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司妍从床上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就感觉自己被一股暧昧的暖流所包围。

视线渐渐聚焦,男人粗哑暴怒的声音耳畔响起:“蠢货......你竟敢给我下药?!”

司妍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正在撕着男人的衣服?!

而这个男人,正是她的的丈夫,郁庭琛!

可是......

她不是死了么?

司妍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就被一股蛮力一甩,两人的位置转了个转,她头“哐”的一声敲到了床头柜上。

“嘶~”她疼得差点落下泪来。

郁庭琛因为药效的缘故太阳穴的青筋暴起,正如他此刻的心情一样勃然大怒,男人掐住她的脖子。

“我从前以为你只是蠢点死皮赖脸了点,没想到你会这么不要脸,像个荡.妇一样?司妍,你骨子里就这么缺男人么?”

司妍神思恍惚,她分明已经因为难产死在了手术台上。

可是眼前的场景,分明就是回到了她九个月前,刚被查出肾结石晚期,被好闺蜜怂恿,给郁庭琛下药,想要在仅剩的生命里有一个他的孩子,圆她多年的美梦。

难道......她重生了?!

司妍看着这张从前日思夜想的面容,因为药效猛烈,豆大的汗珠从他如刀削一般的下颌线滑落。

忽的想到了上一世自己被人害死的孩子,眼中闪过一抹恨意。

她俏脸一冷,屈起膝盖就朝男人身下顶去!

“滚!”

男人闷哼一声,性感暧昧的声音响起。

下一秒,她就被人扔到了床上,喉间漫上一股窒息感,男人阴冷的面容近在咫尺,炽热的呼吸洒在她耳边。

“你找死?!”

上天好不容易给了她一个机会重活一次,她不能再栽在这个男人手里!

她要为了死去的孩子,报仇雪恨!

就在她反抗的时候,身上压着的那股重力忽然被抽离,司妍被人拉起了身子。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司妍被人打偏了脸。

女人清冷的声音响起,“司小姐,你是不是生性淫.贱?狗改不了吃屎是么?”

甩她巴掌的人不是郁庭琛,而是一个女人,柳如昀。

司妍扯过一旁的被子裹住自己裸露外在外的肌肤,才看向面前站着的两个人。

郁庭琛已经被人给扶着站了起来,女人的声音转成温柔:“庭琛,你怎么样?”

司妍眼中闪过一丝暗芒,上一世,郁庭琛的心一直在柳如昀那里,所以为此,郁庭琛从来不碰她一下,生怕对不起柳如昀。

就连他们的婚姻,也都是因为她给柳如昀捐了一颗肾换来的。

可是她的孩子,也是因为这个女人而死的!

柳如昀心疼地抚慰着浑身难受的男人,美眸中毫不掩饰对司妍的嫌恶。

“司小姐,你知道庭琛他不喜欢你,你们的婚姻也是他为了我才做出牺牲的。你这样强求,只会让他更加厌恶你。”

司妍冷笑着看着这个女人,她那样的高高在上,蔑视所有人。

因为她实在美丽,艳杀四方,从头到脚都完美得堪如同女妖,因此追求者络绎不绝。

那些优秀的男人,甚至愿意为了她打破自己的原则。

所以柳如昀的男朋友,不止一个,甚至连郁庭琛也因为太过爱她,而愿意为了她牺牲,接受这样荒唐的设定。

司妍眸光一寒,嗤笑着开口:“柳小姐,你的追求者络绎不绝,愿意满足你生活的大有人在,我睡我的丈夫,那是情理之中,别人夫妻床笫的事,还轮到不你指手画脚。”

柳如昀脸色微变,她扬手就要朝司妍扇去,却被司妍手疾眼快地捉住了手,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柳如昀瞳孔溢出震惊,她不可置信地看向司妍,“你竟敢打我?!”

司妍冷笑着吐出一句话:“打的就是你,不要脸的女人我见过,但像柳小姐这样把道德败坏的事情端到台面上说的,我还真是自愧不如。我是表子?那柳小姐岂不是婊中之王?”

柳如昀眼神微动,似乎没想到司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为上一世的司妍,因为强求这段婚姻而一直感到愧疚,更怕得罪了郁庭琛心里的这颗朱砂痣,所以一直低声下气,卑微到了极点。

甚至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放弃了家里的一切!

柳如昀彻底被激怒,想要给司妍教训,靠在她身上的男人就传来一声闷哼,将她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庭琛你怎么样?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好不好?”

司妍买的是最烈的药,因此上一世让她在这个女人来“救”郁庭琛之前得逞了。

就在两人要往门外走去的时候,女人清冷坚定的声音在暧昧气息还未散尽的房间响起——

“有一点你倒是提醒我了。郁庭琛,明天早上八点民政局见,我们离婚。”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