突然这么问,还不是唐浅浅家里那两个小东西搞事情了呗,她先给自己的好闺蜜打个预防针。

“抢什么婚啊!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傅斯年那种男人。自大虚伪,又喜欢装冰山禁欲男!最恶心的男人就是他!”唐浅浅说着。

“也没有吧,我堂哥哪有这么差。”傅思思笑了,她想到傅斯年对唐浅浅的评价……究竟是什么让他们两个人这么看不上彼此?

唐浅浅正想跟傅思思解释,手机上就来了另一条电话。

“傅思思,你先等等啊。唐心唐宇幼儿园老师打电话了,我先接一下。”唐浅浅说着将傅思思的电话设置成保持。

那边的傅思思一听,直接挂断了电话。看来,事情败露了,下面他们将迎来的是唐浅浅的愤怒。

宝贝们啊,你们可真是害死思思妈咪了啊。

唐浅浅这边,她刚一接通电话,就听到幼儿园胡老师的抱怨:“唐心唐宇妈妈,你是不是又睡过头忘记叫两个孩子起床?”

唐浅浅一听,连忙摇头说:“胡老师,没有啊。我早晨亲自送他们上的校车。没让他们错过什么啊。”

“是吗?为什么两个孩子到现在也没进教室?”胡老师问,似乎不怎么相信唐浅浅。

“胡老师,你的意思是唐心唐宇现在不在学校?”唐浅浅的心咯噔一下,脑海中出现孩子被拐带的画面。

听到唐浅浅的声音不对,胡老师也想到了什么,她急忙对唐浅浅说:“唐心妈妈,你先别着急,我去问问校车师傅。咱们随时保持联系啊。”

挂断电话之后,唐浅浅立即打电话准备报警,可是报警号码还没拨通,手机就来了一条短信。

“糊涂妈咪,别担心哦。我跟妹妹回天朝找爸比算账了!我们不能让坏爸比娶别的阿姨!护照这些我们已经带走。妈咪乖乖在家等我们凯旋!”

看完这条短信,唐浅浅要气炸了,可是她没时间生气,她现在必须订票去天朝把那两个小坏蛋抓回来!

她当初真不该把傅斯年是他们亲爹的事说出来!

……

五个小时后,云城机场。

一只帅气的小包子带着一个可爱的小汤圆,手提行李箱,站在机场私家车等候区。

“哥哥,思思妈咪怎么还没来啊。她如果再不来,我们就要错过破坏爸比订婚的最佳时间啦。”唐心撅着小嘴,眉头微皱。

小包子拍拍妹妹的肩膀,霸气地说:“妹妹不怕,她不来接我们,我们就自己打车过去。反正哥哥有钱。我们今天一定要把渣男的订婚宴给毁了!”

唐心点头点头,她最同意的就是这个高智商哥哥的主意。

“算了,不等思思妈咪了,我们自己走!”小包子对着一旁的出租车招了招手,一辆蓝色的出租车当即停在两个小萌娃面前。

唐宇拿出手机,先拍了一下出租车的车牌号,随后打开后排车门,将行李箱塞进去,然后帮助唐心坐进去,自己再上车。

出租车司机以为两个小娃娃还有大人带着,所以在两个孩子上车之后,并没有立刻开车。

“叔叔,你为什么不开车?我们要去铂锐金陵大酒店。”奶声奶气的唐心偏头看着老实的出租车司机。

“小朋友,就你们两个人?没有大人了?”出租车司机再次询问。

那自带王者之气的唐宇睨了眼出租车司机,扬声道:“没有!你只管去,钱我们一分都不会少!”

出租车司机满头黑线,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为什么眼前的孩子比大人还霸气?

……

出租车出发之后,傅思思才到机场,她在机场找了好一圈儿都没看到两个孩子。她一直不敢接唐浅浅的电话,现在也不敢跟唐浅浅说两个孩子丢了。

正坐在车里唉声叹气时,小唐宇的电话拨了过来。

傅思思,连忙点了接听,“宝贝们,你们在哪儿?”

“思思妈咪,我们快到爸比的订婚酒店了。你快点儿来啊。很快就六点了呢,你再不来就进不去了哦。”说话的是唐心,她声音软软绵绵的,让人一听就很喜欢。

傅思思嘴角微抽,她怎么忘了这两个孩子天生智商比一般娃高。真是,快去酒店,现在立刻马上要去!

铂锐金陵大酒店。

一场声势浩大的订婚宴,来的全是些顶级富豪明星,还有各个圈子里的大佬。

这次跟傅斯年订婚的是跟傅家并称北傅南墨的墨家千金墨临溪,名媛界的一个大美人,性格好,又会演戏,不少人的梦中情人。

她这样一个人为什么跟傅斯年订婚?当然不是出于爱情,是为了两家的股票,还有后续的发展。

确定订婚之前,墨临溪跟傅斯年便提前打好了招呼,他们可以各玩各的,但是公开场合还是要尊重彼此,做一个合格的丈夫或者妻子。

傅斯年无所谓,他是那种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的性格,身边只要不是他讨厌的人,是谁都行。

还有十分钟订婚宴开始,一群人扎堆着在一边议论着,看着那边穿着订婚礼服的墨临溪。

“果然是顶级名媛,实在太美!”

“我要是能娶这样一个美人,我以后绝对不在外面乱搞!”

“哈哈……你想什么呢,就你还娶墨临溪?人家也只有傅斯年那样的绝色美男才配得上!”

“是啊,是啊。只有傅斯年,你们快看啊,他好帅!”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身姿挺拔,穿着高定西装的男人,他分明的五官完美的无懈可击。深邃幽暗的双眸如夜空似深海,一双薄唇性感却又带着冰冷的气息。他这样的男人,站在那儿就是一个词,冷傲矜贵!

傅斯年对着众人微微颔首,随后径直走向墨临溪,他对她点了点头,淡淡地说:“不到十分钟。”

墨临溪一汪清泉般的眼眸看着傅斯年,轻笑着说:“别担心,我……不紧张。”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