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西门庆
继续看书
他甚至下意识地迈开腿,要破门而入,找这武大郎理论! 好在王婆连忙拉扯住王庆:大官人这是要做啥? 王庆两眼一瞪,说道:当然......

《穿成西门庆》精彩片段

只见那潘金莲在王婆的牵引之下,低眉颔首,卷着一阵香风,来到了王庆的跟前。

奴家向大官人赔罪,恳请大官人原谅则个。

潘金莲的声音,软软的,糯糯的,甜甜的。

听到耳中,就像是有人在用棉花丝儿,在耳道里轻轻地挠着挠着。

虽然有点痒,却异常得舒服、享受。

她体态虽纤长,但欠身行礼的时候,衣领微开。

王庆的目光,很自然的落入那领口之中。

但见山峦嫩白,那中间山谷之深邃,让王庆的神,王庆的魂,都不自禁地飘起来。

潘金莲见王庆站着不动,以为他不肯原谅自己。旁边的王婆,往她的后膝盖窝,轻踢了一下。

潘金莲顿时一个跄踉,扑着就跪向王庆。

王庆及时反应,赶忙伸手去搀扶。

由于慌张,他抓住了一只嫩白的手腕。

仅仅只是这一下,就感觉这肌肤如丝绸一般顺滑,绵软水润。

她挣扎的时候,又像是一只小鱼儿,在手中蹦跳着。

哎哟!大官人,这可使不得!

边上的王婆,赶忙过来劝阻。

王庆也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越礼了,连忙把手给松开,缩了回来。

潘金莲不敢在外多加久留,更不敢多看王庆一眼。

赶忙低着头,欠了欠身子,迈着碎步款身又回了屋。

大官人,大官人?

别看啦,她都已经有了夫家,虽然还未圆房,不过那也是早晚的事!

王婆仿佛看穿了王庆的心思,在边上语重心长。

王庆连忙打了声哈哈:大娘瞎说什么呢,我就只是见人家长的俊俏,多看几眼而已。

怎么可能会有别的心思?

王庆站直身体,虽不是健硕魁梧,却也匀称结实,身高约一米八几,足足高出了王婆半个身子。

王婆抬起脸,朝着王庆眨着眼睛:大官人真没别的意思?

王庆下意识的说:怎么可能会有呢?

我自己家里有妻妾,用得着觊觎别人的?

大官人何时娶妻了,老身怎么不知道?

让王婆这么一说,王庆突然愣得住。

欸,等等!

王庆抓了抓后脑勺。

根据那些突然涌进自己脑子里的记忆,王庆发现这西门庆,居然到现在还孑然一身!

没有娶妻生子?

这还是水浒小说里,那风流成性的西门庆吗!?

王婆见王庆愣着,笑呵呵地说:大官人若是相中了哪家小娘子,尽管跟老身说。

老身啊,一定会促成美事。

这王婆话里有话,一般媒婆说话,会额外加一句未出阁的小娘子。

她却不知是无意,还是有心漏了。

两个人正说话间,不远处就看到一个圆圆滚滚、粗糙黝黑的男人,挑着两个箩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干娘怎么在俺家门口,却不进去?男人粗哑着嗓子,越是靠近,与王庆的身高差就越大。

哦哟,是大郎回来了。王婆脸上带着笑。

王庆打量着眼前的武大郎,那眉头直突突。

要命!

先是潘金莲,再是武大郎,过不了多久,估计武松也要出现了!

难道自己刚刚转世为人,又要死上一回?

不行不行!

王庆连忙把这个念头抛开,同时暗暗告诫自己,只要离潘金莲远一点,那武松的刀子,也就不会落到脖子上!

王庆正思索间,就看到王婆已经把那武大郎给打发走了。

武大郎表面上客客气气,看似还挺憨厚。

可是当他刚刚进入屋子里,就听里头传出咣当一声!

然后,就是武大郎那撕扯麻布一样难听的声音,从里头传出。

俺跟你说过多少回,门要合得严实,不能见外边的男人!

那些男人,哪个不是馋你的身子!

跪下!

接着,就传出了木板子拍打人的声音。

啪!

啪!

王庆听了不由得眉头一紧!

联想到潘金莲那娇软的身子,被一个粗矮的男人手持木板拍打,顿时脑门子就窜上了一团火!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