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楚言淡淡扫了眼沙发上坐着的中年男女,十分平静的道,“这里是我家,我当然要回来。”

在这个家,原主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他们对她不仁,她又何必对他们客客气气?

“楚言,你什么态度?!”

楚国雄真没想到,自己这个傻子女儿居然还学会顶嘴了?

继母苏碧莲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国雄,你可得给咱们女儿做主啊!秀秀还那么小,这一次可着实吓得不轻,那孩子现在还哆嗦着呢。”

她转头,冷冽的目光像是一把冰锥似的直刺楚言。

楚言却并不在意她的目光,这朵老白莲花将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发挥的那叫一个淋漓尽致。

楚言心中冷笑,懒得跟多说,抬步就往楼上走。

“楚言,你给我站住!”

“你还有事?”楚言回头看向楚国雄,那双眼睛清澈透亮,哪里还有之前的半分呆傻。

“这死丫头,真的不傻了?”苏碧莲自然也是看到了,眸中一抹担忧闪过。

却摆出一副慈母样,她走过去,拉着楚言的手温柔道,“小言,快过来,你爸爸还有话要跟你说呢!”

“哦?”楚言冷眸扫向苏碧莲。

苏碧莲眉心一皱,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这死丫头,眼神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犀利了?

楚言收回目光,将手抽回来,折身到了楚国雄的跟前,“还有事吗?”

“你不傻了?”楚国雄意外的盯着楚言,望着那张跟前妻相似的脸,心中突然间有些愧疚。

“被熊一吓,好了。”楚言言简意赅。

“这样也好。”

楚国雄表现有些冷淡,但眼里难免多了一丝高兴。

可苏碧莲的脸色却倏的变了,如果,她不傻了,那推她女儿的事……

“小言啊,既然你不都好了,那你推你妹妹岂不就是……”

苏碧莲并没有把话说完,但明眼人一听,就知道其中的门道。

“我故意的。”

苏碧莲闻言,心头猛地一惊,她连忙抓住了楚国雄的胳膊,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老公,她……她这是要杀了我们的女儿呀!”

“啪!”

楚国雄猛地将茶杯掷在茶几上,溅出了不少的茶水,他抬手怒指楚言,怒声道,“你说什么!?”

楚言冷笑,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我故意的。”

楚国雄拿起了茶几上的茶杯,猛地朝着楚言扔了过去,“死丫头,你这是要杀了你妹妹吗!?那可是熊屋!”

面对北极熊的人是她,可从始至终,楚国雄没有关心过她,问过她一句。

这样的父亲不要也罢!

“妹妹?我怎么不记得我妈妈还给我生了一个妹妹?”楚言垂下了眼眸,看着手腕上的玉镯,“你可以去问问,我为什么会推她进去。”

苏碧莲知道其中的原因,更知道,楚国雄对他已故的妻子有多愧疚。

她不能让楚国雄知道原因,于是赶紧说道,“小言,你爸爸也是关心你妹妹和你,咱们都是一家人,你去给你妹妹道个歉,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道歉?”楚言嘴角漾过了一丝讥讽的嘲笑。

“要是道歉,那就请你去我母亲的灵位前先道歉吧。”楚言冷冷的睨着苏碧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妈妈的遗物应该都让你给卖掉了?”

闻言,楚国雄一愣,凝眉看向了苏碧莲,等待着她的回答。

“爸爸,妈妈……”

苏碧莲正不知道该怎么对付楚言,看到女儿下楼,立马转移话题:“哎哟,我的秀秀啊,你怎么下楼了?”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