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日子过得挺快,我每天悠哉悠哉地看看书,绣绣花,然后和弟弟妹妹公公婆婆交流交流感情,没多久,就临近了齐宿回府的日子。

他这次抵御外敌立了大功,算是终于在军中熬出头了。

齐府一家人就差喜极而泣了。

我也做出颇为开心的样子,同我公婆提出建议:「阿宿第一次立这样的大功,儿媳心里高兴。」

「陛下此后必会论功行赏,所以儿媳,想趁着这样的好机会办个宴席,一来为阿宿接风洗尘,二来也能好和族中亲长庆祝一番。」

要说办宴席这种麻烦事,我是一百个不愿意揽在身上的,可是一想起齐宿这次就会带阮娇娇回来,我就有了一万个动力。

当初齐宿娶我时,就知道我镇国公的家规,男子如果不是四十无子,不得纳妾,这规矩还是齐家亲自点头答应的。

要是让齐家亲长还有各家高门知道,我这个结发妻子辛辛苦苦想着为他接风洗尘,里外操持,他齐宿却带回来一个怀孕女子回来,不知道脸色会有多难看。

要想不重蹈覆辙,让这对狗男女对我对手,就得先下手为强,搞臭他们的名声。

公公婆婆显然听进去了我的建议,连连称好。

「离阿宿回府,不过几日了,儿媳一个人怕是料理不过来这府里上上下下的事。」我瞧了一眼一旁坐着的齐蛮。

「小妹也到了议亲的年纪,婆母就让小妹帮帮儿媳的忙吧。」我料定了齐母绝不会拒绝,毕竟这种能锻炼女儿能力的好机会,她肯定是求之不得。

果然,齐母连忙高兴道:「你想得这样周全,母亲又岂会不依你。」面上的欢喜早已掩饰不住了。

齐蛮也站起来搂住我的胳膊:「嫂嫂事事想着我,我一定尽力帮忙。」

她可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这面上虽然说是麻烦自己,但这宴席办下来,既能学点东西,又能得些贤名,她怎么会不知道嫂嫂的用心良苦。

我淡定点头。

到时候齐蛮为了这洗尘宴操碎了心,好不容易弄得整整齐齐,结果她哥带女主回来搅和一下,不知道还有没有书里她和阮娇娇和睦相处的画面呢。

我感觉按我这小姑子的性格,说不定会当场上去把阮娇娇的皮拔下来,这画面,简直不敢想象。

我和齐蛮前后忙活了好几日,终于是到了齐宿回府这天。

我还在后厨指挥折腾,忽而贴身丫鬟闻书走了过来,对我耳语了几句:「夫人,将军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怀孕的女子,此刻前厅已经乱作一团了。」

「知道了。」我特意嘱咐,叫她时刻盯着前院。

接着我像个没事人一般,仿佛什么也不知道,耐心招呼完丫鬟婆子,就端着一张笑脸往前院走。

齐蛮实在生气,她嫂嫂把招呼来客的门面事交给了她,自己一个人在后院招呼着,本就是为了给她做名声,她很是感激。

没想到,嫂嫂还在后院忙活,她哥哥倒好,骑着高头大马,带了个大肚婆回来。

前前后后,她自己为了这洗尘宴也付出不少,本以为能博个贤名,这下好了,全都白费功夫了。

她冷眼瞧着阮娇娇,只觉此女虽然容貌一般,却浑身透着股搅家精的味道。

「婆母,这是怎么了?」还没走到会客的厅中,就听见一群人吵吵嚷嚷的声音,我也被婆婆拦在了院子门口。

虽然我心知肚明现在前厅必然乱作一团,却仍旧面露忧色:「可是阿宿出了什么事吗?」

我一脸着急,仿佛快要哭出来似的:「莫不是他受伤了?」

齐母看着儿媳这般担心,内心不由得开始怨怪起儿子来。

婧儿是多好的姑娘啊,她就不明白,她儿子是怎么看得上那样啥都不如她的小狐狸精的。

我看她一脸愧疚,心里得意,原书里我知道齐宿带了怀孕的女子回府,在齐府大吵大闹还打包回了娘家,急得齐母生了一场大病,危及性命,被阮娇娇所救。

她成了不计前嫌人美心善的代表,我就是不依不饶威逼婆婆的坏儿媳了。

我不理解,我很不能理解,这他俩干的坏事,最后我成了大冤种。

但现在肯定不可能了,我这婆婆再气病了,那也是男女主的事。

「不是,不是。」齐母一时不知道如何和我解释。

但我坐在前厅的亲爹镇国公,却眼尖地看尖地看见了被拦在院门口的我。

「温婧,你还立在门口做什么!」他眼中的愤怒与威严演的极好,「难不成你要做个糊涂人?」

我亲爹私底下对我的确是个慈父,但在外面,永远都是最重规矩的。

所以满京城都知道,我们镇国公府,那是家风门风都极严的。

「父亲,这大好的日子,您老人家……」我还佯装着不知道的模样,朝我爹赔笑。

转眼却看见了跪在他面前的齐宿,还有立在他身边的阮娇娇,「这是?」

哦吼吼,不会吧不会吧,狗男女要接受制裁了吗?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