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阅读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
  • 短篇小说阅读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喝口茶
  • 更新:2024-06-11 23:14:00
  • 最新章节:第52章
继续看书
叫做《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喝口茶”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朱元璋陈元,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那些忠臣全都牢牢的记住,决定日后找机会大大的重用!洪武王朝和永乐王朝也是狠狠的出了口憋屈气。两位皇帝的精神都因此肉眼可见的都矍铄了不少,让太医和大臣们也是松了一大口气。经过朱祁镇的刺激,让大臣们对自己家皇帝的不满直线下降,就连平常要求最为严苛的文臣都看自己皇帝顺眼了不少,只觉得哪里看着的舒心!永乐大臣们心道自己家皇帝不就是爱打仗了点吗......

《短篇小说阅读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精彩片段


“好样的!樊将军实乃我等大恩人,替我等解了心头之恨啊!”

张辅等人更是狠狠出了口气,亲眼目睹自己战死沙场的冲击都淡了不少。

宣德皇帝朱瞻基更是拍案叫好,甚至拿出了玉玺开始拟制。

“樊将军乃我大明护国大将,为国尽忠而死,可敬可叹,朕必要大大嘉奖!樊将军可有什么想要的,只管对朕说!!”

樊忠大惊失色,连忙无奈的摇头。

“承蒙陛下厚爱,臣实在是不敢受啊,那是未来的我所作的功绩,现在的我还什么都没做,怎么敢腆颜接受陛下赏赐呢!陛下万万不可啊!”

朱瞻基拗不过樊忠,只得作罢。

不过宣德皇帝还是留了个心眼,悄咪咪的把天幕上出现过的那些忠臣全都牢牢的记住,决定日后找机会大大的重用!

洪武王朝和永乐王朝也是狠狠的出了口憋屈气。

两位皇帝的精神都因此肉眼可见的都矍铄了不少,让太医和大臣们也是松了一大口气。

经过朱祁镇的刺激,让大臣们对自己家皇帝的不满直线下降,就连平常要求最为严苛的文臣都看自己皇帝顺眼了不少,只觉得哪里看着的舒心!

永乐大臣们心道自己家皇帝不就是爱打仗了点吗,让他打!使劲打!朝廷没钱了他们做大臣的就是得努力点替自己家陛下多赚钱啊!怎么能让陛下为这点小事儿发愁呢,做大臣要学会主动替陛下分忧才是啊!

洪武大臣们更不用说,看自己家陛下简直跟看亲爹一样,看的朱元璋背后汗毛都竖起了不少。

……

天幕视频并没有因为王振大快人心的死亡而结束。

显然,属于朱祁镇的“史诗”还远远没到头呢。

随着樊忠渐渐倒下,画面也如水波纹一样缓慢的消散。

背景音乐也慢慢走到了尾声,不再慷慨激昂,而是宛如流水一样缓缓的叙述者哀伤。

在虚化般的背景里,身着明军铠甲的大将迎着大雨满脸悲怆自嘲,然而苦楚和悲痛却像是从他的骨头缝里透出来的一样。

“二十万人啊……二十万人啊!!这叫什么事儿啊!!!”

就在此时,熟悉的震动响起,天幕四周的血红小龙发出凄厉的叫声,飞快的盘旋了起来。

天幕上的画面也黑了下去,几行大字紧跟着浮现出来。

检测到后世诉求波动,触发隐藏题目!

问:关于土木堡之变中,明朝大军究竟有多少人后世始终存在争议,那么,以下哪个选项是后世流传最广的说法呢?

选项一:明军二十万,瓦剌十万。

选项二:明军三十万,瓦剌五万。

选项三:明军二十万,瓦剌两万。

选项四:明军五十万,瓦剌两万。

天幕前的众人见状,立刻纷纷坐直了身体。

再次出现这种有机会能窥见后世一二的题目,众人自然大喜过望,但是喜悦过后仔细的定睛一看,不由得又是此起彼伏倒抽冷气声。

汉武帝刘彻匪夷所思的瞪圆眼睛,指着天幕的第四个选项道。

“不是,其他的朕就不说什么了,这第四个选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五十万打两万还特么打输了,这可能么?!真有人相信啊!!”

霍去病脸色黑的跟锅底一样,几乎稍稍设想一下那个选项,就眼前一黑。

“五十万打两万人,已经不是任何军事天赋能弥补的数量差距了,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种事!真要有这种主将不如还是丢娘胎里回炉重造吧!”

樊钟像是头被激怒的雄狮,腾的抬起头怒吼。

“你可知你在说什么?!行军改道,回去兵部要砍我的头!”

王振被雄武男人的愤怒吓得下意识缩了缩肩膀,下一瞬便立刻恼羞成怒。

“抗旨不遵,我现在就可以砍你的头!!”

“抗旨……”

樊钟像是被人捏住了脖子,脸色慢慢的白了下来,眼神里带着万籁俱寂的悲苦无奈。

历朝历代。

但凡是个行兵打仗的,简直快被这一段视频给活活气晕了!

“无耻小儿受死吧!!”

甚至还有脾气爆裂的,满面通红的狠狠弯弓,朝着天幕上王振的方向飞射而去!

“我去他娘的!这个小瘪三!老子要弄死他!!”

程咬金抓起长枪,脑袋充血之下几乎都忘了自己还在大殿前上朝,轰然将长枪朝上空投去。

而皇帝李世民不仅没有半点斥责他殿前失仪的意思,反而还跳着脚怒发冲天的叫好。

“没错!就是这样,最好一枪射传他的脑袋!!”

旁的不相关的武将都如此作态了,更不用说当事人本人樊钟了。

他恨得眼睛几乎充血,几乎不敢想象未来的自己居然被一个太监如此羞辱。

他看向被吊起来的王振时,目光几乎狠厉的要生啖其肉!

“王振!王振!真是好一个太监啊!”

若非是不愿意轻易的弄死王振,恐怕樊钟此时都要忍不住冲上去狠狠咬断他的脖子了!

而才到这里都几乎快要扛不住的明朝君臣如何能想到,这还只是个开始!

……

天幕之上。

画面缓缓转过。

披着大毛领的瓦剌部首领皱着眉头有些焦虑的的坐在营帐的最前方。

“明军的皇帝为何又要御驾亲征!当皇帝不乖乖待在皇都,非要到这战场上找不痛快!!”

瓦剌部族首领嘴上虽在咒骂,可眼中的忧愁和不安却越发旺盛,一旁的瓦剌部族们也纷纷躁动起来。

此时,天幕的右侧慢慢浮现了一行行宛如解说一般的水墨小字。

不怪瓦剌如此反应,实在是大明皇帝每一个御驾亲征都给他们带来了极为不好的回忆。

朱棣自不必说,那是在数十年前硬生生打破了瓦剌胆子的狠人,让瓦剌在那连着几十年里都闻明军而色变!

千盼万盼盼着朱棣驾崩,瓦剌好不容易抓紧机会休养了几年生息,随之又开始蠢蠢欲动了,结果此时宣德皇帝朱瞻基又亲自驾马赶赴了战场。

朱瞻基军事天赋虽然不如朱棣,但凭借着一腔勇武也是在瓦剌部族之中杀了个三进三出,迅速再次让瓦剌部族回忆起了曾经被大明皇帝支配的恐惧。

有这么两位皇帝打下来的名声顶着,瓦剌部族很难不对大明皇帝御驾亲征一事条件反射的忌惮惶恐。

永乐年间。

太医顺气的顺气,扎针的扎针,好不容易让朱棣的身体状态稳健了下来,一看到这个画面,朱棣顿时又怒哼了一声。

“瓦剌那些废物,还真是有胆子!老子才刚死没几年就敢蹦跶,看来还是打的还不够狠!!”

朱高炽则是欣慰的拍了拍朱瞻基的肩膀。

“没想到基儿还是个能打仗的马上皇帝呢!真不错,比爹爹我强多了!”

洪武年间。

朱元璋摸了一把小朱棣的狗头,颇为满意道。

“看来棣儿的基因还是不错的,虽说这太孙是个不成器的货色,但儿孙倒是都挺争气!两代马上皇帝打的瓦剌闻风丧胆壮我大名国威!好样的!”

而能看懂的人则是心头大震,连连叫好!这个决策恰到好处,那个决策就该如此!原来这里还能这么做!

细化的暂且不论,于谦此时的所作所为归根结底最重要的就是通过多方运筹解决了两大难题。

一个是军队,一个是粮食。

在主力部队全都埋在了土木堡的当下,于谦软硬兼施,多方周转,最终竟然在这般困难的情况下重新拉起了十万大军!

虽然这些军队大多都是预备役和后勤人员,但此时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另一方面,于谦显然不是王振那种会眼睁睁看着军队饿死的蠢材,但主力部队出发时已然带走了北京的大部分储备粮,粮食从哪里来呢?

这就不得不说于谦的睿智和聪明了,他出了一个巧妙的办法。

“受召进京的军队从通州入京,士卒各取粮,运送至京城。”

通州是当时离京城最近也最大的粮仓,粮食虽多,但人手不足也很难短时间内运入京城,人数众多的军队恰在此时解决了这个问题。

就这样两个看似简单的举动,却把北京城的一盘死局硬生生的盘活了,不仅如此,他还反过来利用了劣势转化为了相对条件下的绝对优势!

多么聪明的于谦,多么勇敢的于谦啊!

国之将倾,力挽狂澜,此乃国士无双!

天幕之前。

洪武王朝和永乐王朝从君王到臣子无不热泪盈眶,激动万分的不断抹眼泪。

“好啊!好啊!好啊!”

朱棣颤抖着双手,连着说了三声好,如此也难以平复心头的激荡。

“于先生挽大厦于将倾,对我大明王朝有救国之恩,堪为国公之位啊!!”

朱棣鲜少对人用如此之高的评价,但是此时臣子们却无一反驳,因为于谦值得!

洪武王朝。

李善长激动的胡须都在哆嗦。

“于先生这几番举动,实乃妙中之妙,若将吾放在那般境地之中,绝不可能再想出比这更加绝妙的办法了!吾自愧不如也!”

朱元璋舒畅的大笑了起来,欣赏无比的看着天幕中的于谦。

“能让朕的李丞相都说出自愧不如的话,于先生实乃大才中的大才!不过朕认为于先生再高的评价也值得!我大明后世子孙都应该牢牢记得当时当日于先生的救国之恩!!”

宣德王朝。

比起洪武和永乐二朝,宣德王朝显得更为激动万分。

因为他们真的拥有一个于谦啊!

宣德皇帝朱瞻基更是高兴的挥舞着手臂,一点也顾不上皇帝的威严形象了。

“于先生大才啊!竟然能在如此困境之中妙手回春打破僵局,这是国家的支柱啊!千百年来也难以出一位于先生这样的臣子,没想到竟然是出在我宣德年间的!朕高兴啊,朕实在是太高兴了!”

杨士奇和杨荣邝埜等人也感叹不已的看着天幕,心中欣慰不已。

于谦是他们一力举荐提拔上来的,素日里他们虽说一直对于谦赞不绝口,笃定他的未来必然位极人臣。

但无论如何他们也很难想象于谦能在遇到这样艰难的困境时居然还能临危不乱力挽狂澜!他成长的比他们想象的还要优秀!

朱瞻基正发愁杨士奇等人年纪也大了,日后朝中恐没有能接班之人,没想到老天爷这就送来了这样一位治世能臣!朱瞻基如何能不双眼放光呢!


“魏卿,你果然是朕的肱骨之臣啊!既然如此,督促百官的任务朕就交给你了!”


“陛下放心!臣必不辱使命!!”

其余臣子见状脸色多多少少都发青。

尼玛啊,魏征这玩意负责这个,日后他们怕是都要绷紧了皮过活了!!

……

天幕之上。

镜头从上而下的从于谦的家中飞出,画面一帧一帧像是走马灯一样开始回放着于谦的一生。

郎朗的读书声仿佛从天际传来,仿佛在为之作乐。

“千锤万凿出深山……”

于谦在山西河南作巡抚之时,爱民如子,甚至会亲自下地与民一起耕种。

“……烈火焚烧若等闲。”

站在城墙上的于谦官袍烈烈作响,声音凌厉而稳重的安排着军队调度。

“粉身碎骨浑不怕……”

绞刑架上,被砍断脖子时,于谦的脸上仍旧带着笑容。

“……要留清白在人间!!”

锦衣卫抄家时,却发现他的家中了无余财,棉被上都打着补丁。

他的一生,简单而又纯粹,干净而又炽烈,几乎让观看的众人都为之落泪!!

这样一个臣子,不该就这么死了!!

这是所有人此时心中的怒吼。

天幕四周围绕的红色小龙在最后一句诗落下时,忽然剧烈的颤抖,不断的哀嚎着盘旋了起来!

【叮!检测到历朝历代剧烈诉求波动,系统反馈中……】

【叮!根据宿主提议,将授予历朝帝王聘请于谦的权限,如有意向的帝王请填写接下来系统发布的聘请书,如有诚意可打动于谦本人的,系统将负责缔结双方契约,将于谦送往相应的朝代。】

历朝历代,无数帝王的面前都随之凭空出现了一张闪烁着璀璨金光的契约纸。

天幕骤然扩大,期间容纳了无数个小窗口,每一个小窗口对应的都是一个朝代的帝王。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欣喜若狂,脸上绽放出了24k金光,堪称是用尽了自己此生最大的手速抓住了眼前的聘请单!

“老天爷保佑!!太好了,太好了!朕有机会得到于先生了!快快快,诸位爱卿快过来帮朕一起想一想该给于先生开出什么样的条件!!”

始皇帝年间。

“宿主?看来那就是天幕的实际掌权神灵了,希望他对这场游戏维系的兴趣长久一点吧,至少要把朕的盘点放出来……”

嬴政脑海中在迅速的思索系统透露出来的信息,手上的动作却半点不慢,牢牢的抓住了金色的聘纸。

汉武帝年间。

“啥!真的有机会让于先生为我大汉所用?!!”

刘彻腾的一下跳起来,脸上露出狂喜,随即哈哈大笑。

“哈哈!你大明不舍得这下也晚了,活该!反正于先生留在你们那儿也只是被杀,还不如给朕!”

“朕敢把大汉全国的内政都交给于先生,举国上下的文臣都要听从于先生的指挥,单单是这个条件,其他的王朝谁能比得过朕!!”

汉高祖年间。

“快快,把玉玺给朕拿过来,可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刘邦迫不及待的抓过聘请单,仿佛是怕他跑了一样,唰唰唰的写上自己的开价,满脸诚恳。

“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朕必须要争取一下!!”

汉末。

诸葛亮嗖的一下站到了正懵逼的刘禅身边,笑眯眯的执着他的手拿过聘请单。

“陛下,于谦此人乃是不可多得的大才!还请陛下开出丰厚的条件,务必将其聘请到我朝!如果能请来于先生,就算是让在下给于先生退位让贤也并非不可!”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背景乐凄厉了起来。

乱战之中,所有人都无暇他顾,无论是什么身份,都派不上用场了。

镜头绕了一个圈,最后慢慢拉近。

张辅嘶吼着将也先一个骑兵斩下马,下一瞬就被急射而来的铁箭扎穿了心脏,摇摇欲坠倒地之时,他用最后的气音喃喃。

“爹,我对不起大明啊……”

兵部尚书被大刀砍断了身躯,死前还瞪大眼睛流淌着汩汩的血泪。

“国祚将倾,陛下不可轻信佞臣啊!!”

随后是户部尚书王佐,侍郎王永和、丁铉,内阁大学士曹鼎、张益等臣子……

武将在战场上尚且难以自保,文臣就更是如风中烛火。

朝中五十多员精英,被皇帝一意孤行的带来了生死难料的战场,又兵败如山倒,将这大半数精英全数折损于此。

二十万大军覆灭。

屏幕前的无数君臣咬着牙死死的盯着这一幕幕场景,胸腔中感同身受的萦绕着一股挥不散的悲痛。

国不国,君不君!

臣子该向谁效忠?臣子该如何效忠?!

洪武年间。

朱元璋呕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液,青筋慢慢顺着眼角蔓延,死死的盯着天幕。

“陛下!”

“陛下!!”

满朝大臣顾不上悲痛,大惊失色的匆忙看向朱元璋,太医更是直接火烧屁股一样匆匆扶住了朱元璋。

而此时的洪武大帝只觉得耳朵在嗡鸣,眼前仿佛被黑暗笼罩了。

“臣子恨,何时灭……”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明何德何能,竟然让数百年前宋的耻辱再现啊!朱祁镇!好一个朱祁镇!!”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呕心沥血的王朝被糟蹋成这样,哪一个开国皇帝能承受得住?

若是朱祁镇此时敢出现在朱元璋面前,难保这位理智溃散边缘的帝王能一口一口z活活生撕了他!

永乐年间。

“瓦剌——!!王振——!!”

朱棣暴怒的吼叫响彻了整片大殿,这位帝王像一头被人挑衅了地位的雄狮一样鬃毛奋张,朝天咆哮!

“还有朱祁镇那个逼崽子!那可是二十万大军,朝中大半数精英啊!!这个畜生怎么不自己去死?!!”

说的极端一点吧,皇帝死了可以换一个,朝廷没了王朝何存?!

朱高炽和朱瞻基的眼眶也被泪水润湿z了。

“二十万将士啊……就这么全都没了!”

“我大明怎么就得了这么一个昏聩的帝王呢?!我大明何德何能被他这样糟践啊!!”

宣德年间。

“死了……都死了……”

宣德皇帝朱瞻基双手颤抖,浑身哆嗦了起来,眼前模糊的死死盯着屏幕。

“那都是朕的将士,朕的臣子啊!”

任谁都没有宣德一朝感触深,因为对他们而言,视频中出现的人物与宣德一朝的重合率几乎高达百分之七十!

那都是未来的他们,或是未来他们的子孙!

在臣子们或是悲痛或是怔然的视线中,宣德皇帝朱瞻基捂住了脸,泪如雨下。

“是朕对不起你们啊——!!”

张辅咬着后槽牙,大踏步走到了昏迷过去的王振身边,狠狠两巴掌把他扇醒过来,继而掐着他的脑袋让他看天幕。

“你给老子睁大眼睛看清楚了!那二十万大军都是怎么死的!草芥人命的畜生玩意儿,你看清楚了,你扛得起这二十万冤魂恨么?!!”

王振瞪大眼睛,瑟瑟发抖的不断摇头。

“不、不,我不看,我不要看!!那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啊!”

铁掌一般的大手钳制着他,让他分毫不能动弹。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天幕之下。

汉武帝年间。

刘彻跟着视频代入感极强的跳着脚嗷嗷叫。

“这太子行不行啊?他知道个屁!听听他说的那什么混账话,什么叫挑个软柿子捏捏得了?身为武将要是就这点出息趁早完蛋得了!”

卫青和霍去病也义愤填膺的附和。

“就是!要打就要挑最强的去打!把强的打服气了,弱的自然就不敢放肆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刘彻紧跟着下定论。

“这太子不行!误国啊!”

桑宏羊等文臣在一旁跟着头大,劝谏道。

“陛下息怒,各朝代国情不同,亦不可同日而语啊。”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嘴撅的差点能挂油壶,一边还骂骂咧咧的。

“这小子怎么回事?还太子呢!他以为谁封他做的太子?居然跟群臣站在一边也不跟他亲爹一边!不孝子,不孝子!”

杜如晦和长孙无忌见状立马见缝插针。

“没错啊陛下,如此看来,太子监国一事实在不可取啊!”

李世民眉头蹙了蹙,不情不愿的勉强放下了这个念头。

“行吧。虽说如此,承亁确实是还有许多不足,给他再多找一个太傅,每日的课程再多加两个时辰!”

魏征点头应是。

“敦促太子于国乃是好事,陛下能想通最好了。”

东宫,李承乾又连着打了几个喷嚏,心中莫名的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秦始皇年间。

嬴政不耐的皱着脸,冷森森道。

“他这皇帝当的什么?太子臣子居然都敢对皇帝的决定有意见?简直不知死活!皇帝的权柄莫非是笑话不成?!”

赵高笑眯眯的奉承。

“陛下,不是所有的帝王都像您一样的,想必这些后世的帝王早就不可与您现在同日而语了吧!”

嬴政冷冷的哼了一声。

“群臣暂且不论,看来立太子的事情暂时可以不用考虑了,人只要手里握了一点权柄,怕是就开始痴心妄想了。”

他绝不会允许有人分走他的权柄,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机会。

……

天幕悠悠然继续播放。

属于战场的雄浑歌曲终于缓缓落幕了。

换句话说,这部属于朱棣的史诗赞歌也要落幕了,因为朱棣的一生是属于战场的,生于战场,亦死于战场。

运河湍湍流淌,永乐大帝华府龙袍站在船只的甲板上含笑看着四面八方,在他身前,是恭敬的携众多海船归来的郑和,在向他禀报着这一路的见闻和所得。

百姓的渔船间或也能在运河的岸边三三两两的停靠着,人人眉目舒展,安居乐业。

金色的光芒慢慢的环绕于画面四周,隐约有龙腾虎啸之声。

裹着金边的水墨画大字慢慢浮现。

疏通运河,六下西洋,促使国内南北通商,经济发展,大明由此国运愈加昌隆。

画面如百叶窗一般慢慢划过。

堆积成山的书籍摆放在四面八方的桌子上,身着璀璨龙袍的帝王低头翻看着其中一部,一旁跟随着的是负责修书的一众文臣,无不拜服。

《永乐大典》这部名留青史的百科全书由此修筑。

这一页于是再次翻过。

威武雄浑的皇城俯瞰图如画卷一般慢慢铺展开来,帝王携带无数臣子站立在宫门前方不远处,目光悠悠,仿佛昭示着一个新篇章的展开。

迁都北京,太子朱高炽留守南京,天子朱棣亲自镇守北方,设王都于此,震慑北方蛮蒙,此乃天子守国门!

古道黄沙,西风瘦马。

雄武帝王终于走不动了,发出了老牛拉风箱一般的喘息,终于在马背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在他面前是还未抵达的王都,在他身后是瑟瑟发抖的蛮夷,北风哀嚎,仿佛在为这位传奇一生的帝王送葬。

病逝征途,享年六十五岁,庙号太宗(后嘉靖年间改为成祖),谥号——文皇帝。

洪武年间。

伴随着天幕一帧一帧的闪过,洪武君臣几乎看花了眼睛。

不少殚精竭虑的老臣都没忍住用袖子小心翼翼的抹掉掉下来的泪水,有些哽咽。

身为创造王朝的老臣,他们亲眼看到了后辈带领着王朝走向兴盛,如何能不激动,又如何能不高兴!

臣子高兴,身为帝王的朱元璋只会更高兴!

亲眼看着自己的王朝强盛,他怎么可能会不高兴!

“好孩子,快过来爹爹这里!”

他难得不再绷着脸,堪称和颜悦色的朝着朱棣挥了挥手,让他来自己的身边。

朱棣下意识恍恍惚惚的朝着从来没对他这般温柔过的爹爹小跑过去,像是做梦一样。

“老四,爹今天真高兴!此前爹总是太关注你哥哥,把你忽视了,你不会怪爹吧?”

朱棣连忙摇头,急急道。

“爹爹没忽视过儿子,对儿子也很好,儿子怎么敢怪爹爹!”

朱元璋面露笑容,摸了摸朱棣的脑袋,神色柔和。

“老四,你是个治国理政的好苗子,做的比爹好,爹高兴!日后你多来皇宫陪陪爹,也趁早了解了解咱大明王朝的基底!”

朱元璋这话一出,众大臣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道,这天恐怕是真的要变了啊!

老爷子这可是首次展露出对除朱标之外的皇子的看重!

不过众臣子又想到了天幕之上的内容,又觉得这样仿佛才是理所当然的。

那样一位文治武功样样杰出,一手带着大明走向巅峰辉煌的帝王,怎么可能会不看重呢?与之相比,哪怕他是一位被逼的造反才上位的帝王,都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反正江山总还是落在他老朱家手里的。

众臣心绪复杂至极。

试问换做他们自己,若是后代儿孙里有这么出息的,他们恐怕得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比起老爷子的喜爱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按照这位战神的脑回路来看,反正你户部是准备粮草的,在朝中筹备和在路上筹备也没什么区别,先出发再说!

后果显而易见了。

粮食本就紧巴巴的,路上王振又不断的折腾着变换路线,导致军队在路上拖得越来越久,消耗的粮食也越来越多,终于面临了这个局面。

天幕前。

汉武帝刘彻震惊的瞪大眼睛。

“嘿!朕还当他们大明一朝粮食多的用不完才敢在路上那么折腾,既然粮食紧巴巴的,他们到底哪里来的胆子让军队随便改变行军路线的啊?!”

那特么是二十万人,不是二十个人,没得吃了随便去路边拔两根野草抓两只兔子就能填饱肚子啊!

一旦粮食断绝,后勤跟不上,难道让整整二十万大军活活饿死么?!

霍去病眼中燃烧着烈火,厉声怒斥。

“无耻之尤!将数十万大军的性命当做什么了?!”

卫青也气的咬牙切齿。

“何等愚蠢!不懂带兵也要有个限度吧?!”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发自内心的惊叹无比。

“真是让朕开了眼了,日后朕再也不骂李建成于行军打仗一事上是个废物了,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长孙无忌和杜如晦等人顿时满头黑线,心道您还真是骂谁都不忘夹带上前太子殿下啊。

况且李建成是于军事一道上没什么天赋,但那也只不过是与李世民相比罢了,再怎么说虽然李建成总是打不赢,但也没让士兵们饿死在路上啊!

永乐年间。

得幸于自己有个靠谱的儿子,朱棣虽说每次打仗前朝廷都哭穷,但该给的后勤也从来没断过链子。

但也正是因为常年在外打仗,让朱棣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了那股后勤不靠谱的绝望。

“老子草他娘的这群畜生啊!!到底在打什么?打仗打成这副样子,这不是让万代耻笑么?!!”

朱棣恨得不断磨着后槽牙,眼中几乎要挤出来鲜血。

“就这!谁特娘的敢信这群废物连大同都还没打出去,在自己家门里活生生快饿死!真是蠢材!蠢材啊!!”

……

天幕之上视频还在继续播放。

明朝初建时,军事天才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诸如蓝玉,徐达,朱能,张玉之流……

但可惜的是,他们的后代并不全都传承了他们的勇武和才能。

譬如这位在这场垃被写入了负面教科书的战役中也仍旧值得一谈的将军——朱能之子朱勇。

朱勇带领着他的五万骑兵作为大明的先头部队,自信满满的出发了。

“我带着五万骑兵,而也先部族不过区区两万,我打他就像是猫捉老鼠一样轻而易举!此战我必剿灭瓦剌军队,回去就能向陛下报喜了!”

他一路风驰电掣,压根没有半点隐藏踪迹的意思,风风火火的正面出兵了!

而当天幕悠悠然在朱勇的脑袋旁边标注上了朱能之子几个大字之后,洪武君臣便齐刷刷的把视线转到了主人公身上。

朱能神色扭曲,脸色铁青的怒吼。

“这个丢人现眼的废物!!他要是敢出什么岔子,老子活活烤了他!!”

一语成谶。

天幕上。

五万大军轰轰烈烈的行至鹞儿岭的的时候,遭到了也先部族快准狠的伏击。

全军覆没。

五万人中了两万人的埋伏,全军覆没。

镜头拉近,朱勇被满脸轻蔑的也先砍下脑袋时,眼中还带着茫然。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毕竟在那样一边倒的屠戮之中,就算是赵云那等能在敌军中杀个七进七出的猛将都不一定能保住性命,更不用说一个肩不能提手不能扛的皇帝了。

没想到朱祁镇不仅幸运的没死,还被瓦剌给活捉了!

朱棣眼前一黑,恨恨的拍碎了桌子,咬牙切齿道。

“该死的混账!他怎么不死呢?!我大明死了那么多能臣名将,他一个祸害废物,还活着做什么?!他哪里来的脸活着,若换做是我便在大军之中自刎陪葬了!!”

另一边的洪武大帝则更为狠辣的臭骂。

“最好让瓦剌那些家伙把他一刀砍了!!这个小畜生!”

天幕之上。

一旁另一位小首领也喜上眉梢的上前去揪住了朱祁镇的头发把他的脸露了出来打量,随即毫不客气的耻笑。

“果然是个没断奶的奶娃娃!瞧瞧这样子,怕是被外面的死人给吓傻了吧!”

也先眯着眼拍了拍朱祁镇的脸,感慨道。

“还好这次来的是这个笨蛋皇帝!一百年也不会让我们等到这么个机会啊!谁能想到有朝一日这大明的皇帝居然落到了我瓦剌的手里,哈哈哈哈哈!”

“是啊!真是痛快,痛快啊!!”

周遭的瓦剌族人都发出了掀翻天一般的哄堂大笑声。

天幕前的永乐大帝朱棣被这一幕给气的双眼充血,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牙齿险些咬碎了吞进肚子里!

“混账!这些混账!!朱祁镇那个小z逼崽子还愣着干什么,为什么不自己抹了脖子自杀了事?!难道还等着继续被这些瓦剌臭虫羞辱么?!!什么窝囊玩意!”

洪武王朝。

蓝玉徐达等武将双眼冒火的骤然拔刀,杀意绕着周身暴涨。

“该死!!这个混账蛮子,居然胆敢如此羞辱我大明!真当我大明无人了么?!”

朱元璋满脸讥讽,手背上的青筋却不断的跳动着喧嚣着愤怒。

“皇帝都在人家手里,可不就是想怎么羞辱就怎么羞辱么?!我大明的脸面早就在这一战中被丢在地上踩了个稀碎了!!”

这位威武雄壮的开国皇帝若非被太医吊着气,已经再次气晕过去了。

“二十万大军兵败如山倒,皇帝都被人家给俘虏了,哈、哈哈哈哈!光荣,真是太光荣了!!朕没想到有生之年竟然有荣幸看到这样的画面!!好啊好啊!好得很啊!!”

汉武帝和唐太宗都负手遥遥看着这一幕,感慨愕然之余,心中不约而同的对这位王朝的老祖宗投去了一抹同情。

哎,还好不是他们的子孙,稍微带入想一想都已经快要气昏了,更不用说身为这个混账的嫡亲老祖宗了。

实在太让人同情了啊!

……

天幕之上。

画面一转。

大明朝堂之上。

大臣们得知了前线的噩耗,堪称晴天霹雳!

朝堂之上几乎遍地都哀嚎和哭丧声。

“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陛下蒙尘!这可如何是好啊!!”

“当初吾等都劝陛下不能去不能去,现在可好了!这该怎么办!”

“主事儿的大臣们葬身在战场上的一多半,能打的将军们也全都没了!这接下来我们拿什么去和瓦剌部族拼?!”

一个臣子义愤填膺道。

“当初此战之前,我夜观天象便已经得知了此战必败,尔等都不相信我,现在看看,都信了吧!”

旁边有另外的臣子怒骂他。

“徐珵,你有时间在此时马后炮,不如说出个一二三来,你倒是继续夜观天象,说说如今该怎么办?”

现如今,北京城不仅粮食充足,且大军已然纠集了二十二万之多!!


一切都与也先所料恰恰相反,北京城内不仅没有因为失去皇帝乱成一片,反而还以于谦为首扭成了一股绳!

多么厉害的于谦!多么伟大的于谦!

屏幕前的众人也因为镜头内北京城此时比想象中好得多的情况而连连感叹。

诸葛亮扇了扇羽扇,含笑慨叹。

“好厉害的相士,若是有机会还真想结识一番!这样一来,那位瓦剌的首领想要赢恐怕不那么容易了!”

刘禅闻言顿时大惊失色。

“相父,此人竟然能被您称一声厉害么!朕还以为您就是这世间最厉害的人了!”

诸葛亮失笑。

“陛下,世上比某厉害的人且有许多呢!某怎敢称一声最呢?”

天幕之上,镜头慢慢拉近。

于谦带领众将士站在北京城墙上,背负双手,眉眼厉然。

“此战,不守!”

此话一出,众将士顿时哗然,然而不等众人乱起来,于谦便又立刻紧跟着道。

“也先汹汹而来,气焰嚣张,若我等只守不出,反而助长其势!我大明开国至今已有百年,昔日高皇帝布衣出身,尚可纵横天下,横扫暴元,我辈岂惧小小瓦剌!!”

天幕前。

朱元璋眉眼舒展,欣赏无比道。

“说得好!那瓦剌不过是暴元留下的一抹残余渣滓,我大明将士各个都是骁勇的好儿郎,怎么会害怕他们!!”

朱棣猛地一拍桌子。

“没错!就是要打!瓦剌那群废物就是不能太给他脸了,把他打怕了打疼了,他才知道谁不敢招惹!!”

此时,洪武永乐二位大帝对于谦的欣赏已经直线攀升,左看右看都喜欢的不得了。

若是此时能见到于谦,恐怕不顾颜面的冲上前去狠狠亲一口也不是不可能!

诸葛亮倒是用羽扇抵住下唇若有所思。

“上上之策,看来此局棋胜负已定了……”

汉武帝年间。

刘彻眯了眯眼睛。

“布衣出身?他这明朝的开国皇帝倒是有点意思,难怪能让那个永乐大帝都怕了一辈子……”

卫青和霍去病皱着眉头思索。

“他口中所说的暴元想必是指的上一个朝代的名字,看来我大汉与这明朝间隔的时间应该是至少有一个朝代了啊,难怪那名为火铳的武器朝臣一点头绪都没有……”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义愤填膺的附和,恨不得冲进屏幕里也大杀一场!

“就是!光守城有什么意思,就是要打他,削他!让他知道知道谁才是耶耶!”

李渊冷哼了一声,瞥了一眼天幕。

“布衣了不起么?朕虽然不是布衣出身,但自认绝不输给任何一位开国皇帝!”

……

天幕继续播放。

于谦脊背挺得笔直,眼神凌厉如刀锋的四下扫视了一圈。

“大军全部出城,列阵迎敌!但凡有临阵脱逃不愿出城者,斩首示众!”

在一片呼啸的寒风之中,众将士纷纷咽了咽口水,背后的冷汗被风吹得透心凉。

他们知道,于谦既然已经说出口,就绝不会是在开玩笑。

此战,已然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胜,就守住了北平;败,大明就亡于此役!!

天幕上。

于谦与众将士沉默的站在城墙上的画面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恢弘而又巨大的画卷。

画卷上清晰无比的标注了此时北京城内各个城门的所处位置以及各个将士的行动轨迹。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