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被人惦记上了
  • 世子妃被人惦记上了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妧七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23: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力挽狂澜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江清月前世可是顶级杀手,如今穿越成被和离的世子妃,心中的落差感不可为不大。江清月没有想到,自己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竟惹得了世子爷顾辞的青睐,难不成这男人不近女色是假,借机窥探自己的真性情是真!

《世子妃被人惦记上了》精彩片段

大雪纷扬而落,冬日暗灰色的天宛如一块密不透风的幕布,沉闷而又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

江清月是被冻醒的。

她打了个喷嚏,浑浑噩噩的,脑袋里仿佛有千万根针在扎一般。

费劲地眨眨眼,所能看到的,只是一片茫茫白雪,不是她的房间。

这……

艰难地撑着身子坐起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拖着长音的妖媚女声:“哎呦,姐姐,你醒了?”

江清月机械地转头,看到一扇足足三米高的赤色大门,上边的鎏金牌匾明晃晃的“齐王府”三个字几乎就要亮瞎她的狗眼。

一个身着华丽古装的女人朝着她走来,脸上嘲讽得意的神情愈发的清晰。

江清月脑海中飞快地闪过很多片段。

任务、子弹、突然爆炸……火光中血肉模糊的她。

院落、酒坛、陌生男人……被众人捉奸在床的她。

她瞬间明白了,穿越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让她遇到了。

否则她一个被炸死在弹药火光中的女杀手,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狼狈不堪的偷情贱人?

她被算计了,任务得手之后拎着那人的头颅打算回去领赏金,车上却被内鬼放了炸弹,她被炸得尸骨无存。

女人蹲在江清月跟前,见她正出神,伸手在她脸上拍了拍,口中笑道:“好姐姐,你莫不是冻傻了?”

冻僵的脸感受不到什么痛意,但是这个动作让江清月十分不喜。

她侧脸一甩,语气不善:“拿开你的脏手。”

女人一怔,语调倏然拔高:“你竟敢这么说我?”

江清月哼笑一声:“一个小小侍妾而已,我怎么不敢?”

女人夸张地大笑起来,脸上的讽刺表情愈发刺眼:“哎呦你们听到了吗?她说我是侍妾!可是你自己又是什么,你还真当你自己是齐王侧妃了?你问问全府有谁当你是侧妃?王爷怕是连你的眉毛眼睛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

这样的出言讥讽,并未使江清月生气。前世,作为一位靠杀人赚佣金的女杀手,她早已练就出了一颗异常强大的内心。

所以现在,江清月依旧镇定自持:“小茹,身为我的丫鬟,使手段爬上王爷的床成了侍妾,就敢在我这个旧主面前耀武扬威了?一日为婢,终身为婢,这句话没听过么?”

一句话,将这个被唤作小茹的女人,直接惹怒了。

她平生最厌恶的,就是别人和她提以前是丫鬟的事情,而且是江清月这个最不受王爷待见的侧妃的丫鬟!

“你……”小茹盛怒,直接扬手欲教训江清月。没料到江清月右手捏住了她的手腕,左手在她脸上就是一个耳光。

她是用了力的,而且手掌上全都是泥沙子冰碴子,直接在小茹脸上刮出了两道血痕。

小茹直接被扇翻在地,身后的两个丫鬟急忙扶她,在见到她脸上的血痕的时候,惊呼出声。

小茹摸了摸刺痛的脸,见到手上的血迹,发出的尖叫声几乎要刺穿江清月的耳膜。

江清月站了起来,宛如看着蝼蚁一般,俯视着小茹。

“刚刚的一巴掌,是我以小姐身份,打你背主求荣。”然后她扯着小茹的头发,在她左脸上又是一个巴掌,“这一巴掌,是我以侧妃身份,打你尊卑不分。”

她又扬起手,便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怒喝:“住手!”

抬头一看,一行人自府内匆匆而来,为首的男子长身玉立,一身绛紫色朝服尊贵无比,正是这王府的主人,齐王燕礼。

江清月保持着扬起手的姿势,在燕礼下了台阶的时候,当他她的面,又重重扇在了小茹脸上。

她打的是小茹,看着的却是燕礼,甚至脸上,还带着笑意。

小茹直接被这三个巴掌扇懵了,一见到燕礼,就扒着他的袍角,呜呜哭了起来。

燕礼不看小茹,目光沉沉地盯着江清月:“我让你住手,你没有听到吗?”

“听到了。但是我看她不爽,就是想要扇她。”

“你……”

“怎么,齐王殿下?”江清月并没有被他给吓到,“我一个入了皇室宗谱的侧妃,教训一个侍妾,不过分吧?”

“侧妃?”燕礼被这两个字给逗笑了。他拿一种悲悯而又嫌恶的表情看着江清月,“这个侧妃名号是怎么来的,你心里不清楚么?我对你的态度你也不知道?侧妃?你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江清月歪着头看他:“王爷,我是不受你的宠没错,但是我怎么说都是由皇上圣旨赐婚入齐王府。圣旨上说我是侧妃,那我就是。就算你们没有一个人承认,那我也是!”

“你可真是厚颜无耻!”燕礼的眼神和看一堆垃圾别无二致,“不日我便会禀明父皇,休了个你这个和人偷情的贱人!我看你到时候,还怎么拿齐王侧妃的名号耀武扬威!”

“王爷,您眼神不好就传太医来看看,省得在这里颠倒黑白。麻烦您弄清楚,是我在耀武扬威,还是这个尊卑不分的奴才在耀武扬威!”

小茹闻言,脸色一白,楚楚可怜地拽着燕礼的衣角,柔弱地唤着:“王爷……”

“江清月!”这是燕礼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在以前,他光是听到这个名字,都会厌恶到反胃。

“干嘛?”

“我现在就休了你,我看你还拿什么在这里摆架子!”

小茹脸上瞬间展露出一抹笑意。

而江清月……

更是心中大喜。

休了我,快点休了我!

她一个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新新人类,断断无法接受为人侧室这种事情,与别人共享一个人,这简直太挑战她的三观了!

而且以前那个江清月在齐王府的日子,过的连个下人都不如。不受宠,是个人就能欺负她。她才没有那个受虐倾向,去继续过那种水深火热的日子。

休了她,她就自由了!

于是她立刻开口:“王……”

“王爷!”

江清月的声音被突然传来的一声呼唤给打断了。

几人循声望去,看见一辆黑色的马车叮铃而来。

谁在马车上挂铃铛?这是什么癖好?

而燕礼和小茹以及其它几个下人,在见到这辆马车的时候,皆是神情骤变,仿佛见到了什么十分可怕的东西一般。

江清月一头雾水。

马车临近,一位公公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拂尘一甩,便朝着顾辞一跪:“请齐王殿下安!”

然后朝着江清月一跪:“请侧妃娘娘安!”

“看吧,齐王殿下,终究是有人承认的。”

“欢公公,您怎么来了?”燕礼并不理会江清月,而是虚扶了一把公公,“本王正要去上朝,可是父皇有什么吩咐?”

“是。”这公公的声音有些尖细嘶哑,“皇上请侧妃娘娘一并入宫!”

 

入宫?

江清月懵了,要去见皇上?

燕礼比她还要紧张:“可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欢公公一摇头:“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皇上圣意,奴才怎敢妄自揣测呢?”

燕礼皱着眉头,看了一眼那辆黑色马车,压低声音问道:“顾辞可是来了?”

“顾世子正在宫里陪皇上下棋呢!所以特意让奴才用他的马车接侧妃娘娘入宫,说是就停在宫门口,方便!”欢公公说着,侧身弯腰,“侧妃娘娘,您请!”

既然是圣旨,她是万万不能违抗的。

只能先去,看情况再做打算。

“江清月!燕礼突然叫住她,沉声警告,”见了父皇,别胡言乱语!”

江清月没有搭理他,直接上了马车。

胡言乱语不胡言乱语的,看她心情吧。

这马车,内饰十分豪华,不但坐垫十分柔软舒适,还具备茶水餐点,车壁上还挂着横笛竖萧,车角还放着字画书籍。

看来这位顾世子,还是个雅人。

齐王府距离皇宫,约莫半个时辰的路程。江清月正靠在车壁上假寐,便觉马车骤然停下,欢公公的声音传来;“侧妃娘娘,皇宫到了。”

“呦,大姐来了?”刚下车,江清月就听到这么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她转头一看,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如今的太子良娣江香。

“因为和人偷情才被传召入宫的,大姐您可是头一人呢。”江香用帕子捂着嘴娇笑着,“啊不对,你已经被逐出将军府了,或许我这声大姐叫得不合适。我该怎么称呼您呢,即将下堂的齐王侧妃?”

江香见江清月不说话,凑近她,刻意压低的得意声音伴随着浓重的脂粉味传来:“即将下堂的,还有你那个废物娘亲!等我娘被立为正室,我离太子妃的位置,还远么?”

江清月眸光一淩,原来下药的是她!

对上江香得意洋洋的神情,江清月便知道了,江香就是拿准了她没有证据,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依照齐王对你的厌恶程度,没有将你直接杀了,真是让人意外。”江香啧啧嘴,“不过你一会儿见了皇上,估计也活不长。我的好姐姐,到时候,我会大发慈悲给你烧点纸钱的!”

江香一说着,放肆笑了起来。

半晌,她见江清月依旧一个字都不言,便指着她对身侧婢女大笑道:“你们看啊,她果然是个草包,都不敢和我说话!”

江清月盯着这几乎就要戳进自己眼珠子里的手指头,冷声警告:“放下你的爪子。”

“哎呦,说话了?”江香非但不放手,反而一下一下点着江清月的胸口,语气愈发的放肆了,“我就是不放,你能怎样?”

江清月握着江香的手指,轻轻勾唇一笑,手下用力一掰,只听十分清脆的“嘎巴”一声,江香撕心裂肺地尖叫了起来。

痛……痛!好痛!她的手指好痛!

欢公公一见到这个场景,一个哆嗦,懵了:“侧妃娘娘,这……”

“皇上选儿媳,当然是选贤选德。江香刚刚说我是草包,不就是说皇上眼光不好吗?她这么侮辱皇上,我替皇上教训她,只是断她一根手指,已经是便宜她了。”

“可是……”欢公公竟无法反驳。

“走吧,要是让皇上等着,咱们吃罪不起。”

江香捂着手指大声哭喊着,小脸煞白泪水涟涟,看起来痛不欲生。

江清月顿时觉得心旷神怡。

她走在前边,步子很快,燕礼在后边一直盯着她的背影。

她怎么……

这么狠了?

轻而易举就断人手指,震惊到他说不出话来。

突然觉得这样的江清月,陌生而又可怕。

皇宫很大,一行人花了大半个时辰才走到御书房。

一路欣赏着皇宫雪景,倒是也不觉得累。

欢公公进去秉告,不时,房门打开了。

御书房很大,两边一共站着四排大臣。

听闻动静全都转过头来看着她,各种各样的眼神,变幻莫测的神情,江清月瞬间感到了鸭力。

 

江清月深吸一口气,迈过了高高的台阶。

金砖铺就的地面十分光滑,江清月每踩一脚心都在痛。

金子,金子啊!

燕礼停下,她也跟着停下。

然后她跪地,口呼:“吾皇万岁!”

话落,便听闻一个留着两撇胡子的大臣一声呵斥:“江清月,你竟然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地面圣,你这是大不敬!”

反方辩友这就开始了?

“启禀皇上,臣女着急入宫不敢耽搁,还望皇上恕罪。”

“你已经被逐出护国将军府,臣女二字不是你该用的。”胡子大臣说着,看向一边,“您说是吧,江大人?”

江清月转头,也看到了自己的父亲……护国将军江郴。

江郴别过了眼,似有些不忍看这个女儿。

其实江清月知道,这个父亲对自己,还是有点儿感情的。否则也不会当初在和她断绝了父女关系之后,还和她母亲偷偷准备了很多嫁妆,让她带入了齐王府。

“罪妇江清月!你做出此等违背纲常伦理之事,折损皇家声誉,还不向皇上磕头请罪!”

江清月对着上首的广元帝磕头一礼,清声道:“皇上明鉴,臣女冤枉!”

那胡子大臣冷嗤一声:“你所行之事乃是齐王殿下亲眼所见,谈何冤枉?”

“臣女不认识那人。而且臣女是被人下了药,并不知发生了什么。臣女在齐王府一直深入简出安分守己,绝无半点有损皇家颜面之举!”

“下药?你有何证据?”胡子大臣咄咄逼人。

江清月依旧理直气壮:“暂时没有。”

“那你觉得我们是该信你的胡言乱语,还是该信齐王殿下亲眼所见之事?”胡子大臣说着,朝着上方一拱手,“皇上,此女所为着实不堪,实不配为皇家中人。还请皇上将此女处死,以正视听!”

江清月瞬间转头,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很想一拳解决掉这个死老头子。

这老头子和她有什么仇?她进入这大殿,别人都没说什么,他就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就他长了张嘴叭叭叭的?

燕礼见到江清月的动作,低声道:“这是在皇上面前,你还想动手吗?”

皇上……

江清月看到了上首那个穿着明黄服制的人。

是,他是这个天下最有权势的人。在他面前失礼,那是真的自寻死路。

江清月深吸一口气,缓缓松开了拳头。

然后一大半的大臣齐齐跪下,口中齐呼:“请皇上顾念皇家颜面,处死江清月!”

她所面对的情形实在是不利,现在堂上除了她父亲江郴和寥寥几个人站着之外,其他人全都请旨处死她。

不想,她得想办法。

江清月倏然开口,朗声道:“皇上明鉴!臣女倾慕齐王许久,对齐王一往情深,绝不会做此等背弃齐王之事!”

胡子大臣又开始了:“众人皆知,你入齐王府之后并不受宠,谁知你是不是寂寞空虚,想要其它人来寻求慰藉?”

“这位大人倒是很懂嘛。”江清月锐利的目光射向他,“倘若我真有这个心思,必然是万般小心,又岂会让齐王抓个正着?”

“百密一疏,做得多了总会露出马脚的。”

“大人如此疾言厉色做什么?于公,皇上是君臣女为臣。于私,皇上为公父臣女为儿媳。皇上还一言未发,倒是大人在这里咄咄逼人,难道大人是想替皇上做主吗?”

“你……”胡子大臣被江清月这么一连串怼得无话可说,立刻向广元帝连连叩头,“臣绝非此意!”

燕礼侧首,看着江清月挺直腰板,跪得笔直。

面临大臣的刁难,面临砍头的大罪,居然还能不卑不亢据理力争。

让他意外。

“齐王。”广元帝终于开了口,声音沉稳,不怒自威。

“儿臣在。”

“你详细道来。”

“是。儿臣本与王妃宴宾客,便听下人禀告侧妃院落有生人进入。因是晚上,深觉于理不合,于是前往,刚好看见……看见侧妃与人在床榻之上,两人酣睡未醒。”

“敢问齐王,那男子是谁?”

“是本王门客。”

“这便是了!”那胡子大臣又懂了,“此人时常出入齐王府,必有机会与侧妃结识,于是两人暗生款曲,行苟且之事。辱齐王家风,败皇室声誉!”

“这位大人,您是刑部的么?”江清月突然问。

“本官乃礼部侍郎。”

“真是可惜了,您这办案能力是一流的。人证物证都不需要,只要凭着三言两语就能推论出事情始末来。当事人的陈词在您这里就是废话。您要是去刑部,哪里还有什么陈年悬案的存在呢?”

“你……你竟然如此嘲讽本官!看来必须对你施以重刑,才能……”

“够了!”广元帝一拍龙椅,下边大臣皆是一惊。

“就先将江清月关入宗正院,此时,交由刑部查明。”

众位大臣齐齐一礼:“皇上圣明!”

江郴闻言大惊,立刻跪下求情:“皇上!小女……”

“江大人,您注意言辞,她已经不是您的女儿了!”胡子大臣阴恻恻地警告。

宗正院那是关押犯了大罪的皇亲国戚的地方,在里边关上十年八载的多的是,一进去,就真的不好出来了!

江清月大脑飞速运转。

她不能进去。

“皇上!”江清月挣脱了那几双要来拽自己的手,再叩一头,“既然众人皆认定了臣女与人有私,那就请皇上传那男人前来,容臣女当面问他几句,否则臣女死不瞑目!”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