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
  • 长篇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喝口茶
  • 更新:2024-06-11 23:13:00
  • 最新章节:第50章
继续看书
《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是网络作家“朱元璋陈元”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朱元璋这话一出,众大臣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道,这天恐怕是真的要变了啊!老爷子这可是首次展露出对除朱标之外的皇子的看重!不过众臣子又想到了天幕之上的内容,又觉得这样仿佛才是理所当然的。那样一位文治武功样样杰出,一手带着大明走向巅峰辉煌的帝王,怎么可能会不看重呢?与之相比,哪怕他是一位被逼的造反才上位的帝王,都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反正江......

《长篇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精彩片段


天幕之下。

汉武帝年间。

刘彻跟着视频代入感极强的跳着脚嗷嗷叫。

“这太子行不行啊?他知道个屁!听听他说的那什么混账话,什么叫挑个软柿子捏捏得了?身为武将要是就这点出息趁早完蛋得了!”

卫青和霍去病也义愤填膺的附和。

“就是!要打就要挑最强的去打!把强的打服气了,弱的自然就不敢放肆了,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刘彻紧跟着下定论。

“这太子不行!误国啊!”

桑宏羊等文臣在一旁跟着头大,劝谏道。

“陛下息怒,各朝代国情不同,亦不可同日而语啊。”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嘴撅的差点能挂油壶,一边还骂骂咧咧的。

“这小子怎么回事?还太子呢!他以为谁封他做的太子?居然跟群臣站在一边也不跟他亲爹一边!不孝子,不孝子!”

杜如晦和长孙无忌见状立马见缝插针。

“没错啊陛下,如此看来,太子监国一事实在不可取啊!”

李世民眉头蹙了蹙,不情不愿的勉强放下了这个念头。

“行吧。虽说如此,承亁确实是还有许多不足,给他再多找一个太傅,每日的课程再多加两个时辰!”

魏征点头应是。

“敦促太子于国乃是好事,陛下能想通最好了。”

东宫,李承乾又连着打了几个喷嚏,心中莫名的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秦始皇年间。

嬴政不耐的皱着脸,冷森森道。

“他这皇帝当的什么?太子臣子居然都敢对皇帝的决定有意见?简直不知死活!皇帝的权柄莫非是笑话不成?!”

赵高笑眯眯的奉承。

“陛下,不是所有的帝王都像您一样的,想必这些后世的帝王早就不可与您现在同日而语了吧!”

嬴政冷冷的哼了一声。

“群臣暂且不论,看来立太子的事情暂时可以不用考虑了,人只要手里握了一点权柄,怕是就开始痴心妄想了。”

他绝不会允许有人分走他的权柄,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机会。

……

天幕悠悠然继续播放。

属于战场的雄浑歌曲终于缓缓落幕了。

换句话说,这部属于朱棣的史诗赞歌也要落幕了,因为朱棣的一生是属于战场的,生于战场,亦死于战场。

运河湍湍流淌,永乐大帝华府龙袍站在船只的甲板上含笑看着四面八方,在他身前,是恭敬的携众多海船归来的郑和,在向他禀报着这一路的见闻和所得。

百姓的渔船间或也能在运河的岸边三三两两的停靠着,人人眉目舒展,安居乐业。

金色的光芒慢慢的环绕于画面四周,隐约有龙腾虎啸之声。

裹着金边的水墨画大字慢慢浮现。

疏通运河,六下西洋,促使国内南北通商,经济发展,大明由此国运愈加昌隆。

画面如百叶窗一般慢慢划过。

堆积成山的书籍摆放在四面八方的桌子上,身着璀璨龙袍的帝王低头翻看着其中一部,一旁跟随着的是负责修书的一众文臣,无不拜服。

《永乐大典》这部名留青史的百科全书由此修筑。

这一页于是再次翻过。

威武雄浑的皇城俯瞰图如画卷一般慢慢铺展开来,帝王携带无数臣子站立在宫门前方不远处,目光悠悠,仿佛昭示着一个新篇章的展开。

迁都北京,太子朱高炽留守南京,天子朱棣亲自镇守北方,设王都于此,震慑北方蛮蒙,此乃天子守国门!

古道黄沙,西风瘦马。

雄武帝王终于走不动了,发出了老牛拉风箱一般的喘息,终于在马背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在他面前是还未抵达的王都,在他身后是瑟瑟发抖的蛮夷,北风哀嚎,仿佛在为这位传奇一生的帝王送葬。

病逝征途,享年六十五岁,庙号太宗(后嘉靖年间改为成祖),谥号——文皇帝。

洪武年间。

伴随着天幕一帧一帧的闪过,洪武君臣几乎看花了眼睛。

不少殚精竭虑的老臣都没忍住用袖子小心翼翼的抹掉掉下来的泪水,有些哽咽。

身为创造王朝的老臣,他们亲眼看到了后辈带领着王朝走向兴盛,如何能不激动,又如何能不高兴!

臣子高兴,身为帝王的朱元璋只会更高兴!

亲眼看着自己的王朝强盛,他怎么可能会不高兴!

“好孩子,快过来爹爹这里!”

他难得不再绷着脸,堪称和颜悦色的朝着朱棣挥了挥手,让他来自己的身边。

朱棣下意识恍恍惚惚的朝着从来没对他这般温柔过的爹爹小跑过去,像是做梦一样。

“老四,爹今天真高兴!此前爹总是太关注你哥哥,把你忽视了,你不会怪爹吧?”

朱棣连忙摇头,急急道。

“爹爹没忽视过儿子,对儿子也很好,儿子怎么敢怪爹爹!”

朱元璋面露笑容,摸了摸朱棣的脑袋,神色柔和。

“老四,你是个治国理政的好苗子,做的比爹好,爹高兴!日后你多来皇宫陪陪爹,也趁早了解了解咱大明王朝的基底!”

朱元璋这话一出,众大臣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暗道,这天恐怕是真的要变了啊!

老爷子这可是首次展露出对除朱标之外的皇子的看重!

不过众臣子又想到了天幕之上的内容,又觉得这样仿佛才是理所当然的。

那样一位文治武功样样杰出,一手带着大明走向巅峰辉煌的帝王,怎么可能会不看重呢?与之相比,哪怕他是一位被逼的造反才上位的帝王,都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了,反正江山总还是落在他老朱家手里的。

众臣心绪复杂至极。

试问换做他们自己,若是后代儿孙里有这么出息的,他们恐怕得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比起老爷子的喜爱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永乐臣子怔怔的抬头看着天幕,热泪盈眶。

“是洪武爷!洪武爷啊!”

朱高炽忧心忡忡的盯着天幕。

“阿翁不会当着历朝历代的面对耶耶发火吧……”

姚广孝眼神毒辣的扫视天幕,视线从小朱棣和朱标的站位上划过,旋即了然的嗤笑一声。

“哼……太子不必多心,你担忧的事情,想必是不会发生的。”

洪武年间。

朱棣眼眶微红,隐忍的咬着牙对朱元璋道。

“爹,儿臣不敢祈求您的原谅,只是想让您看看,儿臣所为,可否算的上没辜负您留下的大明!”

永乐大帝拂袖,以帝王之尊深深的叩头,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纵观下来,这世上也只剩下了眼前这一位有资格让他如此叩拜了。

朱元璋深深的看着朱棣,视线落到他厚茧遍布的手掌上,落到他从领口处透出的一角新旧遍布的伤痕上……最后慢慢的落到他鬓角已然生出的白发上。

是帝王看帝王,也是父亲看孩子。

这个从出生起,仿佛就并未被他给予过太多关注的孩子,不知不觉的已然摸爬滚打百炼成钢,自己长成了一头威猛的雄狮了。

洪武大帝终于叹了口气,亲自上前去扶朱棣。

“起来吧,孩子。”

朱棣蓦然通红了眼眶。

年过半百,归来到了父亲面前,他仍被唤一声孩子。

朱元璋凝望着朱棣,缓缓开口。

“建文不仁,错占八分,尔余其二,永乐盛世,功过相抵。”

“朕心里,已不怪你。”

朱棣不敢置信,怔怔的看着朱元璋,嘴唇有些颤抖。

“爹,你、你说什么……”

永乐大帝觉得自己像是幻听了,瞪圆了眼睛,腾的站起来往朱元璋身前蹭。

“爹!爹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朱元璋眼睛一瞪,帝王气势又拿了出来,斥他。

“胡咧咧什么!你多大年岁了,耳背了就喊太医治!少往老子跟前贴!”

“爹你怎么这么说我!我才壮年呢,年岁还小!”

“白头发都快比老子多了,装什么洋相呢,去去去!”

“爹——”

朱棣眼睛晶亮的围着朱元璋转悠,嘴里的爹喊的比年岁最小的朱柏还甜,给朱元璋烦的差点伸脚踹他。

朱标见状终于松了口气,和诸位大臣们一起含着笑乐呵呵的看着两位身着龙袍的帝王拌嘴打闹。

于此同时,朱棣的身形也越来越透明,像是快要消散在天地间一般。

众人于是都预料到了,朱棣这是快要回去了。

回到属于他的永乐王朝。

朱元璋嘴里不耐烦,余光却一直落在他身上,最后冷不丁的开口叮嘱。

“大明交到你手里朕本放心,只一条,莫要因天幕称颂便心生自傲,始终牢记勤勉朝政,你是永乐皇帝,还不是永乐大帝。”

朱元璋话有些绕,但朱棣却明白朱元璋想要告诫他的东西,是以便微笑着重重的点头。

在身形彻底消散前,朱棣把视线遥遥落到了朱标和小朱棣身上,有些怀念般笑了笑,突然说道。

“爹,标哥死于洪武二十五年5月17日,一夜间背生脓疮,不治而死。”

朱元璋眼神骤然锐利,神色大震。

而留下这最后一句话后,朱棣也彻底消散在了这片属于洪武的天地之间。

朱元璋深吸了一口气,厉声喊道。

“来人,传太医!将这病症牢牢的记住,太医院治不得就给朕号召天下名医,共研此病解法!有任何进展者,赏!有不事钻研者,杀!”

“是!”

……

陈元翘着脚躺在沙滩椅上,懒洋洋的翻动了两下系统屏幕,吐槽了两句。

“没想到闲来无事翻翻历朝的实时视频,竟叫我看见朱棣那副刺挠样!隔壁他爹都跟小朱棣就差睡一张床上了,还纠结呢!”

宿主首次剪辑反响极好!系统将为宿主进一步开放权限!

“去去!我还休假呢,上班日再来烦我。”

陈元翻了个身,摆摆手驱逐系统。

而在历朝历代还对上一个视频津津乐道的时候,陈元的休假终于迎来了终末。

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翻身从柔软的昂贵大床上坐了起来,松快了一下手指,视线无缝从慵懒切换到了锐利。

“唔~刚好休息的骨头都软了,是时候活动活动了!这一次该选择谁呢……”

在流星般划过的历朝历代剪影之中,陈元忽然捕捉到了一个片段,随即脸上慢慢露出了一抹狞笑。

“说起大明,倒是还有一位赫赫有名的皇帝值得好好盘点盘点呢……”

而此时正因为出了朱棣这样一位经天纬地的帝王而喜气洋洋的大明还不知道,他们的噩梦,马上就要来了。

……

历朝历代对天幕的动向本就极为关注,故而当天幕散开一点熟悉的波纹时,众人便心有所感一般齐齐抬起了头。

天幕之上。

波纹扩散的越来越大,最后缓缓定格成了一行水墨大字。

与上一位主角永乐大帝盘点时周围裹挟着金边不同,这一次围绕着整座天幕视频的是象征着危险和不详的血红色,让人忍不住眉头微蹙。

盘点二,“遗臭万年”明英宗朱祁镇。

这句话出现之后,不等的历代明朝君臣因为这一句话中透出的信息量脸色黑下来,天幕便像是受到了什么攻击一般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本来要出现的画面慢慢缩了回去,紧跟着周边的血红色越来越浓郁,盘旋的小金龙被血色侵染,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哀嚎。

叮!检测到后世剧烈不满诉求波动,触发题目。

众所周知,明英宗只是这位传奇一生的朱祁镇明面上的庙号,后世往往对其存在争议,请问以下几个谥号中哪一个最广受认可呢?

选项一:明厉宗

选项二:明庄宗

选项三:明戾宗

选项四:明堡宗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天幕之上。

击败了鞑靼一部之后,朱棣的铁蹄并未休止,而是继续征伐!

西边的瓦剌部落对朱棣并不心服口服,自觉自己绝不是鞑靼那样的废物,面对大明的铁蹄瓦剌并未选择投降,而是悍然迎战。

双方军队列阵,下一瞬,自信满满的瓦剌首领便面色剧变!

因为从大明军队之中,走出了一批极为独特的小分队,他们在当时有一个响亮的名号——神机营!

朱棣面色漠然的大手一挥,神机营便扛起了对人人还尚且手持冷兵器的瓦剌而言堪称毁灭式的武器——火铳!

开火吧!

尔等宵小安敢在我大明的土地上放肆!

在轰轰的爆炸声中,这场战斗的结局不言而喻。

朱棣用血一般的教训让这些部族牢牢的记住了大明军队带给他们的切肤之痛!

天幕之下。

无数王朝的帝王臣子在火铳被拿出来的时候都豁然起身,瞪大眼睛呼吸急促的死死盯着天幕。

秦始皇年间。

嬴政骤然捏碎了手里的杯子,目中闪过惊骇。

“那是什么武器?!使用时竟像是天雷一般凶猛,那位永乐帝王莫非是天上雷神下凡不成?竟然有调动雷霆的力量!”

赵高也倒抽了一口凉气,惊疑不定。

“陛下,臣也不曾听闻这等威力的武器,但偶然见到过一次天上雷霆劈落在树上的场景,与此倒不太相似……”

李斯沉吟了片刻,开口道。

“陛下,天幕既然未点明,臣认为这位永乐大帝应当只是普通凡人,而那名为火铳之物也许是后世之人制造的一种武器。”

嬴政听了李斯的话,这才慢慢平复了心绪,但眼神却仍是直勾勾的盯着天幕。

“如此威力的武器……若是为朕所用,当初灭掉六国何需那么久!”

“李斯!”

“臣在!”

“传朕指令!召集天下工匠,钻研这火铳之术,若能有进展者,不拘多少,重赏!!”

“是!”

汉武帝年间。

刘彻绷直了脊背,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天幕,呼吸有些急促。

“爱卿,尔等瞧这武器如何?”

卫青和霍去病眼冒红光,手背上激动的有些哆嗦。

“陛下!臣认为,这武器若用在战场上毫无疑问是一个大杀器!!”

“没错!比起刀枪,这玩意远距离就能发射,若是用在兵中,必然会减少我军伤亡!”

刘彻猛地站起身来,背着手走过来走过去,最后气的嗨呀一声猛地踩碎了一旁的矮桌。

“可恶啊可恶!这等厉害的武器,为何不是出现在我大汉王朝呢!朕非得把那些蛮夷打的灭种不可!”

刘猪猪越想越酸,对朱棣顿时更加横挑鼻子竖挑眼了,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嘴里骂骂咧咧。

“这幸运的家伙!怎么什么好事儿都让他赶上了,朕呸!”

唐太宗年间。

爆炸声响起的一刹那,天策上将直接看直了眼睛,他伸手揉揉眼皮,再使劲揉揉。

“那、那……”

李世民慢慢张大了嘴,哆哆嗦嗦的指着天幕,不敢置信一般转头看向了长孙无忌等人。

长孙无忌和杜如晦等人苦笑着在李世民眼里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一句话。

那特么是啥玩意啊?!

这句话他们也想问啊!

尉迟敬德和程咬金直接看傻眼了,猛地跳起来瞪圆了眼珠子试图再看的清楚一点。

“尉迟老黑,你瞅见没有!那玩意是啥啊!一炮下来你这糙皮子扛得住么?!”

“嘿姓程的,你光说俺呢!你倒是去扛一个试试啊!这玩意下来俺老黑要是硬扛就直接成骨灰了!”

李世民没理会二人的吵闹,脖子咔咔的转了转,眼巴巴的看向了自己信任爱重的肱骨之臣们。

看的李靖,杜如晦等人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汗毛也都竖了起来。

他们素来威武雄壮英明绝伦无理取闹的陛下此时那双眼里只透露出了一个信息!

爱卿啊!朕!想!要!

……

总而言之。

天幕之下目睹了火铳的历朝历代无不沸腾起来,掀起了一股股属于火铳的轩然大z波。

自然,这些都影响不到天幕本身。

它仍然悠悠然的继续播放。

属于朱棣的征战之旅这才不过刚刚开始。

就在此时,天幕之上忽然划过一道莹光,原本的画面慢慢消散,一道熟悉的字幕被激发出现。

叮!捕捉到后世诉求波动,激活题目。

后世普遍认为,朱棣被称之为朱高炽的什么?

选项一:父皇

选项二:征北大将军

投票开始!


而王翦和王振的唯一共同点,大概就只有他们都姓王了吧。

天幕之上视频继续播放。

很快,天幕前的历朝君臣们就将意识到,王振身为一个只会狐假虎威的阴毒太监,不仅对兵法狗屁不通,对国朝大局观更是荒谬至极。

在大明将要与瓦剌部族开战的前夕,他派了自己的手下太监郭敬前去镇守阳和关,与此同时,他一拍脑瓜子,做出了一个自觉十分有经济头脑的决定。

画面如水波一般缓缓荡漾开来,面白无须的太监正带着一批行商车马满脸傲然的与异族交易,一行行大字触目惊心的浮动在画面一侧。

阳和之战前夕,太监郭敬奉王振之命,利用大同的矿产资源,私自铸造了大批的铁头箭矢卖给瓦剌,好换取些许马匹,运回京城高价卖出。

何等愚蠢!何等荒唐!怏怏五千年华夏,竟然会出了这么一个鼠目寸光的蠢材!

毫无疑问,天幕前的历朝君王都被王振的这番骚操作惊呆了。

汉武帝年间。

刘彻抓了抓头发,瞠目结舌的指着天幕转头问自己的两员爱将。

“不是,朕怎么觉得自己眼睛花了,是不是没看清楚啊!他刚刚确实是把武器卖给敌人了吧?!”

霍去病满脸写着一言难尽。

“陛下没看错,他不仅卖武器给敌人,还用的是自己国家的矿产!”

矿产资源无论在哪一个朝代都是毋庸置疑的瑰宝,自己家往往还缺的不能行,如无必要性,谁会舍得交易给外族?

可偏偏这太监不止交易了,还贴心的制造成武器交易过去了!

刘彻身形晃了晃,扶住桌子,眼前发黑的喃喃自语。

“哈、哈哈,还好不是我大汉的子孙,别生气,别生气……”

秦始皇年间。

嬴政毫不客气的开口怒骂,眼中冒着熊熊烈火。

“小人误国!鼠目寸光!愚蠢至极!太监果然都是没根的畜生,简直荒谬!!若朕的后世子孙身边有这等误国大奸臣,朕就是死了也要从棺材板里跳出来一刀斩了!!”

赵高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只觉得自己此时在这里站着有些危险,同为太监,万一一会儿嬴政气头上来了不管不顾直接把他给砍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赵高的眼神忽然又闪烁了两下,暗中有些憧憬的看了两眼天幕上的王振。

是啊……同为太监,王振那样的蠢材都能哄着幼帝继而站上高位,那他赵高为什么不可以呢?

陛下近年来,身体已经越发不好了,眼见是没几年好活了。

只要他耐心些,再耐心些……

永乐年间。

“把武器卖给瓦剌?在打仗前夕?!”

朱高炽瞪大眼睛,嗓音直接劈叉了。

就算他再不通打仗,也能看出来这一举动到底是有多么的荒谬。

朱棣和朱瞻基更是难以呼吸了,只恨不得自己现在是眼睛花了看错了!

“猪狗不如的畜生!不知所谓的蠢材啊!!”

永乐大帝气的脑子一阵阵发蒙,仰天怒吼,几乎要呕出血来。

“居然敢卖铁箭给瓦剌?!难不成他不怕这些铁箭日后化作夺他性命的阎王勾么?!他怎么不直接拿朕神机营的火统去卖给瓦剌,好让瓦剌一炮轰到他脑袋上送他归西!!!”

朱瞻基更是咬紧后槽牙,眼睛充血。

“瓦剌民族是游牧族,本来没有铸造铁箭头这样精细的工艺的,他卖给瓦剌的每一个铁箭,日后都要变成索命刃送进我大明的将士们身体里!这个该死的太监!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小说《夺损啊,我给李世民看安史之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毫无疑问,也先得知此事之后大喜过望,深觉自己这次必然不会再无功而返,立刻便兴冲冲的带着朱祁镇赶赴到了大同城门下。

这一次,也先长了个记性,为了防止郭登也学杨洪假托自己不在城中,第一时间便让朱祁镇亲自递了消息过去。

郭登反应很冷淡,无论也先递了几次都全当没看到。

实在没办法,朱祁镇又怕自己被也先杀了,再一次站到城门前喊话。

“郭登,你我有姻亲关系,为何我来这里你要将我拒之门外啊!!”

朱祁镇此话实在是无耻之尤,意思差不多相当于后世人走关系求人办事时说的‘都是自家亲戚,您通融通融行个方便!’。

当时情景,瓦剌大军在城门外虎视眈眈,只等着郭登一开门便冲进去大肆屠杀,而朱祁镇竟然有脸在此时旁若无人的说这种话!!

天幕前。

“个不要脸的小z逼崽子!我开你祖奶奶!!”

朱元璋血压飙升,气的手都在哆嗦。

“哪个跟你有姻亲的是倒霉透顶了!堂堂皇帝,不但是个孬怂货,还学了这些市井无赖的做派!!老子当年当乞丐的时候碰见这种泼皮无赖都要吐一口唾沫!!无耻之尤,无耻之尤!!!”

太医哭丧着脸吓得连忙给朱元璋顺气。

“陛下您息怒啊!为了您的身体着想,可不能再如此大动肝火了!”

朱元璋愤怒的拨开太医的手。

“忍个屁!!骂出来老子才痛快些,要是让老子忍,今日非得气死在这朝堂上不可!!!”

永乐年间。

“城墙上的士兵都在干什么吃的?!这等无耻的腌臜货怎么不射下来一道铁箭扎死他算了!这都能忍得了?!!”

朱棣怒声暴喝,双眼冒火的盯着天幕。

“竟然有脸拿这种事儿威胁朝臣!堂堂皇帝,是一点逼脸都不要了!!这等废物!莫说不配为我大明皇室子孙,就连为人他都不配!!”

朱高炽都难以直视的捂住了眼睛,连连叹息。

“真不想承认这玩意是我的孙子,真是丢脸,丢脸啊!!”

朱瞻基的脸更是一阵白一阵绿的,他更不想承认上面这玩意是他的亲儿子!还是他一手捧上皇位的亲儿子!!

朱棣满脸讥讽,嗤笑着道。

“现在才知道丢脸?!呵!我大明早他娘的没脸给他丢了!这么个鳖孙玩意,历朝历代只怕现在快要笑死我大明王朝了!!”

“朕现在早就不对他做奢望了,只盼着他趁早死了,也算是给我大明积点德了!!”

可惜judy终究要失望了。

朱祁镇虽然活的不长,但是在他有限的生命里可是办成了不少赫赫有名的丢人事儿,否则也不至于被史书足足唾骂了数千年之久。

唐太宗年间。

李世民抱着肚子笑的肚皮疼。

“魏卿,杜卿,你们瞧见没!他一个皇帝找他的臣子走关系去了!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朕了!怎么世上会有如此好笑之事!”

魏征和杜如晦等人脸色黑黢黢的。

李世民乐够了,又好奇的坐直了身子打量着自家臣子们。

“嘶,说起来我做王爷时也听身边的侍卫长说过有十八里远的亲戚找他塞银子试图在秦王府谋个差使,不知尔等可否遇见过这种攀亲戚走后门的事儿啊?”

这下连几个武将都哼哧着不吭声了。

虽然程咬金和尉迟敬德这等大老粗素来懒得理会这种破事儿,但也免不了被族老逼着给家里的小辈谋个差事。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