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相亲带着萌宝赚钱钱
  • 医妃相亲带着萌宝赚钱钱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开薪作者
  • 更新:2022-07-15 21:31:00
  • 最新章节:第3章,窦瑜本事大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一朝穿越多了个儿子不说,儿子还又乖又让人怜惜,激的慕晚母爱泛滥,忍不住的对小乖好。她相信凭借着自己的绝世医术,能在这古代占据一席之地,靠着自己的头脑赚钱养娃,生活会一点点好起来的,而且会越来越好的。

《医妃相亲带着萌宝赚钱钱》精彩片段

 

寒冬腊月的天,大雪纷飞,世间万物都被大雪覆盖住。

凉州城今年的雪尤其大,已经有不少房屋被压塌,百姓流离失所。被冻死的人更是数不胜数,灾情严重。知州大人说早早就报给朝廷,可朝廷赈灾粮迟迟不来,流民四起,无家可归的乞丐更是集结成群,占庙为王。

凉州城名望族赵家,早早就传出话,十一月十三在城门口施粥。

棚子早几日就搭起来,十几口大锅一起熬煮白米杂粮粥,队伍排的老长老长。

老人、孩子,男人、妇孺,一个个衣裳褴褛,面色凄苦,眼睛却盯着前方施粥的台子,跟着人群慢慢的往前头移动。

一个衣裳单薄,光脚穿着草鞋的孩子,拿着一个破口的陶盆,闻着米香不停的吞口水。

时不时被冷的直打摆子。

脸上、手上、脚上,但凡露出的地方,一个个红肿的冻疮发亮。

终于,终于轮到了他。

他赶紧把陶盆双手举过去,看着舀粥的男人讨好的笑了笑。

“……”

舀粥的中年男人扫了他一眼,眉头微蹙。

人家都是拿碗,这孩子拿个陶盆……

“大叔,我娘病了,走不动路,所以,所以……,求求您,多舀一点粥给我可以吗?”男孩说着,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流。

瞧着越发可怜。

男人看了一眼后头长长的队伍,没有吱声,手拿着勺子舀了一勺比较浓的粥,又汤汤水水舀了一勺。

“多谢大叔,多谢大叔!”

男孩真诚道谢,捧着陶盆快步跑走,尽管他跑的很快,端着陶盆的手却很稳,粥汤都没怎么晃动。

男孩离开后,几个乞丐中一个嚷嚷着也多要一勺,舀粥的男人不语,边上维持秩序的彪悍汉子,鞭子甩的噼啪作响,冷声道,“不想吃就给老子滚,叽叽歪歪老子一鞭子抽死你!”

几个乞丐吓的一瑟缩,不敢吱声。

为首的乞丐朝男孩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眸中尽是凶狠。

兔崽子,找死。

小乖一路跑回城外破庙,跑的满头大汗,整个人又冷又热,身上冻疮又痒又疼。

但他一点没在意,在外头深吸几口气,才迈步进了破庙,“娘,大叔,我回来了!”

听到声音,慕晚微微睁了睁眼皮,又闭上。

她到现在脑子还有些懵。

执行最后一个任务,任务完成,她就可以过自己的生活,到底还是她天真了。

组织怎么会放过知道那么多内部事情、构建、罪行的她。

她肯定自己已经身死,但为什么又活了过来?

一身病痛,动弹不得的女人身上。

“娘,娘,我把粥端回来了,热乎的,你赶紧起来吃!”小乖一边喊着,一边把陶盆放到角落避风处。

吸了吸鼻子,把手搓热了,才去扶人。

慕晚本能想要把人甩出去,奈何身子太虚,使不上一丁点力气。

更让她震惊的是,这孩子喊她娘。

慕晚不可置信的睁开眼睛。

小乖看着她睁眼,立即松了一口气,轻轻的扯着嘴笑,“娘,你醒了!”

自顾自的把陶盆端到慕晚面前,还拿出一个调羹,舀了粥递到慕晚面前,“娘,喝粥!”

慕晚看着面前的孩子。

眼睑轻轻颤了颤。

她从小呆在训练基地,虽要学习各种求生技能,各种本事,但能够吃得饱、穿得暖,面前的孩子,是她见过最磕碜的一个。

脑子里的记忆也很少。

疯疯癫癫什么都忘记了,只记得自己有一个儿子叫小乖,原身从哪里来?叫什么、几岁一概不知。

小乖是原身的命。

这点毋庸置疑。

慕晚微微张嘴,温热的粥,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小乖见慕晚乖乖吃粥,又松了口气,紧接着笑了起来。

“娘,只要你乖乖吃东西,病就会好起来的!”

慕晚吃了几口。

这身子破败,胃口也不好,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

她扯了扯嘴皮,又咳了咳,才嘶哑着说了句,“小乖吃!”

小乖端着陶盆的手一抖,眼泪刷一下子落个不停。

“娘,你记得小乖了?”小乖希冀的问。

“嗯!”慕晚点头。

她是有几分铁石心肠,可被这孩子看着,她莫名的心软。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小乖哽咽出声,喜不自胜。

“娘,你先休息,我去喂大叔喝粥!”

小乖说完,端着陶盆朝角落走去。

慕晚顺着小乖看去。

角落里躺着一个人,也是一动不动。

“?”

慕晚看着小乖把人喊醒,扶着人稍微坐起一些,用她吃过的调羹,舀了粥喂给那个人……,男人吃。

“……”

慕晚整个人有些不好。

“大叔,你今天好些了吗?”小乖问。

男人看了小乖一眼,微微点头。

也是一个沉默寡言又有些冷情,还受了伤的人。

慕晚吸了吸鼻子。

空气里不单单有腐臭、尿臭气息,还有一股子血腥气。

她先前以为是自己身上散发出的臭气,没有在意。

这边上有个人,她居然没发现。

那个男人?

小乖并不知道自己的娘已经死去,如今这个根本不是他娘。更不知道自己把一个身受重伤、命悬一线的男人拖进破庙,会为自己招来什么样的灾祸。

他喂男人吃了一大半粥,魂游天际的男人回神,看着陶盆里只剩下一点点粥,微微摇头。

小乖抿唇一笑,也不勉强,早上到现在,他就只吃了几口雪,肚子也饿的咕咕叫。

“大叔,你好好休息!”

男人不语。

小乖也不在意,回到慕晚身边坐下,端着陶盆小口小口喝,最后还伸出舌头把陶盆舔的干干净净。

露出心满意足的笑。

“……”

慕晚看着他,心口没来由的发疼。

一点一点的抽紧。

小乖却丝毫没注意,起身出了破庙,一会又拉了一块木板过来,“娘,我带你去茅房!”

“……”

慕晚还没反应过来,小乖已经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把她给翻到了木板上,拉着木板费力的朝外面走去。

“……”

慕晚觉得,她的心、三观都受到了一次洗礼。

“小乖!”

“娘,前面就是了!”小乖应了句,发出嘿嗬嘿嗬的使力声。

等到了一个坑前,小乖拿了一根木棍,让慕晚扶着站起身,就要去脱她的裤子。

慕晚吓的往后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到了雪堆上。

还不忘拒绝,“别,我自己来!”

 

 

小乖眸中闪过难受,但很快他笑了起来,急切问,“娘,你是不是好了?”

慕晚还未来得及回应。

小乖又喜不胜收道,“我就知道,娘一定会记起小乖,一定会好的!”

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出来。

到底还是个八岁的孩子,要照顾疯疯癫癫的娘,又因为心善捡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

这个冬天,能讨点东西不易,活下来更是不容易。

慕晚看着他又笑又哭,忍了忍后,才朝他伸手。

小乖擦着眼泪,把又红又肿沾着泪水的手,放在慕晚脏污的手中。

慕晚握住小乖的手,努力挤出一点笑,努力让自己说话声音温柔,“小乖,以后我来照顾你!”

“……”

小乖先是一愣,随后扑到慕晚怀中,哇哇大哭,“娘,娘……”

一声一声娘,喊的慕晚心口绞痛。

慕晚听着心里越发难受。

堵的慌,同时还忍不住眼酸。

伸手拍着小乖的背,“没事了,没事了,以后有我在!”

荣挚蜷缩在角落,他不知道自己还要这般堕落到什么时候?要靠一个孩子乞讨吊着他的命到何时?他就是心灰意冷,什么都不想做,不想动弹。

也不想自寻短见,就这么耗费生命,最后伤口恶化,死在这破庙之中。

曾经的风光、尊荣,都将随着他的死,烟消云散。

小乖第一声哭喊传来的时候,荣挚抿了抿唇,第二声、第三声,他再也不能冷静,起身慢慢朝破庙门口走去。

直到看见冰天雪地中,慕晚坐在雪地上,抱着小乖尴尬、僵硬又不熟悉的拍着他的背安慰。

便是隔着一些距离,大雪纷飞中,他都能感觉到,女人对小乖的爱,不熟悉甚至很陌生,但她并不吝啬给予。

荣挚脚步一顿,扶着墙壁的手慢慢握拳,抿了抿唇后转身回了破庙。

那个女人,疯疯癫癫的时候,对孩子不管不顾,可一旦病好,却能对小乖温柔呵护。那份母爱,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躺在角落,荣挚不知道脑子里想些什么,亦或者什么都有,乱乱糟糟,整个人又跟往日一般,昏昏沉沉,消极度日。

慕晚等小乖哭了好一会,才轻轻的捧起他的小脸,十分僵硬的给他擦泪。

“娘,我是高兴!”小乖连忙说道。

怕慕晚不信,连忙去擦眼泪,还努力冲慕晚笑。

慕晚瞧着都于心不忍。

“我信你的!”

小乖闻言才安心的笑了起来。

慕晚让他扶自己起身,又让他背过去,离自己稍微远一些,才哆嗦着脱掉裤子方便。

等方便好,拄着木棍慢慢的走到小乖身后,小乖立即回头,看着她露出欢喜又乖巧的笑,“娘!”

扶着她慢慢的朝破庙走。

慕晚心中那股子疼爱、怜惜,也在慢慢滋生,是她的情绪,也是原主留下的感情和眷念不舍。

她不知道这一切的因果是什么,才有了她的到来,但那种独自孤寂的日子,她真的过够了,身边有个乖巧可爱的孩子,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她曾经最渴求的。

但这些都必须排在吃饱、穿暖后头。手里有钱,才有闲情逸致的资格。

“小乖!”

“娘?”小乖立即应声。

抬眸乖乖的看着慕晚,露出一个乖巧的笑。眼睛很亮,眸子里都是欢喜。

慕晚没说话,伸手揉了揉小乖乱糟糟落满白雪、脏兮兮的头发。

她曾经掩藏的温情,在这一刻毫不犹豫的给了小乖。

小乖笑的咧开嘴,吸了吸鼻子。

等把慕晚扶到破庙角落,他小心翼翼扶着她躺下,拉了破旧发霉、腐臭的棉絮被盖在慕晚身上,忍不住哼起不知名的小曲。

昭露出他的心情极好极好。

小孩子么,藏不住一点点伤心,也藏不住一点点欢喜、雀跃。

慕晚看他走路都蹦蹦跳跳,也跟着露出一抹极淡的笑。

她真的很久很久没有这般轻松的心情了。

“娘!”

“……”慕晚还是有些不习惯,忽然间多了一个好大儿,但她点了点头。

“娘,你会应我了,真好,我好开心,真的好开心!”小乖说着,在慕晚身边坐下。

慕晚往里头缩了缩,把小乖拉到破棉被下,伸手搂在怀里,给予他一些温暖。

小乖先是僵了一下身子,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慕晚,很快在慕晚怀里蹭了蹭,脸上笑意更浓,心中欢喜更甚。

“小乖!”

“嗯?”小乖轻轻的应了一声。

欢喜的同时,又害怕这是一场梦,梦醒娘又病了,不记得他是谁,也不会抱着他,轻轻拍着他的背。

“我虽然病有些好了,但是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你跟我说说好不好?”慕晚让自己尽量温和,说话不要那么冷酷,免得吓着小乖。

小乖压根没在意这些。

他沉浸在娘病好了的喜悦里,一个劲点头,“好啊,娘要问什么?”

“你几岁了?”慕晚问。

小乖认真回答,“九岁呀,七过了八,八过了九!”

慕晚点点头。

九岁,半大孩子,能这么乖巧,都是逼不得已成长。

穷人孩子早当家,他不单单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疯掉的娘,和一个受了伤的男人。

慕晚眼角睨了一眼不远处角落的男人背影。

就那么躺着,能够屏息静气,让谨慎的她都没能发现,来历肯定不简单。

她得早些带着小乖离这种人远远的。

“那咱们在什么地方?现在几月了?”

“凉州城,十一月过了!”小乖认真想了想,很是歉疚道,“不知道十一月几!”

但能知道这些,对慕晚来说,就已经足够。

“咱们进城去吧!”

她得想法子赚点钱,买两件厚实的棉袄,带着小乖认认真真洗个澡,找个地方先安顿下来。

慕晚对这个异世什么都不知道,但她能听得懂小乖说话,想来就能听懂别人的话,只要语言能沟通,她就有办法赚到钱。

“去城里吗?”小乖轻声问。

城里乞丐很多,他们都分帮结派,每天讨到东西,还要上交,不听话要挨打。

他带着娘,是万万不敢去的。

“咱们去城里!”慕晚认真道。

赚钱生存首要,次要也是得离角落男人远一些,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小乖本来就乖巧懂事,用力点头,表示什么都听娘的。

 

 

既然要走,慕晚觉得趁早,免得天黑进不了城。

小乖要去收拾东西,慕晚按住他的肩膀,“那些都给角落的大叔吧!”

“不要了吗?”小乖难以置信。

棉被、陶盆都不要了?那以后要到粥用什么装?晚上睡哪里?

他很担忧未来的生活要怎么办?

急的额头都冒汗了。

“不要了,给那个大叔吧,娘自有办法!”慕晚肯定道,揉了揉小乖的头,“相信我!”

小乖抿唇。

好一会后才乖乖点头。

走到角落荣挚身边,小声喊了声,“大叔,我跟我娘要走了,你以后多保重!”

荣挚没有回应。

也没有转身。

小乖等了片刻,得不得荣挚回应,他也不在乎。

反正天底下最重要的是娘。

“我们的东西都留给你了,你,你照顾好自己!”

小乖说着,十分不舍。

棉被、陶盆是他和娘全部家当。

可是娘说不要,他又不敢反驳,越想心里越舍不得。

他想,万一到了城里,万一过不下去,就回来,到时候再问大叔要回来。大叔应该会还给他的吧……

“小乖,走了!”慕晚不耐的喊了一声。

小乖立即颠颠的跑到慕晚身边,伸手扶住她。

母子两人冒着风雪出了破庙,往凉州城走去。

待人离开好一会,荣挚才慢慢翻身,看着角落里空荡荡,又看向外头漫天风雪。

走了也好,若是被追杀他的人遇到,母子两人一个都活不了。

小乖扶着气喘吁吁的慕晚,慢慢的往城里走,他本来要弄木板车,娘不答应。

他担心娘这么走到城里,又要生病,心里慌的很。

不知道走了多久,慕晚觉得浑身都疼,衣裳内全是汗,又臭又难受,总算到了凉州城外。

赵家施粥摊子早已经结束,但还有不少乞丐、百姓挤在一起等着明日施粥。

这些人是不能进城去的,城里的人怕这些人进去违法犯纪,偷盗抢劫,城里的百姓出来再进去,也得有特殊手续。

外头的人想进去,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

毕竟猫有猫道,鼠有鼠道。

这个时候,有点路子的人,把城外的人带进去,然后赚上一笔。

慕晚、小乖出现的时候,不远处棚子里的男人扫了母子两人一眼,朝身边的小厮使了使眼色,小厮立即点头,出棚子走到慕晚、小乖面前,低低的问了句,“进城吗?”

“?”小乖震惊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慕晚却是挺直了腰杆,“多少银子?”

小厮扫了慕晚一眼。

又脏又臭,有银子吗?

“二十两一个!”

“我手里没钱!”

小厮一听就要走,却听得慕晚说道,“我手里有个能壮阳的方子,你只要带我去医馆,我就能换来银子!”

小厮闻言看着慕晚,“此话当真?”

“观你眸下青黑,你昨夜一定睡的很晚,还与女子同房厮混!”慕晚声音不轻不重。

小厮却是一惊。

他昨晚确实与万花楼小桃红厮混了一夜,天亮才眯了一会。

“跟我来,我去问问!”

慕晚让小怪扶着自己慢慢跟上。

小厮走到男人面前,“爷,那位手里暂时没银子,不过她说她有壮阳的药方。而且她刚刚看了小的一眼,说小的昨夜跟人同房过!”

男人本有些不耐,闻言看了小厮一眼,又看向站在棚子外的慕晚、小乖。

嫌弃的眉头微蹙。

“你去跟她说,把药方给我,我带他们母子进城!”

若是药方为真,这买卖他稳赚不赔。若是假的,这母子两个就给他去死。

小厮卑躬屈膝,连连应下,到了慕晚面前又趾高气扬,“我家爷说了,把药方给他,他带你们母子进城!”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点慕晚十分清楚。

“那能不能给我们母子两套御寒的衣裳,再提供个地方让我们洗个热水澡,让我们吃顿饱饭!”

小厮看着慕晚,“那你可得提供别的方子!”

这点慕晚明白,不能给太多,也不能一毛不拔,想了想后又道,“倒是还有个治跌打损伤的膏药配方!”

“成嘞!”

男人见这个时候也没人要进城,便起身打算回去,直接上了一辆华丽的马车。

小厮让慕晚、小乖跟在马车后。

到了城门口,小厮下去说了几句,守城的人看了慕晚、小乖一眼,挥挥手示意进城。

城里城外大不同。

城外不说哀鸿遍野,但处处显得凄凉,城内虽然算不上热闹,街道上的积雪都被铲、扫干净,行人缩着脖子,是因为冷。

跟在马车走了好一会,才在一个宅子停下。

男人直接进去了,小厮领着慕晚小乖去了后门,从后门进的宅子。

他们被带进一间屋子,有人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小厮拿着笔,看向慕晚,示意慕晚说方子。

“巴戟天、锁阳、黄芪、熟地黄、附片、肉桂、当归、枸杞、菟丝子、桑葚、韭菜子、车前子,用烧刀子浸泡!”慕晚声音平静。

小厮写好后,抬眸看着慕晚,“那有没有服药就有效果的?”

这是想多要一个方子。

慕晚点头,“天仙子、天茄花、蛇床子、远志、鹿茸、酒萸肉,将炮制好的药材研磨成分,用茶汤冲泡服用!”

小厮看着慕晚,皮笑肉不笑道,“可是我怕这两个方子都未必有效果,你还是得多说几个,我选个最好的给爷送去!”

贪得无厌。

别说慕晚,就是小乖都懂的道理。

慕晚没有生气,也没有恼火,声音依旧平静,“我这里还有几个方子!”

小厮闻言热切几分,看着慕晚抿了抿唇。

“我们母子如今又冷又饿,小哥使使善心,让人准备热水、衣裳,让我们好好洗一洗,再给我们吃一顿饱饭,我把另外几个方子奉上!”

“跌打损伤膏药亦不能少!”小厮提醒道。

“理该如此!”慕晚应下。

小厮见慕晚如此识趣,便让人去准备热水,到针线房拿两套适合慕晚、小乖穿的衣裳来。

慕晚、小乖跟着一个婆子离开,到了澡房前,衣裳已经准备好,是两套新衣裳,还有布袜鞋子。

小乖惊慌的看向慕晚,“娘?”

这些东西,他想都不敢想的。

 

最新更新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