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后归来娘娘又动手
  • 恶后归来娘娘又动手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半只烟头作者
  • 更新:2022-07-15 23:21: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索命阎王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穆王府嫡女穆岑前世又蠢又笨,惨遭渣男恶女算计利用,最终落得一个家破人亡,含恨惨死的凄凉下场。好在命运眷顾,让穆岑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回到了过去。重活这一世,她只有一个目的:复仇。世人皆说四皇子李时渊留连花丛,夜夜笙歌,穆岑一个眼神,他的身边便再也没有其他女人,从此,她负责虐渣报仇,他负责善后扫尾,将她宠上天。

《恶后归来娘娘又动手》精彩片段

一盏油灯枯尽。

穆岑只觉得自己的头发被人连根拔起,全身已经没有一处属于自己的了。那种刺痛的疼,让她发出阵阵哀嚎。

锋利的刀刃,刀刀见骨。

刺鼻的血腥味,不断的窜入鼻间,她拼命的求饶,但四肢被死死的钉在木桩上。每挣扎一下,钻心的疼痛让人嘶声裂肺的惨叫出声。

她的意识却是清醒的。

水银从脑袋顶上浇灌下来,渗透到血液,周围的一切都屏住了呼吸,穆岑的挣扎逐渐变得微弱。

那是肌肉和皮肤分离的撕拉声,听的人毛骨悚人。

而耳边却是穆知画娇嗔的声音:“皇上,臣妾看了这些,晚上可要睡不好了。”

“爱妃,待朕把这个妖妇的魂魄禁锢在此,再把妖妇身边的余孽都处理了,就没人可以祸害爱妃了。”李时元搂着穆知画却说的格外冷酷。

穆岑残留的意识就这么看着眼前一幕幕。

荷香在惨叫,全身赤裸,刀刃在她的脊椎上来回碾过,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终只能在这样的极致痛苦,咬舌自尽。

凤清宫里的人无一幸免。

穆岑的眼神渐渐从哀求变成冷漠,身体的疼痛,却不如心理的折磨来的残酷,凤清宫的人命一条条的在穆岑的面前消失。

而在天牢最角落的位置,却躺着一个婴儿的尸体。

那是穆岑十月怀胎生下的皇子,而如今却因为穆知画的一句话,被挖空了……

而她却从未曾亲手抱过她的孩儿。

她是穆王府嫡女,大周国当今皇后,却最终沦为了棋子,从她回府的那一日起,步步都是陷阱,而她却耳根子软,错信了人,最终连累了凤清宫几十条人命,还有自己的亲生骨肉。

水银不断的渗透到肌肉里,彻底的分裂了她的肌肉和皮肤。

最后的意识,让穆岑咬断了牙齿,一字一句的说着:“穆知画,李时元,我一定会让你们血债血偿,一定……”

天牢里,满是渗人的凄厉叫声,很久很久才消停下来,压抑的气氛,让人大气不敢喘息。

……

顾府。

周围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刺鼻的血腥味不断的涌入鼻腔,穆岑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水井璧边的暗道里。

而耳边仍然传来惊恐的尖叫声夹杂着利剑刺入拔出的声音,杀戮从来不曾停止。

水井上不断有鲜血滴下来,彻底的湮没在井底。

穆岑有片刻的恍惚。

在铜镜里,穆岑看见了十六岁的自己。

昔日白皙的肌肤,被粗粝的岩壁刮出了一道道的血痕,淡粉色的对襟襦残破不堪,乌黑的发丝挽了一对发髻,却已经变得凌乱。

但就算狼狈,却也挡不住穆岑绝美的容颜,双眸在黑暗中却显得晶亮有神。

只是在这样的神采里,却意外的多了一丝血腥。

她没想到,上一世自己被穆知画陷害,落得惨死的下场,不得善终,而现在,老天睁眼,她竟然回到了十六岁。

一切噩梦的起点。

穆岑的手紧紧的攥起了拳头,就这么安静的站在暗道里,微微闭眼,听着耳边的杀戮声渐渐停止。

【顾府没一个活口了。】

【小王爷要确定穆岑死了。】

【顾府上下三十号人都在这里了,确定不会有遗漏。】

……

是,上一世顾府三十条人命在瞬间灰飞烟灭。而这一切的主谋不是别人,而是穆岑的堂哥穆战天。

目的就仅仅是为了阻止自己回到穆王府。

这场杀戮来的猝不及防,养父养母只来得及把穆岑送到水井下的暗道,让穆岑等着穆王府的人接她离开,那样她就安全了。

毕竟穆岑是穆王府的嫡女。

这是秘密,所以顾府的人从来没有穆岑算入府中的人头,这三十条条人命,才能让穆岑躲过一劫。

但他们没想到的是,穆岑躲过了这一次,却在未来的十年里,生不如死。

她的噩梦,是从这一刻才开始。

穆岑以为自己回了穆王府,能给爹娘报仇,结果穆王府才是穆岑万劫不复的深渊,信错了人,耳根子软,不仅害了自己,连带最亲信的婢女也死于非命。

老天给了穆岑重生的机会,她绝对不会让这一切再发生。

很久,穆岑闭眼,安安静静的站着,一字一句却说的坚定有力:“爹,娘,女儿不孝,不能救你们于水火,但女儿一定会给你们复仇,完成你们的遗愿。”

而后,穆岑跪了下来。

忽然——

井口传来细碎的声音,穆岑的眼皮微掀,冷静的眸光里藏着血腥,她站了起身,一步步的朝着暗室的入口走去。

随手拿起的碎石,在手中运气。

忽然,就这么以迅雷及掩耳的速度射了出去,直接割断了爬下井底的侍卫的大动脉,侍卫的一口血就这么喷了出来,惊恐的看着穆岑。

穆岑面无表情的站着,完全没杀人的一丝惊恐。

凌乱的发丝就这么覆盖在脸上,遮挡住了绝美的容颜,就好似一个从地狱里爬出的复仇女鬼。

侍卫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这么噗通一声摔入了井底,无声无息。

“下面是鬼……鬼……还是……人……”井上的人,声音都颤抖了。

“下去看看。宁可错杀,不可错过。”上面的人脸色也变了。

又一个侍卫下去了。

穆岑在暗室的入口安安静静的看着。

她才重生,可这戏码和上一世演的都不一样了,这些亲手杀了顾府三十口人命的凶手,亲自送上门,她又何须客气。

这一次,穆岑连给对方落到暗室口的机会都没有,碎石从掌心射出,切断了对方的脚筋,手筋,最后一枚碎石钉在了对方的眉心。

无声无息的,侍卫就这么睁眼掉了下来,看见穆岑的时候,想说话,却已经彻彻底底的没了声息,只剩下惊恐。

穆岑却始终一动不动的站着。

井上的人看见这一幕,面面相觑,谁都没了敢在下去的勇气。

“是不是顾府的人复仇来了?”

“快……快走……”

“大人,那这里……”

“留着,对对……对外说是顾府的仇家下手的手。”

……

连续两条人命无声无息的葬在井底,上面的人没了试探的勇气。穆岑的耳边很快就传来了马蹄声。

穆岑知道,穆战天的人已经走了。

她顺着井壁的楼梯,一点点的爬了上来,越是接近井口,血腥味就变得越为的浓烈。

穆岑安安静静的看着周围的血腥,找了布把尸体一具具的盖好。

而后,穆岑就这么坐在庭院的中心,一直到天渐渐亮了。

……

翌日,天色大亮的时候,顾府再一次传来人声,但是却带着惊恐:“不……不好了,顾……顾府……”

“何事这么惊慌?”陈管家匆匆走来。

而一旁的奴才已经颤抖着指着顾府内,忍不住在一旁作呕。就连久经风浪的陈管家都跟着变了变脸。

“小姐呢!马上把小姐找出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陈管家冷静的说着,自己也已经匆匆走入顾府。

一晚上的时间,刺鼻的血腥味不曾减少,尸体也跟着发出了阵阵的恶臭。

陈管家也忍不住作呕的感觉。

就在这时——

“那里有人。”侍卫快速的说着。

陈管家匆匆走了过去。

才走进,就看见一个满身脏乱的小姑娘坐在庭院的中间,似乎在听见声音后,缓缓的转过身,在抬眼的瞬间,陈管家有些被惊吓的后退了一步。

她的眼神太透亮了,就好似世间的任何事,她都已经看穿了。

明明就是一个小姑娘,却给人渗骨的阴暗,似乎在看见这片血腥的时候,没有一丝的慌乱,冷静的不能再冷静的坐在顾府的三十具尸骨之中。

好像从地府来索命的阎王。

管家的呼吸都忍不住粗重了起来:“你……你是何人。”

“陈管家。”穆岑站起身看着陈管家,不卑不亢的开口,“我是穆岑。”

管家惊愕。

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姑娘竟然是穆王府要找的嫡女穆岑。

穆岑出生的时候,穆王府是最为动荡的时候,穆王爷穆洪远险些被暗杀,王妃成亲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穆岑,但却在生穆岑的时候丧命。

穆王爷身受重伤,痛失爱妃,穆岑成了扫把星,出生的第二日就被送到了寺庙,而被顾姓夫妇收养,穆王爷明知自己嫡女流落民间,但是却从来不曾过问。

穆岑就在顾府长大。

若不是穆王府的老夫人病重,什么药方也治不好,这才走请了高人,高人说,要请和穆王府有血亲同命格的人入府,方能缓解。

这才让穆王府想起了出生就被放逐的穆岑。

只有穆岑符合这个命格和时辰。

所以,才有了接穆岑回府这件事。

但是陈管家也没想到,自己来到顾府的时候,竟然会看见遍地尸体。

而穆岑就这么安静却可以冷静的躲避一切,眸光锐利的看着自己。

穆岑是怎么做到的?

陈管家此刻,只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眼前穆岑,有着和过世的王妃一模一样的脸,以至于没人敢否决穆岑的身份。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