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从来没想到还能再见面
  • 她从来没想到还能再见面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宇宙第一红作者
  • 更新:2022-07-16 00:15:00
  • 最新章节:003:恨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苏烟在娱乐圈中,是个三流开外的小演员。刚刚签约了一部戏,与她合作的全部都是顶流。她原本不爱争名夺利,但是为了生存不得不舍弃自己的尊严。酒过三巡,苏烟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没想到时隔五年竟然还会再见面。如今他已经从那个一无所有的穷医生,摇身一变成为了大老板,唯一不变的是,他们之间再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她从来没想到还能再见面》精彩片段

今晚是剧组的杀青宴,苏烟心情好,跟其他几位导演和主演喝了不少酒。

这部戏是苏烟今年最好的一个资源了,原著粉丝群体庞大,属于谁拍谁火的那种。

这是苏烟签约新东家胜意娱乐之后的第一部电视剧,搭档的个个都是顶流。

经纪人已经跟苏烟说过,这部戏一播出,她绝对爆了。

酒过三巡,苏烟出去接了个电话。

再转身的时候,就看到邵治礼在她身后,他手里还端了一杯蜂蜜水。

邵治礼就是苏烟刚拍完这部剧的男主角,上一届百花奖的最佳男主角,有演技有流量没架子。

苏烟跟邵治礼这已经算是二搭了,他俩在剧里对手戏多,这部戏拍了三个多月,邵治礼对苏烟照顾有加,两人已经成了私交不错的好友。

“我看你喝了不少,让服务生倒了杯蜂蜜水给你。”邵治礼走到苏烟身边将杯子递给她,“喝点儿,解酒的。”

苏烟接过来:“谢谢。”

邵治礼看着苏烟喝完了蜂蜜水,两人在露台处聊了起来。

邵治礼:“你今天心情好像很好。”

苏烟:“嗯,这部戏拍得很开心。”

邵治礼双臂撑在栏杆上看着身边的女人,目光灼烫:“其实,我也很开心。”

苏烟跟邵治礼在露台聊了一会儿,就准备回包厢了。

露台通往走廊那条路上有一道台阶,苏烟穿着高跟鞋,不小心踩空了。

“小心!”邵治礼赶紧拉住苏烟。

他一手抓着苏烟的胳膊,一手揽住了她的腰,两人的身体就这么贴在了一起。

邵治礼低下头去看苏烟,“有没有受伤?”

苏烟摇摇头,“没,谢谢你。”

“你喝多了,回去别喝了,乖。”邵治礼拍了拍苏烟的肩膀,“我扶着你吧。”

苏烟酒量其实还可以,今天晚上这酒太烈了,后劲儿大,她这会儿脑袋越来越晕乎了。

尽管邵治礼扶着她,她步子还是不太稳,人一直往邵治礼怀里倒。

邵治礼忙着照顾苏烟,走了几步路就不小心撞到了人。

准确来说,不是他撞到的,是苏烟撞到的。

邵治礼抬起头来看过去,对面是一个皮肤有点儿黑的男人。

他穿着黑色的T恤,下面是条工装裤,脚上是黑色的登山靴,身上肌肉线条分明,看起来像是什么参加越野赛的运动员。

最关键的是,表情有些凶,看着不好惹。

邵治礼忙向对方道歉:“先生,不好意思,她喝多了……”

“头好疼……”苏烟本来就头晕,刚才这一撞,哐当一声撞得她脑浆都快洒出来了。

“谁啊……这么硬。”苏烟一边说醉话,一边抬起头看了过去。

她视线有些模糊,好半天才看清楚对面的男人的长相。

认出来靳越朔的那一瞬间,苏烟立刻就清醒了。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抓住了邵治礼的胳膊。

靳越朔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面无表情地站在对面,视线落在了苏烟挽住邵治礼胳膊的那条手上。

下一秒,他的鼻腔内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嗤笑。

冷漠又讽刺。

听到他的笑声,苏烟的手又收紧了几分。

邵治礼发现了不对劲儿,看看靳越朔,再看看苏烟,“苏苏,你们认识?”

苏苏?

听见这个称呼,靳越朔又笑了一声。

他这次比上一次还不收敛,苏烟听着他笑,后背越来越凉。

她从来没想过还能跟靳越朔再见面。

距离她甩掉靳越朔已经过去快五年了,她以为她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这个人的存在。

苏烟干脆把这个当成狗血的偶遇,她没兴趣继续在这里跟靳越朔纠缠。

于是,苏烟拉住了邵治礼,说:“我不认识他,我们走吧。”

靳越朔没动,站在原地看着苏烟牵着另外一个男人走了。

她穿了条银白色的裙子,露肩露背,走路的时候,腰和胯摆动着,像美人鱼。

靳越朔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她白皙的小腿肚上,微微眯起了眼睛。

“越朔,怎么站这儿不动啊?”靳越朔走神之际,一个跟他身高相仿的男人走来了他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靳越朔将视线从那道身影身上收回来,看向身边的江别南。

江别南朝靳越朔盯着的那边看了眼,“看谁呢,这么入迷。”

靳越朔:“没谁,走吧。”

江别南:“今天晚上你可得好好跟我们喝几杯,大伙儿都想死你了。”

靳越朔被江别南拖着去了包厢,里头一堆人等着他了,都是他多年的好朋友。

今儿这个局,就是为了给靳越朔接风的。

一瞧见靳越朔进来,大伙儿立马热闹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

“我们二少可算是回来了啊,我都不记得上回见你是什么时候了。”

说这话人叫温冕,是靳越朔多年的好朋友了。

温冕走上来搭上了靳越朔的肩膀,说:“可想死我了。”

靳越朔被温冕肉麻了一把,面无表情推开他,“滚远点,我对男人没兴趣。”

温冕:“靠,要不说你无情呢,咱俩从幼儿园开始一路同班……”

靳越朔跟这些朋友们确实很久没见了,坐下来之后,便喝起了酒。

席间,不少人都问起了靳越朔接下来的计划。

江别南跟靳越朔碰了一下杯,“这趟回来还走吗?”

靳越朔随意笑了一把,他还没回答,温冕就说:“你可别走了,我服气死你了,放着大把的家产不继承,非得跟着什么流动医院去山里受罪。”

“哎我说,是不是你们那个流动医院有你看上的妹子?”温冕不正经地撞了一下靳越朔的胳膊。

看上的妹子。

听见这五个字,靳越朔脑子里又浮现起了刚刚那道性感的背影。

只是这么想着,靳越朔就觉得喉咙热得不行,他端起酒杯,将加了冰块儿的酒一饮而尽。

刚喝完酒,就听见有人说:“隔壁有个剧今天庆功宴,那几个女明星真绝啊。”

靳越朔捏着杯子的手一紧,带着茧子的手指几乎要穿透玻璃杯。

“是苏烟吧?是挺绝的,我上次在一个活动上见过。”

“哎呦,怎么样,有没有上去撩一把?我听说她私下很乱啊,之前还跟……”

啪——

几个人正开玩笑说着荤段子,就听见了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

他们立即停下来,看向了靳越朔。

“二,二少?”

“别在我面前说这些垃圾话,听了恶心。”

靳越朔冷冷丢下这句话,丝毫不给那几个朋友面子,起身就往外走了。

温冕跟江别南算是这群人里头跟靳越朔走得最近的,俩人赶紧跟了上去。

靳越朔虽然走了,但包厢里的气氛还是有点儿怪异。

被骂的那两个人觉得莫名其妙,靳越朔虽然脾气不算好,但这次生气未免也过于莫名其妙了吧?

露台。

温冕追着靳越朔出来,“越朔,你别跟她们一般见识,他们喝了酒,说话没把门的。”

江别南也说:“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为这事儿生气不值得。”

靳越朔:“下次别带这些垃圾跟我玩儿。”

温冕:“行行行,二少说了算。”

江别南:“这局我组的,我疏忽了,忘记了你不喜欢女人了。”

靳越朔:“你说什么?”

江别南:“不不,我意思是,你不近女色。”

温冕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也是啊,刚才你为了苏烟发那么大脾气,我还以为你喜欢她呢。”

温冕这话一出,靳越朔刚刚缓和一些的脸色再度沉了下来。

他目光冷冽,嘴唇掀动:“放什么屁。”

温冕:“这怎么能是放屁呢?那可是苏烟,风华绝代,我就不信有男人不喜欢她。我估摸着你是常年在山里呆着都不看娱乐新闻。”

靳越朔的声音比刚才更冷了,他睨了温冕一眼:“怎么,你也喜欢?”

温冕:“那可不,美女谁不喜欢,你要看到了你也喜欢。”

靳越朔:“没兴趣。”

**

杀青宴结束,苏烟接到了经纪人刘见佳的电话,说是在地库等她。

邵治礼跟苏烟坐了同一趟电梯下楼,期间两个人随意聊着天儿,不知不觉就到了地库。

苏烟打从碰上靳越朔之后就心不在焉的,出电梯的时候,差点儿被电梯门夹住。

邵治礼拉住苏烟拽了出来,“你今天晚上怎么一直走神?”

苏烟闻着邵治礼身上的酒味儿,淡淡摇头,“喝多了。”

邵治礼:“你经纪人的车在哪里?我送你过去吧。

“不……”苏烟刚想拒绝,迎面就看见了靳越朔跟几个人从另外一边的电梯走出来。

要命的是,靳越朔正好也朝她这里看过来了。

就算隔着两三米的距离,苏烟都能感觉到他的眼神有多冷。

冷到她脊背发凉。

“苏苏?我送你吧。”邵治礼重复了一遍。

苏烟点点头,朝邵治礼弯起嘴唇,“那谢谢你了。”

邵治礼看到苏烟笑,眉眼都跟着温柔了起来。

他一边扶着苏烟走路,一边说:“你笑起来真的很好看,以后要多笑一笑才好。”

邵治礼说这话的时候,正好路过靳越朔一行人面前。

这句话,一字不落地钻入了靳越朔的耳朵里。

靳越朔插在口袋里的手骤然收紧。

周围的人都没注意到靳越朔表情的变化。

江别南听到这句话,回头就去调侃温冕:“啧,你的风华绝代名花有主了。”

温冕的脸色确实有些难看,看见自己有兴趣的人跟别的男人呆一起,能开心才怪了。

江别南:“邵治礼啊,你不认识?”

温冕:“很红?”

江别南:“何止是很红,你随便去个中学拉个小姑娘问,十个人里有九个是他的粉丝。”

“别说,苏烟跟他还挺配的。”江别南摸着下巴说,“听说他俩最近合作了一部尺度很大的戏,多半是因戏生情了。”

“你很了解?”靳越朔的声音出现得有些突兀,江别南和温冕都愣了一下。

江别南:“越朔你怎么突然对娱乐圈的事儿感兴趣了?”

温冕:“说吧,你是不是也看上苏烟了?我就说了,风华绝代,你还不信。”

靳越朔不屑轻笑一声,“眼真瞎。”

江别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靳越朔好像对苏烟有意见。

江别南刚想问,靳越朔就大步往前走了。

………

苏烟跟邵治礼走得慢,靳越朔走了几步就看见了他们两个人的背影。

邵治礼搂着苏烟的肩膀将她送到了一辆保姆车前,里面有个女人下来接了苏烟,应该是她的经纪人。

靳越朔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经纪人,跟之前不是一个。

苏烟的上一个经纪人,对她没这么好。

靳越朔看着苏烟说笑着跟邵治礼挥手道别,两人在车前腻歪了好一会儿才分开。

远远看过去,就像依依惜别的情侣。

“呵。”靳越朔鼻腔内发出一声无比讽刺的笑。

她以前从来没有用这种态度对待过他。

也是,他本来就是她无聊时的一个消遣,玩玩就扔了,她不喜欢,又怎么会舍不得。

想起来过去的那些事情,靳越朔的目光越来越冷,他盯着苏烟的车,眼底翻腾着恨意。

苏烟困了,上车之后盖了空调毯准备睡觉。

她一抬头,就透过车窗看到了不远处的靳越朔。

苏烟手上的动作顿时僵住,紧紧攥住了手里的毯子。

就算她知道靳越朔根本看不见她,还是会因为他的一个眼神心慌。

苏烟是被刘见佳的声音喊回神的。

她刚一收回视线,就看见刘见佳一脸无奈的样子:“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

苏烟:“什么?”

刘见佳:“明天晚上CR珠宝的活动晚宴,七点。”

苏烟:“怎么又有应酬?”

刘见佳:“这个推不了,谁让你是他们的代言人?我已经跟造型师那边联系好了,明天中午我去接你做造型,然后工作室出图。下午你在酒店休息一下。”

苏烟:“哦。”

刘见佳:“你别光哦啊,我跟你说,这活动挺重要的,好多大佬都去,你表现好点儿,搞不好还能拿下来其他代言。”

苏烟:“知道了,睡了。”

敷衍完刘见佳,苏烟盖上被子蒙着脑袋睡了过去。

**

靳越朔站在原地看着苏烟的保姆车走远,彼时,江别南跟温冕也上来了。

靳越朔刚回来海城,今天是司机送他过来的,他没车。

温冕正好跟靳越朔顺路,便送他回去。

路上靳越朔一直沉着一张脸不说话,温冕跟他一起在后座并排坐着,差点儿被他给冻死。

完全不知道靳越朔受什么刺激了,怎么能这么可怕。

过了几分钟,靳越朔的手机响了,他终于出了点儿声音。

靳越朔接起电话,那边是他大哥靳寒嵊的声音:“明天晚上CR珠宝有个晚宴,你代替我去一趟,签个到就好。”

靳越朔:“你随便找个人去。”

靳寒嵊:“CR的代言人是谁,你知道吗?”

靳越朔:“……”

靳寒嵊:“挂了电话你可以去查查,明天我派人去接你,再见。”

最新更新
》》》继续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