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羽令
  • 黑羽令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小霸王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07: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六年前,薛问天替未婚妻抗下所有罪名,锒铛入狱。在狱中,他遇见神秘贵人,学了一身的本事之后,被神秘部队接走。此后的时间里,薛问天一路逆袭成为战神,战神之威,响彻全球。龙国再无战乱,国泰民安之际,他携万千权势,回归都市,结果却发现未婚妻和他最好的兄弟,统统背叛了他,他最心爱的妹妹住进重症监护室,性命垂危。

《黑羽令》精彩片段

江城,连续多日降雨。

今天终于放晴了。

又恰逢周末,憋坏的人们都跑出来晒太阳。

谁曾想,上午十点左右。

天,毫无征兆的又黑了下来。

犹如夜幕降临!

市民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结果,脸色煞白,僵如泥塑。

无人敢呼吸!

只见城市上空,飞来成千上百架训练有序的钢铁战机。

编织出一张恐怖窒息的大网。

竟是把太阳的光辉都遮挡住了。

笼罩这座城市。

人人惊恐!

就连江城城主都吓得一脑袋冷汗,不断的向上级求助。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

可以预见,这些钢铁战机一旦开启火力。

江城,就将成为历史!

遍地废墟!

......

“好了,让弟兄们都退了吧,心思放在保家卫国之上。”

“我就是回家而已,无需这么大的阵势!”

这个时候,江城第一监狱门口。

一辆吉普车停稳,五官凌厉,身材巍峨的薛问天下车,表情淡然,却不怒自威。

司机乃是一位肩扛三星的将军,紧跟着下车,看去薛问天,眼神里尽是倾慕。

“军帅,弟兄们得知您卸甲归田,大家都自发的来送您。”

“而我知道您一向行事低调,已经让他们选出代表来送行,否则现在江城上空,不是一千多架战机,而是一万架,十万架......”

此言非虚!

因为薛问天是军中神话,是龙国护国战神。

一人震北疆,万国不敢犯。

三军将领,对其只有无尽的敬畏,以及狂热的追崇。

如今他卸甲归田,怎会不引起轰动呢?

唰!

废话就不多说了!

薛问天突然站直身姿,犹如一座冲天而起的神峰。

继而,最标准的军礼。

敬送行的弟兄们。

也敬过往的自己。

下一刻,礼炮炸天。

上千架钢铁战机也用它们的方式来回应一代军帅,护国战神。

震天声势,让江城百姓足足陷入半个小时的耳鸣。

半个小时后,一切恢复平静。

江城百姓重见天日。

而踏临故土的薛问天,自然也是感慨万千。

六年前,他替未婚妻扛下所有罪名,锒铛入狱。

庆幸的是狱中遇到贵人,学了一年本事后就被部队秘密接走。

而后五年,战神之威,响彻全球。

如今,龙国再无战乱,国泰民安。

是时候回家了。

恰巧今天,也正是出狱的日子。

只是,这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见到未婚妻前来迎接的身影。

又过了十多分钟,监狱门前依然是空荡一片。

薛问天心生一丝失落,准备打车回去。

就在这时,一辆破旧的铃木雨燕开了过来。

“还好还好,没有来迟,薛问天,出来就好,重头来过。”

“希望你不望昨日悲哀,只看明天征程。”

“我相信你很快就能东山再起。”

一位穿着蓝色0L工作服,五官精致的女孩手捧鲜花,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她叫林尘烟。

未婚妻最好的闺蜜。

没想到,出狱当天,未婚妻没有来迎接。

来得是她最好的闺蜜。

只不过,怎么回事?

林尘烟被人打了吗?

虽然这妮子已经尽最大可能的用化妆品来掩盖脸上的伤,但以薛问天的观察能力,一眼便发现对方左边脸颊微微肿起。

应该是被人扇了一巴掌。

“你的脸?”薛问天下意识道。

“没,没事,我自己不小心撞了一下。”林尘烟的目光瞬间变得躲闪起来,便马上转移话题。

“你刚出来,我请你吃饭,里面的伙食肯定不好吧。”

说着,她就面带笑容的拉开副驾驶座的门。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想先回家一趟。”只可惜薛问天拒绝了她。

毕竟阔别六年之久,第一顿饭自然是想跟未婚妻,还要妹妹一起吃。

“对了,你不是都跟美嘉在一块,她很忙吗,怎么没来接我?”

薛问天多嘴问了一句,却见林尘烟的脸色立马变得古怪起来,咬了咬红唇,还有几分为难。

“姜问天,六年,足够改变很多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嗯?”闻言,薛问天皱起眉头,“你想说什么?”

林尘烟继续咬着红唇,明显在挣扎。

最终,她还是于心不忍,都说出来。

“你不在的这六年,美嘉跟张哲走得很近,非但你的公司都转到了张哲名下,从去年起,他们还同居了......”

“什么?”

听到此话,姜问天身上骤然爆发出惊人的气势。

“林尘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用掷地有声的口吻来回应对方。

要知道,陈美嘉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也是他和妹妹的救命恩人,否则六年前他也不会心甘情愿的扛下罪名,顶替陈美嘉入狱。

至于张哲,则是他多年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记得在一起的时候,张哲还向自己和陈美嘉送上许多祝福。

如今说他们二人勾搭到了一起。

薛问天真的很难相信,也不能接受。

毕竟这二人,可以说是除了妹妹之外,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了。

“薛问天,还,还有一件事......”

看到薛问天的情绪波动,林尘烟的眼里已经非常不忍,但有些话不说话,憋在心里实在难受。

“就在美嘉和张哲同居的前一天,你妹妹突发了某种怪病,至今昏迷不醒,人还躺在第一医院。”

“你说什么?”

一代军帅,护国战神。

此刻竟是露出罕见的慌张,脑海里更是一片空白。

父母离开人世后,妹妹无疑是薛问天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宁愿自己死,也不能让她出事。

“上车!”

顾不上多想之前陈美嘉和张哲的事情,薛问天只想先去医院看一眼妹妹。

林尘烟见状,暗暗后悔,都怪自己心直口快,把事情都说了出来。

薛问天刚刚出狱,就遭受这么残酷的打击。

他承受得住吗?

“美嘉的月牙玉怎么会在你车上?”

而这时,启动车子的薛问天注意到储物格上的一块玉佩。

“这块月牙玉是我的,只是之前我送给美嘉,但她现在又还给我了。”林尘烟嘴角挑起一抹苦涩。

而薛问天的脑海,再次轰鸣作响!

要知道这块月牙玉的主人,是自己和妹妹的救命恩人。

当初,他才找到陈美嘉,上门报恩。

然而——

这月牙玉的真正主人,不是陈美嘉。

而是林尘烟?

其实,在林尘烟心中,对薛问天很早就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只可惜,薛问天是最好闺蜜的未婚夫。

她便将这份情愫,默默的隐藏在心间。

当然,也正是有这份情愫的存在,她始终牢牢记着薛问天出狱的日子。

今天早晨,她还特意去找陈美嘉。

想与陈美嘉一道,来迎接薛问天。

岂料:

“我很忙,你不知道吗?”

“况且薛问天是出狱,又不是出国归来,我可不想沾染那一身晦气。”

陈美嘉用这般冷漠的口吻作为回应。

林尘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美嘉,薛问天可是你的未婚夫啊,他那么爱你,甚至愿意替你入狱,你怎么能说出刚刚那样的话。”

啪!

却不想,陈美嘉面目狰狞,当即就是一巴掌扇在林尘烟的脸上。

“林尘烟,你胡说什么,我警告你,明明就是薛问天自己犯了罪,才被抓走,而不是替我入狱。”

闻言,陈美嘉捂着脸,眼里是那么的不敢置信!

颠倒黑白,搬弄是非!

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闺蜜吗?

随后,二人发生争吵。

姐妹情谊,决裂!

“我不想再看到你,快点滚吧。”

“哦,对了,这枚月牙玉是你送给我的,现在还给你。”

最后时刻,陈美嘉把那枚月牙玉丢还给林尘烟。

要知道这枚月牙玉可是薛问天和妹妹,救命恩人的信物。

当年兄妹二人,流露街头。

几天没有吃饭。

妹妹还发着高烧。

正是戴着月牙玉的女孩出手相救,给了薛问天食物,还带妹妹去医院。

是她,让薛问天重燃起生的希望。

随后几年,薛问天抓住商机,一跃成为江城最具潜力的青年企业家,身价十多亿。

紧接着,自然便是报恩。

他找到戴着月牙玉的陈美嘉,与之相爱。

并心甘情愿的在六年前,替陈美嘉入狱。

可谁曾想,这枚月牙玉的真正主人,竟是陈美嘉的闺蜜。

林尘烟。

合着这些年,自己报错恩了?

也爱错人了?

造化弄人!

饶是薛问天的心境异于常人,目光却还是狠狠震动

甚至于,呼吸停滞!

不过,仅仅是林尘烟的片面之词,无法完全相信。

需要找来陈美嘉,当面问清楚。

况且,六年前顶罪入狱,陈美嘉可是信誓旦旦保证,一定会好好照顾妹妹。

如今却是为何?

也要一个解释!

薛问天当即拿过林尘烟的手机,找到陈美嘉的号码,拨出去。

“我不是叫你滚了吗,还打我电话干嘛?”

陈美嘉以为是林尘烟打来的,立即呵斥。

“我是薛问天,你在哪?”薛问天压制着心中的疑惑和愤怒。

“啊,问,问天?”

陈美嘉明显一愣,随即语气无比惊讶,连连自责。

“薛问天,你出来了啊,对不起,真是对不起,今天公司的事情太多了,我给忘了,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接你。”

“不用了,你直接来第一医院,我妹的病房。”

薛问天直接冷漠回应。

要知道当年,陈美嘉可是一口一句老公,现在直呼名字?

看来林尘烟说得对,六年,足够改变很多的事情。

“啊?医,医院,薛问天,你都,都知道了?”陈美嘉自然是更加惊讶。

“待会,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

江城第一医院。

薛问天来到病房,只见病床上躺着一位脸色蜡黄,枯瘦如柴的小女孩。

妹妹薛晴今年十六岁。

本是花一样的年龄。

却遭受到如此病痛折磨。

一代军帅,心如刀绞,几滴晶莹忍不住悄然滑落。

他,心中有愧啊!

要知道六年之前,妹妹是何等俏皮活泼。

在他事业陷入低谷的时候,妹妹还如同小大人一般鼓励自己。

而如今......

看到薛问天这般模样,林尘烟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正想安慰几句,却在这时,电话响了。

为了不影响兄妹团聚,林尘烟赶忙走出去。

半分钟后,咯噔咯噔,尖锐的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

衣着靓丽,长相狐媚的陈美嘉推门而入。

“薛问天,都怪我,今天真的是忙坏了,忘了你出狱的日子。”这女人美艳的脸上立即堆去愧色。

但自始至终都没看病床上的薛晴一眼。

“废话少说,我只想知道小晴怎么会变成这样。”

六年不见,陈美嘉显然比之前更加丰玉动人,但薛问天见到她,没有半分欣喜,反而整张脸冷得吓人。

病房的空调发生故障了吗?

陈美嘉感受到冷意,忍不住打起寒颤,随即慌忙解释: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薛晴一直都好好的,结果那天就突然病倒了,然后就昏迷到现在。”

“薛问天,这件事,真,真的不能怪我,我为了给薛晴看病,把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甚至还把公司给卖了。”

“卖给张哲了,是吗?”薛问天冷冷一笑。

“啊?”陈美嘉娇区颤抖,美艳的脸上更加慌乱。

“你,你都知道了?”

“我还知道,小晴发病第二天,你和张哲就同居了。”

此话一出,陈美嘉表情更加惊恐,连连摇头。

“没,没有,你别误会,我跟张哲不是同居,你也知道,我一个人怕黑,薛晴又住院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所以就喊张哲过来陪我,他睡在隔壁房间......”

“怕黑?所以找了个男的来陪,呵呵。”薛问天嘴角挑起一抹讥讽。

“我说得都是真的,不管你信不信。”陈美嘉却还硬着头皮,强词夺理。

薛问天还想说什么,就在这时,病房的门再次推开。

几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走了进来。

“陈小姐,既然你来了,我想再次跟你确认一下,真的要停止供氧,放弃治疗了吗?”

郭医生并不知道薛问天是谁,朝着陈美嘉直言不讳。

陈美嘉听到这话,直接炸毛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薛问天的眸光越发森寒,病房内的温度急剧下降。

“你还想放弃治疗?”

冷冰冰的话语,爆发出一股镇魂夺魄的气势。

吓得陈美嘉当场坐到了地上。

“薛问天,你,你别误会,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不是想放弃治疗,只是觉得薛晴这样太痛苦了,与其让她一直忍受病痛折磨,不如让她......”

陈美嘉顾不上翘臀疼痛,立即爬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解释。

“如此说来,我还要替薛晴谢谢你了?”

陈美嘉:“......”

“这件事,我稍后再向你讨要说法。”

进入病房后,薛问天的手就一直搭在妹妹的脉搏上,如今,终于是感应出了什么。

他看向进来的医生护士。

“能帮我拿一套银针吗?”

闻言,一些人才注意到薛问天的存在,很震惊。

“你是谁?”

“你想干什么?”

“我是薛晴的哥哥,我想给她治病。”

“啊?”

大家更震惊了,没想到薛问天的身份竟是患者哥哥。

都一年过去了,现在才来。

这份亲情未免太淡薄,冷漠了吧。

此外,现在医学科技如此发达,却还对薛晴的病症无从下手。

而你要一套银针,就想治病。

简直搞笑!

不过薛问天一再坚持,并保证出了事,自己负责。

还签了字!

一位年轻的护士,这才拿来银针。

众人哪里知道,薛问天除了军帅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针神!

自创的问天十三针,神鬼莫测,救过许多人的性命!

其中不乏各国大佬。

随便搬一个出来,世界都将地震。

只见薛问天拿到银针,根本没有多想,十三根针,弹射而出,刺入妹妹十三处不同的穴位。

大家都看傻了,还能这样扎针?

就跟表演杂技似的啊。

薛问天并没有理会旁人震惊,右手掐出一个诡异的手势,分别对准银针根部轻轻一弹。

嗡嗡嗡!

十三根针都剧烈摇晃了起来。

发出令人震颤的声响。

犹如脑海里飞入了几百只小蜜蜂。

陈美嘉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捂着耳朵跑了出去。

继而,那些医生护士也扛不住了,纷纷走出病房。

也在这时,薛问天隔空再次弹指。

一抹抹肉眼可见的金辉射向银针尾部。

使得银针更为剧烈的颤抖起来。

“额......”

这般颤抖作用之下,昏迷了一年的薛晴,竟是发出痛苦的呻吟。

小脸蛋露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显然在忍受着某种折磨。

下一刻,银针毫无征兆的,自下往上,迅速变黑。

“果然是中了毒!”

看到这一幕,薛问天心间怒火越发升腾。

......

病房外,陈美嘉心急如焚。

虽然她不相信薛问天能让薛晴苏醒过来。

但看到薛问天射出那十三道银针,心里还是闪过一丝不安。

薛晴啊薛晴,你可千万不能醒啊。

这女人恶毒的祈祷着。

也在这时,接完电话的林尘烟走了回来。

“好啊,我就纳闷薛问天刚刚出狱,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情,原来是你这个婊子告诉他的。”

看见林尘烟,陈美嘉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

美艳的脸庞,变得无比狰狞。

继而,一个箭步冲到跟前。

高高扬起手,势大力沉的一巴掌扇去。

林尘烟毫无防备,吓傻了。

呆在原地。

“啪!”

随即,清脆的耳光响起。

但,自己怎么没感到疼呢?

林尘烟难以置信的睁开眼。

却见薛问天不知何时出现,率先打了陈美嘉一巴掌。

这?

林尘烟心脏狂跳。

身为陈美嘉最好的闺蜜,她知道薛问天对陈美嘉有多么多么的好。

那时,别提多羡慕了。

可现在,薛问天竟然打了陈美嘉?

真的不敢相信!

而显然,陈美嘉更加没有想到,捂着脸,狰狞道:

“薛问天,你敢打我,你为了别的女人打我?”

“我跟你拼了......”

之前对你客客气气,不过是逢场作戏吧了,真以为老娘还是六年前的陈美嘉?

歹毒的女人眼看着就要露出真面容,却突然意识到什么。

“好,很好,我早就觉得你们这对狗男女在背地里眉来眼去,呵,没想到你们还真有一腿,真是贱啊。”

狰狞过后,便是冷笑。

正愁没理由跟薛问天分手呢。

但薛问天不做理睬,展示手中的月牙玉,冷声道,“这块玉是你的?”

“呸,本小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廉价的玉件,是她当年送给我的,说什么开过光,能保佑我......”

陈美嘉满脸嫌弃的指向林尘烟,继而嘴角玩味。

“怎么,这玩意是你们的定情信物吗?”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俩还挺般配的。”

“毕竟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后面四个字还未说出口,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陈美嘉苗条的身形直接飞了出去。

“从今以后,林尘烟才是我的女人。”

“辱她者,欺她者,我杀全家!”

堂堂军帅,护国战神。

爆发出来的腾腾杀气,压得倒地不起的陈美嘉近乎窒息。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站在面前的不是薛问天,而是地狱跑出来的恶魔。

这个男人,不再是六年前的薛问天。

与此同时,林尘烟也被薛问天的宣言震慑得无法动弹。

他刚刚说了什么?

从今以后,自己才是他的女人。

这,这......

这是在做梦吗?

“薛问天,她才是你的女人?”

不多时,随着腾腾杀气退散,陈美嘉终于获得喘息,大口呼吸了几下,再次爬起来。

“既然如此,我也不想多说什么。”

“分手吧!”

“是你薄情,而不是我不义。”

丢下话语,陈美嘉迫不及待的就准备离开。

她和张哲虽然在一起了,可始终名不正言不顺。

本想薛问天出狱后,哄骗他分手。

现在倒好,根本不需要了。

哈哈,真不错!

她等不及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张哲。

然而——

“我让你走了吗?”

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

陈美嘉转身,“你又想怎么样,我成全你们还不行吗?”

“小晴醒了,你就不打算见见她?”薛问天直视陈美嘉,仿若要将其所有秘密洞穿。

什么,薛晴醒了?

得到这样的消息,陈美嘉脸色变得无比惨白。

但很快,她心中便做出否定。

不!

这不可能!

要知道就连江城第一神医都无法让薛晴苏醒。

区区薛问天,又如何办到?

医生们也不相信。

一起跟着薛问天,重返病房。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