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爷的心尖宠妻
  • 裴爷的心尖宠妻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楚清依龙裴
  • 更新:2022-09-13 07:42:00
  • 最新章节:裴爷的心尖宠妻第7章
继续看书
院长所谓的辛苦几天,竟是让她做龙裴的专职医生,全程陪护,不得有任何闪失。不知情的院长只是觉得楚清依医术高超,而且她年轻貌美,伺候这位难惹的大老板正合适。她却如临大敌,心如注铅。高跟鞋迟缓的踩在地板上,楚清依一次次咬唇。进去了说什么?假装不认识?还是以妻子身份?

《裴爷的心尖宠妻》精彩片段

愣着干什么!病人胃出血,马上准备治疗!

院长一声断喝,楚清依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让院长劳师动众的当然不是什么重大病情,而是眼前举足轻重的病人。

京都跺跺脚就能让股市抖三抖的龙氏总裁龙裴。

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楚清依结婚三年却不被外人所知的丈夫。

记忆中从不生病的龙裴此刻被疼痛折磨的额头青筋暴起,深不可测的眼睛转向一侧,刹那间,鹰隼直直刺向了楚清依,毫无温度的犀利瞳孔,明显的不悦。

都病成这样了,还不忘用眼神威吓她?

呵呵!她还真是有本事!

胃出血并非要命的病,院长又是资深专家,很快龙裴就脱离了危险。

楚清依魂不守舍的走出急救室,垂头坐在长椅上,一颗心扑通扑通乱了节奏。

她本以为再见到他,她能够心如止水,谁知他一个饮酒过度胃出血,她就全乱了。

他冷漠疏远的眼神,还是让她心寒了。

扯下手套,楚清依摸出戒指,全球仅此一枚的高端定制南非钻石,当初套在她无名指上时多么灿烂夺目,只是男人附身说的话,还有奢华无匹的海湾婚礼,到头来不过是为了完成一场游戏。

心里的剧痛如同刀割,但再大的痛也抵不过三年前那一次了,所以,楚清依把戒指塞回去,收拾起凌乱的思绪,扶着膝盖站了起来。

回到值班室,楚清依抽出病例审阅,不记得忙了多久,办公室门被叩响了。

院长,您怎么亲自来了?看到来人,楚清依忙站起来。

院长人已中年,慈眉善目,眉眼一弯,笑出了几道皱眉,小楚啊,刚才辛苦你了。

不等楚清依说话,院长继续道:接下来,恐怕还要继续辛苦你几天。

院长所谓的辛苦几天,竟是让她做龙裴的专职医生,全程陪护,不得有任何闪失。

不知情的院长只是觉得楚清依医术高超,而且她年轻貌美,伺候这位难惹的大老板正合适。

她却如临大敌,心如注铅。

高跟鞋迟缓的踩在地板上,楚清依一次次咬唇。

进去了说什么?

假装不认识?

还是以妻子身份?

岂料,楚清依脚步刚踏出电梯口,眼前黑压压的人影就挡住了她的视线。

医院走廊挤满了手持话筒和摄影机的记者!

莫小姐,之前就传闻您是龙少的绯闻女友,现在您亲自照顾龙少,是不是在宣布两人正式交往呢?

莫小姐,您和龙少一直都是媒体公认的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现在公开关系是以结婚为目的要交往了吧?

请问莫小姐,您现在是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是否愿意为龙少退居幕后做豪门太太呢?

楚清依脚底生根,还没来得及走过去,白大褂罩着的身躯紧紧的一绷。

如果我和裴哥日后成婚,我当然愿意放下所有的工作全心全意陪在他身边,照顾他,关心他,做一个称职的好太太。

女人一头栗色的大波浪长发,肤白胜雪,那张妩媚的脸她再熟悉不过!

莫如菲!

莫氏集团千金小姐,同时也是时下最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她的脸贴满了公交车封面、电子屏幕,是国民宅男女神。

哇!莫小姐你真是个好女人,两位近期有结婚的打算吗?

莫小姐事业如日中天居然愿意为裴爷息影,真让人感动

呵!

如果不是她事先认识她,也一定会觉得这个娇俏美艳的女人赏心悦目,但现在,她只能给出一个评价满腹心机的绿茶!

问答还在继续,不经意间,莫如菲瞥见了人潮后的那抹白色,骄傲的唇线抹开得意,温柔的笑道:近期还没有结婚打算,等我们结婚,一定会告诉大家的。

楚清依摸到口袋里的手机,别过头,保安部吗?马上到VIP病房,有人扰乱秩序。

放下电话,楚清依轻轻扬眉,莫如菲,即便我在龙裴面前一败涂地,也绝对不允许你蹬鼻子上脸!


住在VIP病房里的人非富即贵,安保人员迅速清理现场,将记者全部疏散开。

人群散去,寂静如初,莫如菲剑拔弩张,楚清依,本事不小啊,成医院的一方霸主了吧?

楚清依鼻端冷哼,这就是凭本事吃饭和凭脸皮吃饭的区别。

莫如菲趾高气扬,羡慕啊?还是自卑呢?不管凭什么,现在站在裴哥身边的人是我,陪伴他的人也是我,照顾他衣、食、住、行、睡的,也是我。

一个睡字,她拉长尾音,极其强调。

就不信你楚清依没感觉!

楚清依冷笑,照顾的可真好,都照顾的胃出血住院了,莫如菲,你功不可没啊!

莫如菲咬牙切齿,没想到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楚清依!你别在我面前得意,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让你跪着求我!

等到那天再说吧,大明星。

楚清依迈步,打开病房门。

莫如菲咬紧牙关,攥住拳头,楚清依,你这个贱人!

恨天高的高跟鞋一路小跑,抢在楚清依之前扑到了床前,莫如菲心疼的泫然欲泣,裴哥,我接到电话就从片场赶来了,吓死我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胃出血啊?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好不好?

床上的男人面无表情,这么忙?回去好了。

楚清依嘴角轻轻一扬,看来这位,也没讨到好处。

但莫如菲与楚清依不同,即便撞了南墙也绝不回头,说好听了,有恒心,说难听了,脸皮厚。

哎呀,我刚才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工作哪有你重要?胃还疼吗?我摸摸说摸,这就要下手了。

还真当自己是个角儿啊!

她看不见的时候,他们爱怎么样怎么样,但是当着她的面,动手动脚就绝对不行!

楚清依不再犹豫,一步上前,白亮的身影闪进来,微微带笑的脸上,三分嘲讽,七分霸气。

莫小姐,把手拿开。

莫如菲心里不服,但也不敢继续下面的动作了,缩回手环臂冷笑,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堂堂有名的楚医生吗?

楚清依睥睨莫如菲,不止吧?莫小姐好好看清楚,我还是他的妻子。

直接了当宣布主权,堵的莫如菲脸色一青。

龙裴剑眉轻轻一皱,没反驳,也没认同。

这样的无视激起了莫如菲更大的挑衅欲,声音都提高了八度,妻子呀?楚医生,试问哪个妻子和丈夫结婚后还分开居住的?试问哪个妻子进门三年却连一个孩子都生不出的?

一番话夹枪带棒,冷漠讽刺,极尽挖苦。

楚清依下意识的去看床上的男子,他眉目清冷,薄唇封缄。

早该知道如此的,居然还傻傻的以为他会出面帮她。

三年了,还不习惯吗?

是,习惯了,也不需要了。

呵,莫小姐对我的事果然如数家珍,但我好心提醒莫小姐一句,再怎么样我也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气压低的一触即发,莫如菲对楚清依满腔的恨意波涛翻滚,不管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她始终占不到一丝好处。

这一次,楚清依不过是轻轻一挑就让她情绪失控了。

呵,还真是不长进。

莫如菲冷冷一笑,那又怎样?裴哥爱的人又不是你,占着个没用的虚名而已!摆什么姿态!

楚清依口袋里的手紧了紧,她一语道破,将她的难言之痛说的那般刺骨,宛若一只手伸到了她肚府中,对准心脏狠狠一掐!

但,楚清依才不上她的当。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