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是他初恋
  • 我竟是他初恋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傅霆
  • 更新:2022-09-13 07:02:00
  • 最新章节:我竟是他初恋第7章
继续看书
后来我才知道,我就是那个突然消失,害得傅霆发疯,苦寻无果的初恋。我:「我只是想抱你的大腿,当你的小弟而已。」傅霆:「可我爱你。」

《我竟是他初恋》精彩片段

听说总裁的初恋在十年前莫名失踪了。


刚从十年前穿越回来的我觉得奇怪——


十年前我和他形影不离,我怎么不知道他在十年前有个初恋?


后来我才知道,我就是那个突然消失,害得傅霆发疯,苦寻无果的初恋。


我:「我只是想抱你的大腿,当你的小弟而已。」


傅霆:「可我爱你。」



彼时,网吧门口的路灯一闪一闪的,周围气氛都有些诡异,眼前这个顶着高高发型的杀马特皱着眉头问我:「你找我?」


我说:「不是啊!我找傅霆!」


杀马特不耐烦地说:「我就是傅霆。」


我愣住,慌张地说:「对不起,我不找傅霆。」


……


过了一个小时后,无家可归的我灰溜溜地回到那个网吧,傅霆正蹲在门口抽烟,见到我之后,他很嫌恶地把眼神瞥开了,甚至转了身背对我。


我巴巴凑上前,「你缺小弟吗?」


傅霆看我一眼:「你是女的。」


「你缺小妹吗?」


「不缺。」


我说:「傅霆,我真是来找你的。」


他终于正眼看我,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我脑子快速运转,想起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因为我是你远房亲戚。我啊!蒋小妹,你不记得了?我从老家过来投靠你,我爸妈说你混得不错,让我来找你。」


我心想,现在是十年前,傅霆应该还没看过那些几乎是从一个模板套出来的偶像剧,应该还不懂这骗人的套路。


我满怀希冀地看着他,眼睛眨巴眨巴。


岂料,傅霆皱着眉,把烟一掐,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了我一眼,起身又走进网吧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视线从他二十厘米的杀马特发型移到他那件紧身的白衬衫,身板不错,该有的地方都有,只是……


视线最后落到他的小脚裤上,紧身白色的,露出他的脚踝……


妈的,虽然他很帅,十年后的他多金又时尚,但他现在的时尚观念我真的是无法苟同啊!!!


小脚裤滚出拆那!


但他的背影很快就消失,我连吐槽小脚裤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索性坐在他刚才坐过的那位置,开始回忆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早上,我都只是个社畜,兢兢业业,六点半就起床,收拾一下,通勤一个小时,在八点踩着点到公司。


屁股还没坐热,我就听说公司最近要裁人,还没喝上一口水,我就收到人事部要好同事的短信。她说,我很可能就是被裁员中的一位,因为我已经许久没有业绩了。


我着急地说我马上就能搞定手头上的那个大  case。


同事什么都没说,只让我尽快。


接下来我一整天都惴惴不安。


因为那个客户是出了名地难搞。


业内给那人的评价是:吹毛求疵、冷酷无情、不留情面。而那人见我一面都不肯,我约了无数次都被拒绝下来,交上去的方案也如沉大海,一点音讯都没了。


我苦恼得连午饭都吃不下了,午休时间就坐在公司下的便利店里发呆。


突然,我对面坐了一个人。


那人长什么样我不记得了,只记得他问我:「你在苦恼什么?」


我竟一五一十地说了原因:「搞不定傅霆。」


那人说:「给你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你接受吗?」


我一愣,在脑中思索着「回到过去」和「搞定傅霆」有没有什么必要联系,还真让我想出来了——


听说傅霆对十年前的朋友很是大方,傅霆那些朋友生活条件都不怎么好,傅霆帮助许多朋友找到了职业,还资助他们的孩子上学。


他的仗义多情在业内广为流传,颇有美名。


我很兴奋,但也没昏了头,我问他:「那我还能回来吗?」


那人点头:「只要你想回头,随时都能回来,但只有一次机会,你回来了就没办法再回去了。」


我着急点头,「我接受。」


话刚说完,那人就消失不见了,像缕青烟一般。


我一愣,以为自己是做梦了,浑浑噩噩地走出便利店,才发现……我真回到十年前了?


周围的高楼都凭空消失,刚才堵得动都动不了的车道也不见了,我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


在我慌得直想回家的时候,我突然回想起那人跟我说的话——回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想了片刻,我还是觉得,来都来了,不能白来。


我一定要当上傅霆的小弟,然后在十年后抱他的大腿,解决生活窘迫的问题。


那些杀马特看我的眼神古怪,隐隐带着点不屑,似乎是因为我过于不合群的造型——

普通的黑长发、宽松的衣服和再正常不过的裤子。

我在心里冷笑。

哼哼,你们觉得我 low,我还觉得你们土呢……

好在我这个前台并不需要穿得和他们一样。

我的工作是把那些未成年人赶出去,然后给这些杀马特开个台,续个钟,还有……给我的老大冲个泡面,再时不时地在他身边拍拍马屁。

他叫「葬少」,自然是残泪家族里的扛把子。

但他能坐上第一把交椅这个位置,并不只是因为他年纪比其他杀马特大点,或许有他长得比较帅的原因,我觉得最大的原因是他打游戏打得很好——

每次他一上号,就有许多小杀马特围在他的身边,一人递一口烟地给他抽。

他跷着二郎腿,真像个大将军,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看得周围的小弟都哇哇大叫。

我也想凑上去拍个马屁,但每次都挤不进去,只能在外围大喊:「葬少,太厉害了吧!哇!」

傅霆每次都会抬头看我一眼,然后挑挑眉,抿唇笑。

我在旋风网咖干了几天的活,才得知原来这个旋风网咖并不是只有残泪家族这么一个组织。

有组织的地方就会有抗衡,虽然残泪家族在整个杀马特圈都小有名气,但在这个网吧里,还存在着一个家族——

soul 家族。

翻译过来是索尔家族。

索尔家族虽然规模不比残泪家族大,家族成员却卧虎藏龙,听说索尔家族的成员霸占了附近游戏厅跳舞机上的整个排行榜。

随便拉出个成员参加街舞大赛都能拿奖。

旋风网咖一半是残泪家族的成员,一半是索尔家族的,就像两个部落一样,他们彼此都看不惯对方,整日在私底下偷偷较劲。

我身为网吧前台,理应置身事外,只把他们当顾客对待。

但我需要抱傅霆的大腿啊,所以我有点歪屁股。

恰巧,我每次歪屁股的时候都会被索尔家族的扛把子的菲特看见。

菲特是音译过来的名字,他的正确写法应该是「fate」。

嗯,命运哥,但他不让别人叫他命运哥,只说自己叫「菲特」。

菲特长得没傅霆帅,舞却跳得很好,我听他们说,菲特之前拿了街舞比赛第一名,但是因为一些私人原因便没继续待在舞坛上了。

但我见过他跳舞,真真是十分炫酷,比十年后的街舞节目上的表演都精彩。

我猜菲特是因为他的舞蹈魅力才获得无数拥趸,毕竟这些杀马特除了玩游戏、做头发,就是跳舞了。

我打心底里崇拜这位菲特哥,但我还是更喜欢未来的那条粗壮大腿。

偶尔也会有人过来问我,觉得索尔家族和残泪家族哪个好些,我深谙前台的中立属性,每次打个哈哈就忽悠过去了。

但好几次,我给傅霆冲泡面的时候被菲特抓住了。

为了摆脱「歪屁股」的嫌疑,我都会给菲特也冲一碗。

我很努力地将自己游离在杀马特家族的边缘,但在满是杀马特的旋风网咖里,我这么一个异类,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一片未开垦的荒地。

他们明里暗里都在争夺着我这一新资源。

在菲特第八次提出要教我跳舞的时候,我义正词严地拒绝他,「菲特哥,虽然你跳舞很帅,但我真的不喜欢跳舞。」

菲特露出礼貌的微笑,「小美,你是想要加入残泪家族?」

我急忙摆手,「没有啊!我对残泪家族也没兴趣。」

「那你为什么频频向葬少示好?」

为什么?因为十年后,他是一粗壮大腿啊。

但这种泄露天机的原因,是绝对不能就这样轻易暴露出来的,于是我说:「没有啊,我和他是亲戚,你不知道吗?就是亲戚之间的一些照顾而已。」

菲特听此,那紧皱的眉头微微松开,「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对葬少有意思呢。」

「什么意思?」

菲特说:「情侣啊,你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葬少,他在网上可有很多伴侣,你可别被他骗了。」

他像是村口的那些长舌的大婶,对我透露着傅霆的秘密。

「真的吗?」我怎么记得十年后的傅霆可是不近女色的钻石王老五。

「真的,而且我们网吧里很多妹子都对他有意思。」菲特挤眉弄眼的。

我怀疑:「你不会是为了贬低他,故意说的谎话吧?」

菲特见我这样怀疑他,一下子急了,「我骗你干嘛?我为什么贬低他,我难道比他差吗?」

我一愣,不敢说实话,「胡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那你不加入我们索尔家族也没事,但你要跟我保证,你也不会加入残泪家族。」

我答应下来:「我保证。」

为了让他更加放心些,我伸出手指发誓,「还有,我真的对傅霆没那方面的意思。」

菲特露出满意的表情,继而,他看了我身后一眼,突然收敛起笑意,什么话都没说,一脸僵硬地离开了。

我松了一大口气,刚想坐下休息,身边「嚯嚯」经过一人。

那人匆匆走过,红色的头发熠熠生辉。

我一愣,那可不就是我们刚才在嚼舌根的主角的吗?

傅霆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从我身边掠过。

我一慌——

以前他都会跟我打打招呼的,心情好的时候还会递给我一支雪糕,现在却连个话都不说?

我回想起刚才菲特那古怪的表情,一下就知道原因了——

菲特在背后阴我。

看着葬少那冷酷的背影,我急得在原地团团转。

想起过去讨好上司的方法——

主动承认错误,痛快接受惩罚,保证认真工作。

于是我厚着脸皮端了碗泡面过去。

傅霆坐在他固定的位子上,只是在打游戏,眉头却皱得厉害。

我把泡面献上他眼前,「葬少,你最爱的海鲜泡面,里面还加了根香肠。」

那袅袅的热气几乎将他的脸给覆盖了,我都看不清他的眼神了。

傅霆睨我一眼,示意我将面放在桌上就可以了。

我急忙将面放到桌上,眨巴眨巴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葬少……您没生气吧?」

傅霆挪开眼神,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冷的声音。

我开始既定的计划,先承认错误,「我真不是故意在您背后嚼舌根的,但您知道,我只是个前台,也不是你们家族的成员……」

意思是我不好意思太过直白地拒绝菲特。

傅霆按了两下鼠标,然后把游戏关了。

他扭头看我,「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眨了眨眼睛,「您说。」

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我很久。

我被看得心里发毛,在我甚至以为他可能发现我的惊天大秘密时,他终于用一种很不理解的表情提出问题——

「你为什么……不加入残泪家族?」

啊???这是需要严肃认真思考的问题吗!

我还以为他发现了我的秘密。

虽然在心里吐槽了八百遍,但我面上还是得装冷静,我「认真思考」了这一问题,艰难开口:「葬少,是我水平低了,我真的不喜欢你们这样服装和发型。」

傅霆似乎无法理解我的想法,眉头皱得紧紧,好像也打算放过这一问题了,但他提出了新的问题——

「我真的很没有魅力吗?」

我他妈就知道!

我刚才那句对他没意思被他听见了。

求知欲让我快速摇头:「不是啊!」

傅霆问:「那你刚才为什么保证……」话还没说完,他又闭上嘴,似乎觉得自己这问题问得不大对。

我解释道:「葬少,你忘了,我已经订婚了。」

傅霆好像也忘了这件事,听我这么说后,他的表情有点复杂,「小智?……」

我差点忘了,「对对,就是小智。」

傅霆点点头,抿唇没再说什么。

我见他好像消气了,继续再接再厉道:「放心,葬少,我是绝对不会加入索尔家族的。」

傅霆敷衍地「嗯嗯」两声,似乎并不怎么关注这件事。

我笑得殷勤:「那你赶紧把泡面吃了吧,我今天只给你煮,绝对不给菲特煮。」

他睨我一眼,神情古怪,却还是拿起那泡面吃了。

热气熏湿了他的睫毛,衬着他那张脸,袅袅热气都成了仙气。

五块的泡面因为他那张脸看起来都昂贵了许多。

我看着他吃得津津有味的侧脸想,既然傅霆这么爱吃我煮的泡面,其实十年后,我可以专门给他煮泡面……

他看我,「没事可以去工作了。」

我回过神,「好嘞。」

菲特见我的确没加入残泪家族,似乎放心了,没再缠着我加入索尔家族。

但很奇怪,最近菲特来旋风网咖的频率低了很多——

他以前总是一天都泡在这里,吃喝拉撒都在网咖里。这几日却待了一两个小时就走,每次来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最后也是匆匆离开,像是有什么急事。

又这么过了几天,我知道了原因——

那天是雨天。

外面雨势很猛,网吧里这些视发型为宝贝的杀马特都躲在网咖里,担心外面的雨将他们的宝贝发型打湿打瘪了。

下午,我坐在前台,看见远远有人穿过雨幕朝网吧门口走过来。

我眯起眼晴,竟然认不出这是谁——

我几乎已经将网吧的熟客都记了个遍,这人我却不记得。

因为他的头发一点都不浮夸,甚至过于普通了,穿着风格也是,是这个年代最流行的 Polo 衫和短裤。

他撑着一把伞,轻车熟路地避过门口的那块的石头,走到门口,低头将伞收了起来。

我以为是新客,刚想站起来介绍,却看清他的脸,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下去——

是菲特。

他居然摒弃了他引以为傲的时尚,沦落为他最不屑的「普通人」的模样。

他见我吓到失语,有点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迟疑道:「很土吧?」

我竟说不出话来,突然觉得心情有点沉重。

索尔家族的成员突然都涌出来,围在一起,看着菲特。

菲特久久没说话,最后他的眼眶竟有点湿润,伸手把其中一个成员拉出来,对着其他成员说:「以后,你们都要听他的话,我虽然不再承担家族事务了,但我永远是索尔家族的一员。」

有个杀马特弟弟开口问:「菲特哥,你要去哪里?」

菲特沉默一会儿,最后还是说了:「厂里打工。」

杀马特成员们一时议论纷纷,细碎的声音听起来令人烦躁。

菲特的眼神在他们一张张脸上滑过。

他没有一点不悦的情绪,甚至带着欣慰和不舍。

他并没有辩解,最后留了一句,「大家保重,希望我们家族能继续壮大,所有人都能得偿所愿。」说完,他就走了出去,脚步很急,甚至忘了带伞。

大雨如注,打在他的身上,他佝偻着腰,很是狼狈。

我蓦然体会到一股酸涩的滋味,眼眶也突然涌起湿热,刚想出去给他送伞,眼前却突然掠过一人——

就是刚才那个问菲特问题的小弟。

他拿起地上的伞,直直朝菲特跑了过去,他来不及开伞,珍惜的发型生生被雨滴打毁了。

但他顾不上自己的头发,只是跟上菲特,打开伞为他撑上。

菲特离开的脚步一顿,扭头看他。

两人都十分狼狈,对视一眼,然后拥抱在一起。

我一愣,突然有一种在看电影的错觉。

接下来,事情明显出乎我意料了——

索尔家族的成员突然都跑了出去,没撑伞,他们淋着雨跑上前抱住菲特。

他们抱作一团,红红绿绿的头发被雨水打湿,牛鬼蛇神一样。

眼前的画面十分诡异,没什么美感,却莫名传递着一股强大的能量。

我的似乎奏响热血沸腾的背景音乐。

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热泪盈眶了。

眼泪毫无预兆地落下,我一愣,刚要低头找纸擦的时候,傅霆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他递给我一张面巾纸。

我说了声「谢谢」后,拿过纸巾低头擦眼泪。

还没擦干净,我就听见他说:「这么爱哭?」

我抬眼看他,发现他的眼里也都是感动——

他明明和我体会到了一样的情绪,明明也在心潮澎湃。

我抽抽鼻子,不想和他计较,「这比电影好哭多了。」

傅霆看着我这副感触的模样,情绪也慢慢积淀下来,他的声音突然变低,有些正经,「之后会有更多人像他一样离开。」

我问为什么。

他看我,眼里漾起微微的笑意,「要生活啊。」

我看向他。

他耸耸肩,「偏偏我们这样的存在又是不被普遍认可的,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包容不同于自己的东西,甚至……我们被绞杀,只为能够融入大众。但……这是必须作出的选择,因为我们需要生活。」

我一愣,惊讶地发现,他好像知道自己与大众的不同,但他还是不肯妥协,执着地坚持自己。

我突然问他:「你会跟他一样吗?」

他微怔,然后又笑:「难说呢。」

彼时,网吧门口的路灯一闪一闪的,周围气氛都有些诡异,眼前这个顶着高高发型的杀马特皱着眉头问我:「你找我?」


我说:「不是啊!我找傅霆!」


杀马特不耐烦地说:「我就是傅霆。」


我愣住,慌张地说:「对不起,我不找傅霆。」


……


过了一个小时后,无家可归的我灰溜溜地回到那个网吧,傅霆正蹲在门口抽烟,见到我之后,他很嫌恶地把眼神瞥开了,甚至转了身背对我。


我巴巴凑上前,「你缺小弟吗?」


傅霆看我一眼:「你是女的。」


「你缺小妹吗?」


「不缺。」


我说:「傅霆,我真是来找你的。」


他终于正眼看我,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我脑子快速运转,想起电视剧里的狗血情节,「因为我是你远房亲戚。我啊!蒋小妹,你不记得了?我从老家过来投靠你,我爸妈说你混得不错,让我来找你。」


我心想,现在是十年前,傅霆应该还没看过那些几乎是从一个模板套出来的偶像剧,应该还不懂这骗人的套路。


我满怀希冀地看着他,眼睛眨巴眨巴。


岂料,傅霆皱着眉,把烟一掐,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了我一眼,起身又走进网吧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视线从他二十厘米的杀马特发型移到他那件紧身的白衬衫,身板不错,该有的地方都有,只是……


视线最后落到他的小脚裤上,紧身白色的,露出他的脚踝……


妈的,虽然他很帅,十年后的他多金又时尚,但他现在的时尚观念我真的是无法苟同啊!!!


小脚裤滚出拆那!


但他的背影很快就消失,我连吐槽小脚裤的资格都没有了。


我索性坐在他刚才坐过的那位置,开始回忆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早上,我都只是个社畜,兢兢业业,六点半就起床,收拾一下,通勤一个小时,在八点踩着点到公司。


屁股还没坐热,我就听说公司最近要裁人,还没喝上一口水,我就收到人事部要好同事的短信。她说,我很可能就是被裁员中的一位,因为我已经许久没有业绩了。


我着急地说我马上就能搞定手头上的那个大 case。


同事什么都没说,只让我尽快。


接下来我一整天都惴惴不安。


因为那个客户是出了名地难搞。


业内给那人的评价是:吹毛求疵、冷酷无情、不留情面。而那人见我一面都不肯,我约了无数次都被拒绝下来,交上去的方案也如沉大海,一点音讯都没了。


我苦恼得连午饭都吃不下了,午休时间就坐在公司下的便利店里发呆。


突然,我对面坐了一个人。


那人长什么样我不记得了,只记得他问我:「你在苦恼什么?」


我竟一五一十地说了原因:「搞不定傅霆。」


那人说:「给你一次回到过去的机会,你接受吗?」


我一愣,在脑中思索着「回到过去」和「搞定傅霆」有没有什么必要联系,还真让我想出来了——


听说傅霆对十年前的朋友很是大方,傅霆那些朋友生活条件都不怎么好,傅霆帮助许多朋友找到了职业,还资助他们的孩子上学。


他的仗义多情在业内广为流传,颇有美名。


我很兴奋,但也没昏了头,我问他:「那我还能回来吗?」


那人点头:「只要你想回头,随时都能回来,但只有一次机会,你回来了就没办法再回去了。」


我着急点头,「我接受。」


话刚说完,那人就消失不见了,像缕青烟一般。


我一愣,以为自己是做梦了,浑浑噩噩地走出便利店,才发现……我真回到十年前了?


周围的高楼都凭空消失,刚才堵得动都动不了的车道也不见了,我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


在我慌得直想回家的时候,我突然回想起那人跟我说的话——回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想了片刻,我还是觉得,来都来了,不能白来。


我一定要当上傅霆的小弟,然后在十年后抱他的大腿,解决生活窘迫的问题。


我想起以前听过傅霆的故事,听说他二十出头的年纪很爱打游戏,整日都窝在一个叫做「旋风」的网吧里。正是因为年少时对游戏的狂热爱好,他才创立了一个电竞公司,并且将这电竞公司越做越大……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抱上这条粗且壮的大腿。


于是我辗转许久,终于摸到那个旋风网吧。


找了网管,让他帮我把傅霆喊出来。


那网管却对我说:「网吧里没有叫傅霆的。」


我不信,「怎么没有,你帮我多问问。」


网管对着充满浑浊空气的室内喊了一句:「傅霆!」那几十个瘫在椅子里的人却是一动不动,我不信,又大喊了一声:「傅霆!出来,我在门口等你。」


说完,就捂着鼻子出去了。


等了半晌好不容易等到一人,却没想到是个杀马特的样子,我吓得赶紧跑了。我离开网吧后,又回忆起那人的脸,后知后觉到那人的确是傅霆,虽然很非主流,但那五官是出众的,是这片区里最帅的杀马特。


于是我又灰溜溜地回来,打算厚着脸皮蹭蹭,却没想到他不领情,也不信我是他的远房亲戚……


不是,十年前的傅霆为什么这么不纯朴?


虽然此刻是盛夏,但在外面吹久了风,我还是觉得冷,抱紧了自己,又吸了吸鼻子,正考虑着怎么用口袋里剩下的两百米生存下去的时候,傅霆又突然出现。


他站在我身边。


小脚裤包裹不住的脚踝就在我的眼下,我心里一阵寒颤,闭了闭眼睛,慌忙转开视线,我抬眼看他。


他正垂眸看我,带着点同情的眼光看得我心生期待。


他出声:「没地方去?」


我点头。


他蹲在我身边,「蒋小美?」



我给自己取的代号分明是蒋小妹,算了,无伤大雅。


我点头。


他问我:「我远方亲戚?」说着,他低声喃喃了句,「我妈的确姓蒋。」


我瞪大眼睛,觉得上天都在帮我,我立刻提高声音,「对哇!我妈就是让我来找你,说我们家和你妈是有点亲戚关系的!」


傅霆盯着我看了几秒,没说话,我也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半晌,他起身,提了提自己的裤子,「走吧。」


我问他:「去哪里!」


傅霆回头看我:「找个地方给你住。」


我一愣,问他:「不是跟你一起住吗?」


毕竟住在一起才能方便增进感情。


我说完也觉得不大得体,却也没办法再收回了。


我满脸通红。


他眯眼看我,「你想得美啊!」


傅霆给我找的地方就在他家隔壁,和他家就隔着一面薄薄的墙。


这是一栋很老旧的小区,坐落在城市最边缘的地区,墙面和路面都长满了青苔,整栋建筑都是灰扑扑的,给我一种摇摇晃晃快要崩塌的错觉。


他正打算拿出直板机给房东打电话,却看到我一副怯怯的模样,他放下手机,问我有多少钱。


我捏了捏口袋里的二百,嘴上说:「一百。」


傅霆抽了抽眉毛,把手机收了回去,问:「你家里人让你出门打工还是乞讨啊?一百能干什么?去网吧包夜算了。」


那可不行!


我皱眉:「我没住过网吧,而且在那里……我睡不着。」


傅霆看我,似乎在用眼神对我说「矫情」。


我脸皮倒是厚,继续用那巴巴的眼神看他。


他像是没法子了,用眼神瞥我,问:「那怎么办?」


我眨眨眼睛,看向他紧闭的家门:「住你家里不行吗?」


傅霆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眉头皱得厉害。


很明显,他觉得这个提议不靠谱。


我猜到他在想什么,可是我对他真没想法啊!


我可能会崇拜十年后那个多金帅气的总裁,可是他现在是个顶着红头发穿小脚裤的杀马特,我怎么喜欢他啊!要不是知道他是一只潜力股,谁要舔他啊!


我伸出我的手指,认真发誓:「傅霆大哥,我对你真的没有非分之想。」说完想了想,为了他的自尊心,我还是决定舔他一下,「虽然我知道有很多人在追你,但我跟那些喜欢你的女孩儿不一样,我是绝对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傅霆听此,那紧锁的眉毛是渐渐松开了,但眼底却浮起点疑惑的神情,像在思考我为什么不喜欢他。


我又给他下了一剂猛药——


「我已经订婚了,跟我们村里的小智。」


傅霆果然一愣,「订婚了?小智?」


我点点头,又胡乱编了点故事:「但他去大城市打工去了,我妈觉得我整日在家很没出息,所以就把我打发出来了。」


傅霆的眉头又锁住了。


我猜他是被我唬住了,于是我又抽泣了两声,「要是你不接济我,我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傅霆盯着我看了许久,最后叹了一口气,像是妥协了,转身,拿钥匙打开门。


我终于抱到了傅霆的脚趾。


慢慢往上爬,迟早有一天能抱到他的大腿的。


傅霆的家不大,看起来只有他一个人生活。东西不多,却胡乱摆着,本来就不大的家看起来更是拥挤。


傅霆扭头问我有没有行李。


我摇摇头,「我只有一百块和我身上这套衣服。」


傅霆又皱起了眉,像是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眼前我这个大麻烦。


我一愣,在脑中思索着「回到过去」和「搞定傅霆」有没有什么必要联系,还真让我想出来了——

听说傅霆对十年前的朋友很是大方,傅霆那些朋友生活条件都不怎么好,傅霆帮助许多朋友找到了职业,还资助他们的孩子上学。

他的仗义多情在业内广为流传,颇有美名。

我很兴奋,但也没昏了头,我问他:「那我还能回来吗?」

那人点头:「只要你想回头,随时都能回来,但只有一次机会,你回来了就没办法再回去了。」

我着急点头,「我接受。」

话刚说完,那人就消失不见了,像缕青烟一般。

我一愣,以为自己是做梦了,浑浑噩噩地走出便利店,才发现……我真回到十年前了?

周围的高楼都凭空消失,刚才堵得动都动不了的车道也不见了,我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

在我慌得直想回家的时候,我突然回想起那人跟我说的话——回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想了片刻,我还是觉得,来都来了,不能白来。

我一定要当上傅霆的小弟,然后在十年后抱他的大腿,解决生活窘迫的问题。

我想起以前听过傅霆的故事,听说他二十出头的年纪很爱打游戏,整日都窝在一个叫做「旋风」的网吧里。正是因为年少时对游戏的狂热爱好,他才创立了一个电竞公司,并且将这电竞公司越做越大……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抱上这条粗且壮的大腿。

于是我辗转许久,终于摸到那个旋风网吧。

找了网管,让他帮我把傅霆喊出来。

那网管却对我说:「网吧里没有叫傅霆的。」

我不信,「怎么没有,你帮我多问问。」

网管对着充满浑浊空气的室内喊了一句:「傅霆!」那几十个瘫在椅子里的人却是一动不动,我不信,又大喊了一声:「傅霆!出来,我在门口等你。」

说完,就捂着鼻子出去了。

等了半晌好不容易等到一人,却没想到是个杀马特的样子,我吓得赶紧跑了。我离开网吧后,又回忆起那人的脸,后知后觉到那人的确是傅霆,虽然很非主流,但那五官是出众的,是这片区里最帅的杀马特。

于是我又灰溜溜地回来,打算厚着脸皮蹭蹭,却没想到他不领情,也不信我是他的远房亲戚……

不是,十年前的傅霆为什么这么不纯朴?

虽然此刻是盛夏,但在外面吹久了风,我还是觉得冷,抱紧了自己,又吸了吸鼻子,正考虑着怎么用口袋里剩下的两百米生存下去的时候,傅霆又突然出现。

他站在我身边。

小脚裤包裹不住的脚踝就在我的眼下,我心里一阵寒颤,闭了闭眼睛,慌忙转开视线,我抬眼看他。

他正垂眸看我,带着点同情的眼光看得我心生期待。

他出声:「没地方去?」

我点头。

他蹲在我身边,「蒋小美?」


我给自己取的代号分明是蒋小妹,算了,无伤大雅。

我点头。

他问我:「我远方亲戚?」说着,他低声喃喃了句,「我妈的确姓蒋。」

我瞪大眼睛,觉得上天都在帮我,我立刻提高声音,「对哇!我妈就是让我来找你,说我们家和你妈是有点亲戚关系的!」

傅霆盯着我看了几秒,没说话,我也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半晌,他起身,提了提自己的裤子,「走吧。」

我问他:「去哪里!」

傅霆回头看我:「找个地方给你住。」

我一愣,问他:「不是跟你一起住吗?」

毕竟住在一起才能方便增进感情。

我说完也觉得不大得体,却也没办法再收回了。

我满脸通红。

他眯眼看我,「你想得美啊!」

傅霆给我找的地方就在他家隔壁,和他家就隔着一面薄薄的墙。

这是一栋很老旧的小区,坐落在城市最边缘的地区,墙面和路面都长满了青苔,整栋建筑都是灰扑扑的,给我一种摇摇晃晃快要崩塌的错觉。

他正打算拿出直板机给房东打电话,却看到我一副怯怯的模样,他放下手机,问我有多少钱。

我捏了捏口袋里的二百,嘴上说:「一百。」

傅霆抽了抽眉毛,把手机收了回去,问:「你家里人让你出门打工还是乞讨啊?一百能干什么?去网吧包夜算了。」

那可不行!

我皱眉:「我没住过网吧,而且在那里……我睡不着。」

傅霆看我,似乎在用眼神对我说「矫情」。

我脸皮倒是厚,继续用那巴巴的眼神看他。

他像是没法子了,用眼神瞥我,问:「那怎么办?」

我眨眨眼睛,看向他紧闭的家门:「住你家里不行吗?」

傅霆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眉头皱得厉害。

很明显,他觉得这个提议不靠谱。

我猜到他在想什么,可是我对他真没想法啊!

我可能会崇拜十年后那个多金帅气的总裁,可是他现在是个顶着红头发穿小脚裤的杀马特,我怎么喜欢他啊!要不是知道他是一只潜力股,谁要舔他啊!

我伸出我的手指,认真发誓:「傅霆大哥,我对你真的没有非分之想。」说完想了想,为了他的自尊心,我还是决定舔他一下,「虽然我知道有很多人在追你,但我跟那些喜欢你的女孩儿不一样,我是绝对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傅霆听此,那紧锁的眉毛是渐渐松开了,但眼底却浮起点疑惑的神情,像在思考我为什么不喜欢他。

我又给他下了一剂猛药——

「我已经订婚了,跟我们村里的小智。」


傅霆给我找的地方就在他家隔壁,和他家就隔着一面薄薄的墙。

这是一栋很老旧的小区,坐落在城市最边缘的地区,墙面和路面都长满了青苔,整栋建筑都是灰扑扑的,给我一种摇摇晃晃快要崩塌的错觉。

他正打算拿出直板机给房东打电话,却看到我一副怯怯的模样,他放下手机,问我有多少钱。

我捏了捏口袋里的二百,嘴上说:「一百。」

傅霆抽了抽眉毛,把手机收了回去,问:「你家里人让你出门打工还是乞讨啊?一百能干什么?去网吧包夜算了。」

那可不行!

我皱眉:「我没住过网吧,而且在那里……我睡不着。」

傅霆看我,似乎在用眼神对我说「矫情」。

我脸皮倒是厚,继续用那巴巴的眼神看他。

他像是没法子了,用眼神瞥我,问:「那怎么办?」

我眨眨眼睛,看向他紧闭的家门:「住你家里不行吗?」

傅霆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眉头皱得厉害。

很明显,他觉得这个提议不靠谱。

我猜到他在想什么,可是我对他真没想法啊!

我可能会崇拜十年后那个多金帅气的总裁,可是他现在是个顶着红头发穿小脚裤的杀马特,我怎么喜欢他啊!要不是知道他是一只潜力股,谁要舔他啊!

我伸出我的手指,认真发誓:「傅霆大哥,我对你真的没有非分之想。」说完想了想,为了他的自尊心,我还是决定舔他一下,「虽然我知道有很多人在追你,但我跟那些喜欢你的女孩儿不一样,我是绝对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傅霆听此,那紧锁的眉毛是渐渐松开了,但眼底却浮起点疑惑的神情,像在思考我为什么不喜欢他。

我又给他下了一剂猛药——

「我已经订婚了,跟我们村里的小智。」

傅霆果然一愣,「订婚了?小智?」

我点点头,又胡乱编了点故事:「但他去大城市打工去了,我妈觉得我整日在家很没出息,所以就把我打发出来了。」

傅霆的眉头又锁住了。

我猜他是被我唬住了,于是我又抽泣了两声,「要是你不接济我,我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傅霆盯着我看了许久,最后叹了一口气,像是妥协了,转身,拿钥匙打开门。

我终于抱到了傅霆的脚趾。

慢慢往上爬,迟早有一天能抱到他的大腿的。

傅霆的家不大,看起来只有他一个人生活。东西不多,却胡乱摆着,本来就不大的家看起来更是拥挤。

傅霆扭头问我有没有行李。

我摇摇头,「我只有一百块和我身上这套衣服。」

傅霆又皱起了眉,像是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眼前我这个大麻烦。

过了不知多久,他终于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走进房间里,把对他来说有些小的衣服裤子拿了出来。

他放到沙发上,让我先拿着穿。

我看着那紧身的、窄小的、带着黑色骷髅头闪片的衣服摇了摇头。

我实在是无法苟同这样的时尚。

他皱眉:「不喜欢?」

我诚实点头。

他轻哧一声:「没品位。」

我嗯嗯答应:「我的确有一点土,不好意思哇,傅霆大哥。」

傅霆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像是在说「这种高级品位还是之后再慢慢培养吧」。

总之,我逃过了「奇迹暖暖」这个游戏。

他把自己的衣服收了起来,又在房间里磨蹭了一会儿才出来,我看到他往口袋里塞了点钱。

我拘谨地坐在沙发上,很是乖巧。

他看我一眼,说:「走吧。」

我大惊:「去哪里!」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