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别跪了,夫人带小鲜肉去领证了
继续看书
林柠离婚前,有人劝她:“他虽然出轨还有私生子,那只是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而已,你要大度一些,替他好好养孩子。”林柠离婚后,摇身一变成为成为世界女首富,身边的小鲜肉没有断过。每当绯闻传出来,第一个出来辟谣的就是她的前夫周聿安:“我相信我的前妻,那些人跟她没有任何关系。”某天,林柠接受记者采访。“林总,如果您在感情中爱上了别人怎么办?”林柠含笑回答:“希望我另一半能大度一些,毕竟这只是全天下女人都会犯的错而已。”周聿安跪碎了膝盖:做不到!

《总裁别跪了,夫人带小鲜肉去领证了》精彩片段

从昨天开始,林柠就像变了一个人。

林柠冷笑,迎上周聿安愤怒的目光,将早就准备好的辞职信和离婚协议拿出来,狠狠的扔在他的脸上。

“周聿安,你们要点脸吧,之前你控制了舆论,买了多少热搜来泼我的脏水,真以为我都忘了?

别让我瞧不起你,跟你这种人多待一天我都嫌恶心。”

她冷冷的勾唇,上前一步,靠近周聿安,看着他锋利的眼眸,却丝毫不惧。

她一把拽住了周聿安的领口,狠狠的往她的方向一拽,俊脸倏尔靠近,她的嗓音却是极冷,带着威胁:

“我的工作能力周总清楚,如果不想太难看,签字离婚,好聚好散。

否则的话,我起诉离婚,人尽皆知周氏集团的丑事。”

她说完,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嫌弃的松开手,抬脚就走。

原来放下之后,心里这么痛快!

周聿安看着她的背影目光瞬间深邃,紧拧着眉头,神色冷冽也复杂。

她拽他的那一瞬,仿佛也攥紧了他的心脏。

胸口的颤动让他察觉到了一丝紧张。

他对这个妻子没什么感情,但是还算满意。

娶了她以后的确省心,她百依百顺不会添麻烦。

她对他的帮助远远超过了他最初的认知。

他从没见过林柠这样的一面。

愤怒,清醒,理智也清冷。

仿佛被伪装成猫咪的小兽露出了真面目。

周聿安胸口有一股说不出的异样情绪,完全控制不住,脑子里浮现着她刚才平静又淡漠的目光。

他心里烦躁得要命。

买热搜黑她?

他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

但他清楚地意识到,他不想离婚了。

苏婉柔小心翼翼的抽泣着,伸手想去挽他的胳膊:

“聿安,等我找机会再跟林小姐解释吧?”

周聿安躲了一下她的动作,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看着她微微肿起的脸:

“不用,你别怪她就好。”

苏婉柔脸色一白,虚弱又善解人意的笑了笑:

“当然不会。”

苏婉柔心里划过一丝警觉,周聿安在乎那个女人?

一出去,其他同事都围了上来,他们都为林柠不值:

“林柠,明明你才是周太太,你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竟然是给小三让位?”

“就是,听方助理的意思,是打算把那个贱人安排到我们秘书室,这不是要赶你走吗?”

“周总真是瞎了眼,论能力论美貌,那个女人哪一点比得上你?”

......

林柠安慰的笑了笑,此时她心里已经没什么放不下的了。

“别为我担心,这样的婚姻我还不快跑,岂不是脑子有病?”

她若无其事的笑着:

“倒是你们,周总可能会因为我迁怒你们,如果你们想离开,可以随时来找我。”

三年的共事,林柠跟这些同事感情都很不错。

如果周聿安真的因为她开除他们,林柠也不介意将他们推荐到林氏集团。

就算是周聿安在行业内封杀谁,后果她也承担得起。

林柠告别完,带着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办公室。

周聿安没忘记林柠的话,转头就让人去调查泼脏水的事情。

很快,方明那里有了结果,公关部经理过来汇报情况:

“您吩咐不能让外面的流言蜚语伤害到小少爷,尤其是出身上,所以......我们只能把太太的过去都说出去转移视线。”

周聿安脸色沉厉:“什么过去?”

“就是......她婚前私生活混乱,打过好几次胎,不能生育之类的。”

闻言。

周聿安猛地将面前的杯子摔在了地上,脸上瞬间笼罩了一层阴霾,冷厉的看着他:

“谁说的?”

他愤怒至极,他怎么会不知道林柠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跟他的时候,还是第一次。

办公室里死寂一片。

公关部经理擦着汗:“是有人匿名寄了太太的信息,而且苏小姐也说不计一切代价保护小少爷......”

此时他看出周聿安的情绪不对劲,不敢有任何隐瞒。

周聿安眸光瞬间一沉,脸色冷厉难看:

“回去收拾东西,你不用来上班了。”

公关部经理苦苦求饶,都没用,最后被保安拖了出去。

这次,是他大意了。

对林柠,心里似乎异样的情绪更加浓重,挥之不去。

一连几天,公司里无论是谁打电话找她,林柠都不接。

一周后。

医院里给她打来电话,提醒她去做产检。

林柠这才想起,肚子里还有个小生命。

她原本应该开心的,开心能跟周聿安有了这个世界上密不可分的联系。

可是此时,她实在是高兴不起来。

周聿安有了私生子,那她的孩子又算什么?

简直是上天在戏弄她,这是个并不被期待的意外。

林柠觉得自己必须做出一个选择了。

要还是不要?

她还是去了医院,没有告诉任何人。

医生给她做了检查,似乎看出了她的犹豫,温柔的告诉她:

“胎儿发育很健康,各项指标正常,如果不想要,提早做决定。”

林柠迟疑着,苍白着脸色笑了笑:

“谢谢,我考虑一下。”

她站起来离开,思绪杂乱的走到门口,背影纤薄,微微低着头,有些温柔的落寞。

愣神中,一个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的小孩子一下子撞在了林柠的腿上,随即自己摔坐在地上,捂着额头委屈的哭了起来。

林柠刚要弯腰去扶他,可是看到那孩子的脸微微一震。

而后不远处传来苏婉柔焦躁担忧的声音:

“周逸......”

苏婉柔飞快的跑了过来,看了一眼林柠,一把将周逸抱在怀里,心疼的哭了起来。

仿佛林柠欺负了她儿子一样。

一大一小的哭声引来不少人的围观。

下一秒,周聿安也从旁边跑了过来,袖子挽到了小臂,气场冷厉。

看着这一幕,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锋利的眸子注视着林柠。

苏婉柔抽泣着开口:

“林小姐,是我对不起你,你也不用对孩子动手吧,他才两岁啊,你就放过他吧!”

林柠无语的看着这一幕,顿时感觉可笑至极。

这个苏婉柔,是演戏上瘾吗?

她甚至有些疲乏应付苏婉柔的手段。

觉得没意思极了。

周聿安默不作声地将孩子抱过去,动作轻柔的哄着,眼里温柔和心疼都要溢出来了。

那种冷厉和温柔交杂的气场,在他身上格外的融合。

他看向林柠的时候,视线要锋利一些,微微拧眉:

“你怎么在这?你在跟踪我们?”

他在质问,透着愤怒和冷漠。

林柠心口一颤,本来差劲的心情更坏了。

她轻嗤一声:

“来这里的人非得跟你们扯上关系?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那个小孩子在周聿安的怀里渐渐的停了哭泣。

他果然是比较依赖父亲的。

林柠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刺眼,想着自己来的目的,心里更不痛快。

像是棉花堵住了胸口,喘不过气来。

难以呼吸的情绪让她甚至觉得小腹有些微微的坠痛。

苏婉柔在一旁柔柔弱弱的开口:

“周逸发烧,我和聿安陪着过来看病,没想到我们一转身的时间,孩子就不见了。

没成想会这么巧,竟然在林小姐这里,您这是要干嘛呀?”

言下之意,好像是在指责林柠拐走了孩子!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