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总裁,你又被夫人甩了
继续看书
结婚四年,她那个杳无音信的老公却孜孜不倦地派人找她离婚。女人精致眉眼化着淡妆,她忽而一笑,白净的手指拿起离婚协议书,干脆利落地撕成碎纸。她站了起来,下巴微抬,“你告诉裴屹深,想要离婚让他自己来跟我谈,否则,这离婚协议书来一份我撕一份,来十份我撕十份!”

《报告总裁,你又被夫人甩了》精彩片段

裴屹深皱了皱眉头,扶着醉倒在他身上的女人站了起来,忽然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异常侧首望了过去。

苏池手上拿着手机朝他晃了晃,歪着脑袋冲他笑,“裴总,你说我要是把这张照片发给爸,你会怎么样呢?”

不管是谁看到这张照片都会觉得他是跟许萦来酒店幽会的。

裴屹深黑沉的眼眸直直盯着她。

半分钟后他才转回视线,把许萦的手从他的手臂上面拿了下来,淡声说,“许萦,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他。”

苏池狐疑地看着他们,这个“他”是谁?

裴屹深打开房门,看着许萦道,“我已经打电话给你的助理了,她很快就会过来,你进去休息吧。”

许萦怔怔地望着他,几秒后扶着脑袋笑了一下,转而对苏池道,“苏小姐,抱歉,我喝醉了,失礼了。”

苏池只是笑笑不语,是不是喝醉了还很难说。

许萦看了看裴屹深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转身进屋,关上了房间的门。

裴屹深抬起脚步朝苏池走了过去,低眸看着她,“跟踪我?”

苏池挑了挑眉,“我要是提前知道你跟许小姐也在酒店,直接把记者都叫过来效果不是很好?”

也就是说她事先并不知道他在这里,也没有跟踪他,虽然巧合得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了。

苏池仰着脑袋望着眼前的男人,“我亲爱的老公大人,虽然谁都知道你不爱我,但你这么光明正大绿我是不是不太好?”

万一有认识他们的人路过顺手拍了下来,放到了网上去,估计又会掀起一阵不小的风浪。

裴屹深盯着她,“怎么,准备拿这张照片来威胁我?”

苏池微微一笑,“那你未免太小看这张照片了。”

裴屹深的眼神阴郁,“想用这张照片换多少钱?”

苏池不偏不倚地对上他的视线,“我不要钱,我要你跟我签一个离婚协议,两年后我们自动解除婚姻关系。”

下一秒她的手腕被捏住,苏池感到了疼痛,蹙起了眉心,眼前是男人放大版的阴沉俊脸。

裴屹深的声音冷漠,“听清楚,苏池,我回来是来跟你离婚的,不是回来再跟你当两年夫妻。”

苏池兀自缓了缓才看着他说,“许小姐连四年都等过去了,不会在乎再多等两年,你又何必着急跟我离婚娶她,我这个位置迟早都会腾出来给她的,你放心吧。”

裴屹深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我跟你离婚的事,和许萦没有任何关系。”

苏池当然是不会相信他这种话,如果不是为了许萦,他又怎么会专门回国来跟她离婚呢,大可以一直留在国外。

男人的手劲很大,苏池再能忍痛也做不到面无表情,她皱着脸蛋说,“我的手被你捏得好疼,好像快要断了,可以先松开吗?”

裴屹深稍微松开了些力度,但仍是没有放开她,“照片删掉。”

“不删。”

“你要是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发给爸,我要是再坏一点,还可以发给媒体,我这个名正言顺的裴太太亲自声讨她跟有妇之夫不清不楚,不管许小姐的团队公关能力怎么样,她都不可能毫发无损。”

苏池抬起了下巴,冲他笑了下,“我要是不肯让,裴太太这个位置她就别想沾一下,到死都是我苏池的。”

男人深邃不见底的黑眸一瞬不瞬地锁着女人姣好的脸庞,好听的声线夹杂着冰渣,“苏池,相信我,死赖在裴太太这个位置对你没有好处,越早离对你越好。”

苏池的心抖了抖,裴屹深表面看起来有多斯文优雅,骨子里就有多恐怖冷酷。

她抿了起唇,努力维持着镇定从容,风轻云淡地说,“哦,那我就破罐子破摔一次好了,看看谁的损失比较大。”

裴屹深松开了她,长指抬起她的下巴,“就那么想继续当裴太太?”

苏池挣开他捏着她下巴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跟他拉开了距离,终于觉得呼吸稍微顺畅了一些,“当然,你除了不爱我,其他的都挺好的,四年前我嫁给你也不是因为爱情,所以如今我没什么好怨的。”

可身为一个丈夫,不爱她这点已经是致命。

裴屹深漆黑的眼眸锁着她,从唇齿间溢出来她的名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苏池。”

他的声音刚落下就蓦然意识到眼角有余光闪了闪,他偏头看了过去,只看到了一个人影溜走。

苏池也注意到了有人在偷拍他们。

“我们被偷拍了。”

男人俊美得无可挑剔的面容极端阴冷,“我没瞎。”

“……”

偷拍的人应该是记者,可能原本是想蹲许萦的料,有没有偷拍到就不得而知,但她跟裴屹深肯定是被拍到了。


“冯萱,你觉得我染哪个颜色好看?”

“染这个色,上镜肯定会特别好看的。”

“我再看看别的色。”

许萦一抬头就坐在斜对面的苏池,冯萱见她盯着前面看就跟着望了过去,眼神一下子就变了,愤恨又恶毒。

苏池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挺倒霉的,好不容易出院了,来做个头发也能遇到,冤家路窄得很。

沈湘漂亮的眼睛掠了过去,面无表情地收回,然后看着苏池问,“剪短后要不要烫一下?”

苏池笑了笑,“好啊,我很久没有烫头发了。”

“行。”

这家店沈湘常来,比较熟悉,她让设计师先剪短再烫下,最后染个显白的颜色就可以了,苏池这张脸能驾驭各种发色。

冯萱突然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讽刺道,“有些残疾人就算再怎么打扮老公还是不会多看一眼,真是没有一点自知之明。”

苏池冷冷地看着她,轻笑,“你是觉得只跪一天太舒服了是吗?”

冯萱像是被戳到了痛处一般猛地朝苏池扑了过去。

沈湘的反应很快,上前一把抓住冯萱要扇过来的手。

冯萱挣扎,“你放开我!”

她跪在医院大门口那段视频不用猜也知道是谁放出去的,那天之后她的膝盖疼了好久,而且因为这件事她被爸爸妈妈骂了好几次,还被关在家里一个多星期不能出来。

冯萱死死地盯着苏池,“你明知道裴二爷爱的人是许萦,还死赖着不肯放手,我好恨没有把你撞死!”

沈湘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忍耐二字,抬手就一巴掌扇在冯萱脸上,动作干脆利落到令人反应不过来。

冯萱被打得一脸懵,不可置信地盯着沈湘,“你敢打我?”

沈湘冷艳道,“别说你的脸我打得起,就是现在我让你消失在我面前你也只能消失!”

冯萱要被气疯了,“沈湘!”

沈家比冯家更加有钱有势,在郦城的话语权也不小,地位可以说是仅次于裴家。

这一点许萦当然很清楚,她开口道,“沈小姐,冯萱只是说了几句不好的话,让她道歉就是了,没有必要动手。”

闻言沈湘朝她看了过去,撩起红唇笑,“许小姐是被骂习惯了,听着无所谓,我跟你不一样,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跑到我面前哗哗的。”

许萦一出道即巅峰,妥妥的资源咖,但也有很多人不喜欢她,说她演技不行,就拿她这次的影后奖项,也是被很多人质疑有水分。

许萦的脸色微微一变,抿起唇没有说话。

冯萱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这会儿被刺激到失去了理智,喊道,“我跟你拼了!”

说着就甩开了手朝沈湘猛扑了过去,苏池下意识伸手去拉住沈湘,可没想到冯萱扑的方向却突然一转。

猝不及防的。

冯萱撞上来的时候苏池第一反应就是护住自己的手,但饶是她的反应再迅速也不可能在一瞬间躲开,更加糟糕的是她的脚因为太着急不小心绊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摔了下去。

那只受伤的手直接磕在了地上,疼得她叫出了声。

密密麻麻的痛感传遍了全身,苏池咬紧牙关也无法缓解这痛楚半分。

她用力地呼吸,抬起脑袋,一张精致的脸蛋冷漠到了极致,“冯萱,你最好保佑我的手没事,不然这次就算你把膝盖跪碎了都没用。”

沈湘看着她的手渗透出来的血迹,手忙脚乱地扶着她坐了起来,紧张地问,“是不是很疼,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

裴屹深在开会的时候汪秘书凑在他耳边低声道,“裴总,夫人出了点意外,现在在医院。”

裴屹深抬了下手,正在用PPT讲解的经理停了下来。

“她又怎么了?”

汪秘书简单地把整个事件描述了一遍。

男人皱了下眉头,这个冯萱真是蠢到家了。

裴屹深到达医院的时候看到许萦才得知她也在现场。

医生正在里面给苏池处理伤口。

许萦望着高大英俊的男人说,“我跟冯萱去做头发,遇到了苏小姐,可能是双方的情绪比较激动,冯萱不小心误伤到了苏小姐。”

沈湘忽地笑了一声,明艳动人的脸蛋,毫不收敛的张扬,她看着许萦,勾起红唇说,“没看过许小姐的戏,今天才知道原来许小姐的演技这么好,下次再听到别人抨击你的演技,我会为你澄清一二的。”

许萦一下子就咬起唇,“沈小姐不用这么阴阳怪气讽刺我,如果不是你先动手,冯萱也不会失去理智太过冲动。”

虽说沈湘是不可一世的富家千金小姐,有着令人羡慕的漂亮身世,但时至今日,她许萦也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小女孩。

“按照你这么说她杀人未遂也只是一时冲动,毫无罪责了?”沈湘冰凉地笑着,“不过你有一点还真是说对了,我的确是在讽刺你。”

许萦落在身侧的手指攥紧衣服,刚想说话后面的门就打开了,医生走出来。

沈湘着急地问道,“医生,怎么样了?”

医生表示伤口已经重新包扎好了,虽然伤势加重了但还在可控的范围,应该是摔下去的时候有尽量避开受伤的关键部位。

他再三叮嘱接下来务必小心,在恢复期发生二次伤害是万分危险的,弄不好手就彻底废掉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